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邮忙碌 名重江城

2006/4/11 14:44:23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武汉陈… 访问:4545 我要收藏

为邮忙碌  名重江城

——追记任福田的集邮人生

武汉  陈 波

 

1911118(农历辛亥年九月十八日),原湖北省暨武汉市集邮协会副会长、著名集邮家任福田,出生于浙江省余姚县城关镇的一个小商人家庭。他自幼性情善良,聪明孝顺。6岁时,一直经营酒米店生意的父亲因病早逝,此后由母亲支撑全家生活,将诸多子女抚养成人。15岁时,任福田从家乡的高小毕业,因家贫而未能继续升学。为了减轻家庭的负担,1927年春节后,任福田初次离开家乡,只身来到汉口,投奔在此经商的大姐夫家。经任职于汉口银行业的亲戚宋伯传担保、介绍,任福田进入浙江人开办的承康钱庄学习金融业务。因做事勤奋、认真好学,1年后即提前满师。由此,他开始了50余年的金融职业生涯。也正是在此期间,因一个偶然的缘故,使他踏上了长达68年的集邮人生之路(图11983年夏季的任福田。黄新明摄)。

1928年上半年的某日,在汉口张美之巷(今民生路附近)承康钱庄做学徒的任福田,从一张上海寄来的《申报》上,无意中读到一则苏州“五洲邮票社”售卖邮票的小广告,颇感兴趣。他按地址寄去了若干零花钱,不久后即收到了从苏州寄来的世界各国邮票30余枚,令他大开眼界。从此,年轻的任福田进入了“集邮”这一片崭新的天地,当时他还不满17岁。

初始集邮之时,因经济条件有限,任福田只得先从钱庄的往来信件上获取邮票,品种和数量日渐增多。但当时的武汉形势因第一次“国共合作”破裂而动荡不已,他所在的钱庄不久后关门停业。任福田带着心爱的邮票暂时回到老家,但仍未停止他的集邮爱好。1929年春节过后,武汉的局势稍微稳定,他又重返汉口,并经大姐夫的介绍进入中国实业银行工作。这是一家由我国民族资本创办的商业银行,其分支机构曾遍及各大商埠。长期在该行汉口分行任职的任福田,先后担任助理员、办事员、副主任,主任、襄理等职,直到新中国成立以后。来到这个相对稳定的环境里,工作之余,任福田先后结交了几名任职于本地海关、洋行的邮友。他们情趣相投,经常互相交换邮票,乐此不疲。

20世纪30年代中期,集邮风气已漫布于中华大地。分布在我国各地的集邮者们,已自发成立了“中华”、“新光”、“甲戌”等邮票会。其中成立于郑州的甲戌邮票会,还在包括汉口在内的国内各大城市设立了通讯处,以便就近发展会员。1936年下半年,任福田经在汉口德商美最时洋行工作的邮友林豹岑(“甲戌”汉口通讯处主任)介绍,加入了甲戌邮票会,成为第517号会员。不久后,他即在会刊《甲戌邮刊》上两次刊登会员小广告,希望结交国内各地邮友并交换邮品。与此同时,他又经邮友介绍,加入了美国太平洋邮票交换俱乐部,开始与国外集邮者交换邮票。后来,他还进一步加入了法国大西洋邮票交换俱乐部,与世界各国数十名邮友按11的比例,交换到了许多外国邮票。

此时的任福田虽已结婚成家,但妻子被留在浙江老家照顾他老母亲,他则在汉口过着自由自在的单身生活。一生不嗜烟酒的他除了偶尔看看电影外,业余大部分时间都沉湎于“集邮”的方寸世界里。随着收集到的中外邮品数量不断增加,任福田逐渐开始转向主集“华邮”的轨道。

1938年春,身处当时抗日救亡中心武汉的任福田,积极响应“甲戌”湖南会友的倡议,参与了该会“会员抗日(捐款)一角运动”,并在会刊上题名。同年1025日,武汉三镇沦陷。因工作需要,任福田奉命在汉口留守中国实业银行。其后不久,位于江汉路繁华地段的汉口中国实业银行大楼被日军强占,银行留守处不得不迁往法租界内的星光街(今蔡锷路)办公。那时,银行的业务异常清淡,每日只须工作上午半天。在其余的时间里,任福田继续从事着他的集邮爱好。

由我国著名集邮家张包子俊等人创办的新光邮票会,因战乱而被迫从其诞生地杭州迁到了上海公共租界,于19395月开始恢复活动,并进一步发展新会员。经邮友介绍,任福田于此时加入了仰慕已久的新光邮票会,成为该会第1131号会员,并获颁发第251号会员证。不久,他又受“新光”总务部的委托,继本地邮友王培德之后,续任“新光”汉口代理处负责人之职,接受本地新老会员登记并代收会费,直至1942年元月下旬“新光”理事会决定取消各地代理处时为止。在此前后,“新光”在汉会员陆续已达20余人之多,而且大部分都集中居住在尚未被日军完全控制的汉口沿江一带租界区。

19401215,经任福田、吴雅南、崔成乐等人倡议,并获得许国安、王培德、薛福中、白齐等许多中外邮友的响应和赞助,在汉的“新光”会友们利用星期天的休息日,聚集在汉口法租界的新亚饭店内,成功地举行了一场较大规模的邮品拍卖会,吸引了70余名本地邮友参加,成为除上海以外的中国集邮者们的一次难得的盛会。次年4月,任福田作为这次拍卖会的发起人之一,在上海出版的《新光邮票杂志》第8卷第7-8期合刊上,发表了1篇题为《汉口集邮同志举行复品拍卖志盛》的通讯,向各地的“新光”会友们详细报道了这次拍卖会的盛况。

在此期间,除了经常与本地的“新光”会友们直接交流之外,任福田还积极加入了上海中华邮票会、天津邮票会、贵阳金竹邮票会、成都集邮会等国内其他主要集邮组织,并转为甲戌邮票会和新光邮票会的永久会员。他经常通过在《甲戌邮刊》或《新光邮票杂志》上刊登的“会员启事”或“交换邮品小广告”,与外地的邮友们继续保持联系,同时也结交了更多的新邮友。1942年初,任福田曾因家事从汉口返回浙江老家省亲,途经上海时,应邀与张包子俊、王纪泽等10余名在沪的“新光”会友初次相聚于南京路新雅酒楼,快慰非常,并详细介绍了汉口的集邮概况。数十年后,他还一直精心保存了出席那次欢宴的邮友签名菜单,对当年所受到的热情款待仍记忆犹新。

1945815,日本战败投降。此前,身处沦陷区内的任福田,不仅经历了国家危亡和家中两次失去亲人的痛苦,而且还曾因集邮而遭受过日军军官的登门骚扰,被迫与之“交换”邮票,并被索去许多邮品,因而更加对此来之不易的胜利而感到欢欣鼓舞,如同重见天日。不久后,汉口中国实业银行迁回江汉路原址复业,任福田也因在沦陷期间工作负责、恪尽职守,受到了上级的器重,逐渐被提升为营业副主任、主任、襄理(副经理)等职,并搬到了环境较好的银行大楼内居住。与此同时,他也将自己的大部分业余时间和精力,重新投入到与邮友们的交流聚会之中。

194655,适逢“国民政府还都(南京)纪念日”,任福田与屠鼎芳等从后方返回武汉的“新光”会友们一起,响应“新光”总会钟韵玉等人的倡议,在汉口中山大道“一江春”中西菜馆举行聚会,筹备建立“新光”汉口分会(后因故未能成立),并被当场推选为9人筹备会成员之一。此后,任福田又多次参与1947年元月开始的“武汉邮人座谈会”聚会活动,并于1948年夏天开始,与本地邮友们共同创办了《武汉邮风》月刊,被列为“武汉邮风社”的发起人兼顾问之一,多次捐款资助这一本地邮刊的出版。1948930《武汉邮风》第1期(创刊号,图2)第4版的“邮人小志”专栏,刊登了邮友吴雅南所写介绍任福田生平和集邮事迹的短文,并配发了任福田的肖像小照。在文中,吴雅南评价他“勤俭好学,有学者风(度),个性和蔼。凡曾与交(往)者,无不称赞其之美德”,而且还褒扬他“重视邮票,推爱及人;邮友凡有事相谒,必竭诚相答”,对其高尚的邮德和人品给予了充分肯定。

19481212,任福田积极响应屠鼎芳等本地邮友的号召,出席了“汉口邮票研究会”的第一次筹备会,并为筹集建会经费,当场捐赠金圆券50元和刚发行不久的《招商局75周年纪念》邮票新票100套。但由于此时“国统区”内政治形势每况愈下,经济危机日益严重,导致“汉口邮票研究会”最终未能正式成立。

在此期间,任福田还相继加入了抗战后在外地新成立的济南新生邮票会、广州邮票研究会和南京首都集邮学会等集邮组织,并经在汉口中国银行任职的邮友刘国霖介绍,成为济南新生邮票会的永久会员,后来还分别捐款国币1万元和2万元,并主动捐赠在当时价值不菲的特种航空邮票全套(新票)8枚和汉口书信馆邮票(新票)50枚,以资助广州邮票研究会、南京首都集邮学会以及从陕西迁返河南的甲戌邮票会的会刊出版,为解放前我国各地集邮组织的发展做出了诸多贡献。

建国初期,任福田继续任职于汉口中国实业银行,业余通过公私各种渠道,收集了多种解放区邮票和新中国邮票,并与屠鼎芳、杨关平等本地和外地的许多邮友保持着联系。1951年秋,任福田又积极响应在上海的原“新光邮票会”部分会友号召,参与了发起成立新中国全国性的集邮组织“中国集邮会”的活动,在上海《近代邮刊》第6卷第11期上列名以示倡议。1955年《集邮》杂志创刊后,已随着我国银行业的公私合营而转入中国人民银行工作的任福田,通过《集邮》杂志刊登的小广告,与国内外的一些集邮爱好者建立了通信联系,又陆续收集到了许多中外邮品,

19571015,武汉长江大桥正式建成通车。为了纪念这一历史性的时刻,早已将武汉视为“第二故乡”的任福田,利用武汉市邮局发售的《武汉长江大桥通车纪念》美术明信片和美术信封,贴上邮电部发行的《武汉长江大桥》纪念邮票,加盖了武汉市邮局刻制的首日纪念邮戳,制成多枚极限明信片和原地极限首日封,并将其中一部分实寄给多名外地邮友,成为我国早期极限集邮活动的先驱者之一。

即使在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任福田仍通过武汉市邮局在汉口设立的集邮门市部,坚持购买我国新发行的各种纪、特邮票,而且同时兼为病休在家的湖北集邮界元老屠鼎芳代买新邮,并长期送“邮”到家,经常给这位浙籍同乡带去邮友们的温馨问候,体现了两人之间的深厚邮谊。

“文革”开始后,任福田与我国各地的大多数集邮爱好者一样,业余爱好和日常生活都不可避免地受到严重冲击。因遭本地“红卫兵”组织以“扫四旧”为名而实行的两次抄家,他在数十年中长期收集、保存的大量珍贵邮品,或在住家院内被当众焚毁、或被任意查抄后整箱上缴,损失巨大,令他万分痛心。但尽管如此,他怀着坚定、执著的集邮信念,此后仍然坚持集邮,又陆续购买、收藏了“文革”期间发行的各种邮票,并与本地和外地的数名资深邮友继续保持联系。19688月下旬,文12《毛主席去安源》邮票发行后不久,邮局方面为避免盖戳损及毛主席的光辉形象,曾决定对贴信的该票不予盖销。常去邮局购买新邮的任福田闻讯后,随即在与阎东魁等外地部分邮友及浙江余姚老家的亲属通信时,有意贴用该票并加贴2分航空邮资后实寄,其后又陆续加以回收,从而及时地制作并保存了少量贴用该票但未加盖销(或仅用钢笔划销)的航空信件实寄封,有效地印证了“文革”时期这一段短暂而罕见的邮政历史,弥足珍贵。

应长期交往的西安居洽群等邮友的要求,任福田在1974年前后的通信往来中,提供了自己所掌握的若干“文革”时期邮票的资料,从而参与了居洽群等人自编自印的油印本《中华人民共和国邮票目录1967-1973》的补充、修订工作,对“文革”邮票的早期整理和研究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文革”结束后不久,早已年过花甲的任福田在工作之余,又不知疲倦地加强了与各地邮友之间的联系。1977815,他接到江浙邮友万祚新、君毅等人抄来各地邮坛多位友人的诗稿后,心情振奋,于是响应他们的倡议,试作了一首以“以邮会友”为主题的小诗应和,其后并与各地数十位同好的诗作一起,被收入一本“邮味”十足的《丁巳邮人唱和集》中。在这首洋溢着轻松与愉快情绪的小诗开头,任福田以充满自信的笔调写道:“以邮会友五十年,方寸不离水相。;虚度已是六六秋,邮兴毫不减从前”,体现了一位邮龄已达半个世纪的资深邮人,对于集邮和邮友们的深厚热爱。

1979年,任福田从武汉市中国人民银行退休。从此,他就更有时间从事他挚爱的集邮事业了。从1980年开始,武汉市人民政府成立了“清退查抄财物办公室”,按政策清理、退还了一些在“文革”期间被查抄上缴的市民私人财物。曾在当年遭受重大损失的任福田,经多次联系、申请,此后陆续收到了一部分被查抄的邮品,但仅占本人被查抄总数的大约五分之一。尽管如此,面对着这些“劫后余生”的邮品,他在感到欣慰的同时,也更加专心致志地投入到这个迟来的集邮“春天”里。

1980年春《集邮》杂志复刊后,次年51日,武汉市邮局又恢复了已停办十多年的集邮业务,先后在武汉三镇开设了多处集邮门市部。集邮爱好者们自发形成的“马路邮市”也逐渐出现在汉口街头。已迈入古稀之年的任福田,与他身边许多不同年龄的邮友一样,频繁地出现在这些邮人聚集的场所,其精神面貌焕然一新。1982年春节期间,正值中华全国集邮联合会成立之时,原“新光”、“甲戌”等邮票会的老会员欧阳承庆,在武汉市汉阳区晴川街中心文化站举办了本地首次“迎春邮展”。久闻欧阳承庆之名的任福田得知此消息后,随即与姚秋农、姜士楚等老邮友们相约一起专程前往观展,并为这次邮展的成功举办而感到高兴。

1983年元月18-20日,湖北省暨武汉市集邮协会召开首届代表大会,任福田因邮识渊博、藏品丰富而被邀请参加这次大会的组织工作,而且还当选为首届副会长兼常务理事,此后连任两届至19933月。次年5月,武汉市集邮协会又单独成立,他亦当选为首届副会长兼常务理事,并且也连任两届至19935月。从此,他以一名资深集邮家且兼任湖北省暨武汉市两级邮协领导的身份,为湖北省暨武汉市的集邮事业发展而不断努力,做出了许多不可磨灭的贡献(图31985年前后的任福田)。

19835月,任福田积极参与了“湖北省暨武汉市首届邮票展览”的筹备与组织工作,并提供了许多珍藏邮品参加展出,为湖北省暨武汉市首次举办的这项大型活动付出了大量的心血。尤其使人感动的是,布展前夜因缺少人手,他曾与老友姜士楚一起坐在展场内守护众多参展邮集,彻夜未眠。同年1129日至128,他又应邀赴京代表湖北省集邮协会,担任了首届“中华全国集邮展览”的评审委员会委员,而且还以自己的《解放纪念邮票》专集和1897年《大清邮政各色书信邮寄资费、邮政章程摘要》参加展出并获得了好评,为湖北省集邮界在这次全国性的盛会上赢得了荣誉。

此后,他又以珍贵的“解放纪念邮票”专集和一些早期集邮文献,参加了198410月举行的“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35周年武汉市首届邮票展览”和次年4月在武汉举行的“第四届中国·罗马尼亚邮票展览”等大型邮展的多次展出,每每获得观众们的高度评价。19846月,任福田珍藏多年的一件早期集邮文献——1897年《大清邮政各色书信邮寄资费、邮政章程摘要》,被老友君毅慧眼相中,收入到中国集邮出版社正式出版的《清代邮戳志》这一学术专著的图片部分,体现了其重要的研究参考价值。

19871031, “武汉-天门城乡集邮联谊会”在武汉隆重举办了湖北邮坛“五老”集邮藏品展览。任福田等老集邮家与省、市党政部门的部分老领导亲自出席了开幕式。此后,该邮展又应邀到湖北天门、大冶、钟祥等地巡回展出,受到观众们的热烈欢迎。该邮展共展出邮品104框,均为任福田、姜士楚、姚秋农、刘国霖、欧阳承庆等5位老集邮家的个人藏品。其中年龄最长的任福田,不仅提供了品种齐全的《清代、民国邮票》专集参展,而且还与姜士楚、姚秋农等人一起不辞劳苦,亲赴天门,参加了当地邮协主办的集邮座谈会,畅谈集邮的意义和体会,使与会者们深受教益。此次邮展跨时两年,在湖北各地获得较大反响,对于城乡集邮活动的健康发展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后被记入1988年版《武汉年鉴》。

除了积极参与本地举办的各项大型邮展外,任福田还一贯热心于支持本地基层集邮组织的活动。他先后应邀担任了武汉市青少年集邮协会、武汉地区高等院校集邮联谊会、武汉邮电系统集邮联合会、中国工商银行武汉市分行集邮协会、武汉市江岸区集邮协会等集邮组织的顾问,还经常出席武汉专题集邮者联谊会、硚口工人文化宫集邮协会举办的集邮报告会、座谈会、联谊会、知识竞赛等各种活动。多年以来,他对本地的青少年集邮事业更是给予了极大的关心与支持,不仅欣然受聘为多家青少年集邮组织的顾问,亲自参加他们开展的一些富有教育意义的活动,而且还多次慷慨捐赠邮品和款项,资助他们举办集邮讲座或编印、出版集邮刊物。对于广大的普通邮友,他也经常是助人为乐、诲人不倦,令许多与他交往的邮友肃然起敬。

(图4198811月,任福田<前排左二>等武汉邮坛元老与本地青年邮友合影于汉口)

在数十年集邮生涯的后期,任福田对我国清代、民国时期的邮票进行了深入研究,并撰写了许多研究文章在各种邮刊上发表。19887月,他在湖北省邮协主办的“纪念大龙邮票发行110周年学术报告会”上,作了题为《继往开来,为使中国集邮走向世界强国而奋斗》的长篇主题报告,阐述了大龙邮票的发行情况和历史背景,并强调了纪念大龙邮票发行110周年的现实意义。其后,他撰写的有关清代、民国邮票的上万字研究成果论文,被收入19953月出版的《湖北集邮文选》第1辑中,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晚年的任福田在不断从事各种集邮活动的同时,也深深地想念着那些相交多年后不幸去世的各地老友们。198012月,他接到了“甲戌”元老阎东魁先生的来信,得知“甲戌”创始人之一郑汝纯先生病逝并征求纪念诗文的消息后,作了一首七律《吊唁老友郑汝纯君》,被阎东魁编入《纪念集邮先驱郑汝纯同志》文集中。他在诗中写道:“蜚誉邮坛数十春,屡承教益感人深。老成凋谢悲离别,长使同仁泪满襟。”其字里行间,真切地表达了心中的怀念和哀悼。此后,著名集邮家赵善长、黎震寰、阎东魁等邮坛老友相继去世时,他都满怀悲痛地撰写悼文在各地发表,表达了自己的不胜哀悼与敬仰之情。

198511月和19925月,任福田先后两次出席了湖北省邮协主办的“纪念新光邮票会成立60周年座谈会”和“新光邮票会武汉健在会员联谊座谈会”,与在汉的多名“新光”老会友相聚一堂,并代表他们在会上发表了讲话。当时,他深情地回顾了“新光邮票会”对我国早期集邮的发展所起的作用,并表示要将自己的有生之年奉献给祖国的集邮事业。

“邮友遍天下,通信处处有”,这是任福田在一首自撰的小诗中,对自己数十年来勤于通信、广交海内外邮友的真实写照。在20世纪80年代,他与到访的张包子俊、沈曾华、吴凤岗、张文光、郭润康、居洽群、梁鸿贵、任渺等我国知名集邮家亲切会见,畅叙邮谊。19865月,他在汉口与来访的贵州郭润康会面后,又与本地多名邮友一起陪同郭润康游览黄鹤楼时的欢快情景,令当时在场的许多邮友至今难忘(图51986年春,任福田<前排右三>等武汉邮人与著名集邮家郭润康合影于汉口)。

耄耋之年重新焕发出集邮青春的任福田,曾作为湖北省选出的代表之一,参加了198610月在北京举行的全国集邮联“二大”,受到了多位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他还曾多次被评为全国集邮联和湖北省、武汉市等各级邮协的“先进个人”,并先后于1987年和1993年,被湖北省和武汉市两级邮协授予“荣誉会员”的光荣称号。

19905月,79岁的任福田因病住院治疗。出院后,他的健康状况即再不如从前,但依然抱病出席了一些本地的重要集邮活动。到了1996年春节前后,他的病情逐渐加重,不得不每日卧床休息,但仍然会见了前来探望的诸多邮友,并向他们表达了感激之情。

1996410下午4时,任福田因久病医治无效,在汉口家中安然驾鹤西去,享年85岁。在本地集邮界友人的大力协助下,413上午在汉口殡仪馆举行了有200余人参加的遗体告别仪式。省、市邮协领导及各界邮友、生前友好纷纷赶来,向他作最后的诀别。仪式结束后,数十名邮友又聚集在汉阳古琴台,自发举行了悼念任福田先生座谈会。姜士楚、常珉、欧阳承庆、焦奋、屠德钧等本地知名邮人在会上纷纷发言,对任福田逝世表示沉痛的哀悼,更对他生前为发展和繁荣集邮事业所做出的努力,表达了崇高的敬意。

德高望重的著名集邮家任福田先生,将永远活在广大邮人们的心中。

本文主要参考文献:《中国集邮史》、《湖北集邮史》、《武汉集邮要览》、《专题邮声》、《荆楚邮林》、《江夏邮刊》、《新光邮票会会刊》、《武汉市志·金融志》等。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