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邮票学体系之我见

2009/9/1 9:35:40 来源:中国邮政报 作者:宋晓文 访问:719 我要收藏 我要评论()

    《中国邮政报》发表陈援朝《关于邮票学的思考》一文十分及时。本人从事邮票设计艺术研究多年,曾与已故著名邮学家吴凤岗和著名邮票设计家黄里多次探讨有关邮票学的问题,一致认为:建立邮票学体系是当今邮史工作者和邮学研究者的一项紧迫任务。陈援朝同志从“邮票学的界定”、“邮票学的研究范畴”和“邮票学需要研究的问题”三方面阐述了很好的意见,本人就一些问题也谈谈个人的看法。

    一、 关于邮票学体系(框架)的设立

    应该说这是首先应解决的问题。体系要解决为什么研究邮票学及邮票学的性质、任务、意义等方面的问题,特别是有关邮票学的研究对象和范围,只有目标确定了,才能有的放矢,最终达到目的。根据上述情况,本人试拟了一份“建立邮票学体系(框架)”从概念、区别、意义、研究对象和范围、特征以及功用等六个方面设置了邮票学需涉及的有关问题。其中“区别”通过“集邮学”与“邮票学”差异的比较,突出“邮票学”与“集邮学”的主次关系。突出“邮票学”的地位——比“集邮学”高,是权威的、官方的、具有指导意义的,进而说明“邮票学”的主动地位。“特征”则从邮政、艺术、民族、政法、经济诸方面阐述“邮票学”的本质,以此说明“邮票学”研究与其它学科的研究的单一性之本质差别。“功用”是对邮票学的现实意义的阐述,也是邮票作为“国家的名片” 、“历史的缩影” 、“艺术的宝库” 、“友谊的象征” 、“增值的手段”的具体化。

    二、 关于邮票学的研究范畴

    邮票学的研究范畴需进一步拓展和深化。一方面,它涉及了邮票本身的全部过程,包括选题设计、评审、印制、发行、使用、价格、收藏等;另一方面也涉及了邮票以外的相关领域,如:政治领域、文化领域、经济领域、社会关系领域等。当然,邮票本身应当是为主的、重要的方面。邮票学的研究范畴宜细不宜粗,应是多角度、多层面的,不应停留在简单化上。如对“邮票的选题”研究,应当包括选题咨询、计划编制、计划审定、编辑组稿、资料收集、文图编辑等具体过程。

    三、关于“邮票学”的概念

    邮票学是个广泛的概念,它不是针对某种邮票或某几种邮票;它也不仅仅是研究邮票本身的一门学问。它所涉及的“邮票”应是一个具有广泛意义的概念。从纵向看,它不仅包括了世界各国在各个时期已发行、未发行、将要发行的邮票,还包括与邮票相关的历史、文化、政治、经济、军事、科学的各个领域和相关学科。例如:某套邮票的策划部门,它可能不是邮政主管部门,可能是地方人民政府,可能是某一群众团体,可能是国家某个部委,乃至中央、国务院。又如某套邮票的发行,它的社会意义远远超过邮政本身。如增进了各地的交往、增强了地方的对外影响、拉动了当地经济的发展。从横向看,邮票学则包涵了相关的各门学科……因此,邮票学属社会学范畴,它是研究以邮票为主体的,包括邮票的选题、设计、评审、印制、发行、使用、价格、收藏等各方面内容,以及与此相关的政治、历史、文化、经济、军事、科学等学科的专门学问。

    四、关于邮票学研究的承担部门和人员

    邮票学研究应以官方机构为主,专家、学者、邮票爱好者为辅,调动各方面的积极性。国家邮政局应在邮资票品司设立专门研究机构,派专人专管此项研究。各省级邮政局邮票处(或集邮公司)应把邮票学研究列入议事日程,定期组织相关人员开展有关调研,并将课题研究成果及时发布。对外宣传方面应以《中国邮政报》为依托,可出版《中国邮票报》,为邮票研究机构和爱好者提供园地,条件成熟时可有计划地出版有关邮票学的专著。
    相信在国家邮政局的重视下,在各级邮政局的支持和邮票研究者的努力下,邮票学这枝邮苑新葩将绽放出更加鲜艳的花朵。

责任编辑: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湖北集邮网的立场,也不代表湖北集邮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文章
留言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