集邮杂文与争鸣

2008/3/21 9:33:11 来源:湖北集邮网 作者:喻金刚 访问:773 我要收藏 我要评论()

  近读集邮报刊,分别读到两篇短文,内容是关于写集邮杂文与学术争鸣文章的意见。文虽各有所指,但大意一致,并且都抬出了鲁迅先生,以鲁迅先生的文章或名句为例来说明写集邮杂文或学术争鸣应该有“力度”,如枪似剑,入木三分。前者似乎对集邮杂文的现状颇有微词,认为目前不仅没有一篇该作者看得上眼的好集邮杂文,而且集邮界似乎根本就没有一个会写集邮杂文的作者。从文意看,作者是希望读到鲁迅式痛快淋漓的批判性集邮杂文。后者文中明确写着“……鲁迅先生就说过‘要痛打落水狗’,如果一味地说好话,那就成了拍马屁,这是学术研究之大忌!”这里冒昧揣度一下,作者之意是否说,在集邮学术争鸣中也可以拿出“痛打落水狗”的气概与招数,对待争鸣或商榷的另一方?

  笔者于集邮杂文和学术研究之道不窥门径,写不好这两类邮文,也不知道究竟该怎样写,没有什么独到认识。不过,有一点还较清楚,就是不论怎么写,似乎都只能学习鲁迅先生凝炼的文笔,学习鲁迅先生为人民战斗的精神和为人民服务的热情,而不能用鲁迅先生对“敌人”的语言来对待集邮“同志”。鲁迅先生生活在什么年代?他的“痛打落水狗”类的“文刀”与“语枪”针对的又是什么群体?我们能用这种刺向敌人的杂文刺向同志吗?鲁迅先生还有很多饱含浓郁民族感情、阶级感情、兄弟感情的文章、语言,比如《为了忘却的纪念》,比如“俯首甘为孺子牛”等等,在当前,在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构建和谐社会不断发展进步的年代,是不是更应该多看看、多读读、多学学?

  不可否认,当前不论集邮组织、形式、方式、方法及体制,还是集邮学术研究、组集、写作及活动等等方面,都还存在着许多不尽如人意的地方,有待进一步丰富与完善。但是,这毕竟都是人民内部的矛盾,就应该用解决人民内部矛盾的方式方法。所以,即使对于一些急需解决或改进的地方,我们也理应本着客观公正地反映情况、心平气和的解决问题的态度以理服人、以德服人,努力在和谐的气氛中寻求尽可能一致的看法或意见。甚至,有时还得讲究一些技巧,让别人更容易接受你的意见与建议。同时,对于一时确难达到的目的或一致意见的问题,我们还应该以宽容之心求同存异,然后再寻找更有说服力的证据、方法、理论、观念,进一步开展友好讨论与争鸣。而不能采取有伤感情的文语或方法诋伤邮友,激化矛盾。再退一步讲,难道我们的集邮杂文,我们的学术争鸣文章只有无情批驳、批判、批评、指责、谩骂的功能?难道只有写得让人伤心、气愤、羞恼、痛楚的集邮杂文、争鸣才叫“入木三分”?才叫好杂文?才叫好学术争鸣文章?

  我这样写,或许不久也会招来义气之士的不屑,以至行文“争鸣”。但是我相信,纯洁、友谊、和谐、清新一定会是邮坛恒久不散的空气。

责任编辑: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湖北集邮网的立场,也不代表湖北集邮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文章
留言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