驰骋邮坛一骁骑——马驎

2006/4/14 15:01:53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湖北集邮… 访问:2588 我要收藏

驰骋邮坛一骁骑——马

 

 

 

在我国集邮界,马驎这个名字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同为军旅集邮名家、现任解放军报副总编的刘格文少将曾作过这样的评价:“中军队,论集邮,李曙光成就最高,而马驎的名气和影响也不小。”

集邮立功第一人

马驎9岁开始集邮,上中学时,已拥有了厚厚的9本邮票。参军入伍后,他的视野变得更宽阔了,渐渐领悟到“邮票是国家的名片”、“邮票是小型百科全书”的内涵。集邮扩大了马驎的知识视角,也诱发了他强烈的求知欲。为了便于学习,他手抄《康熙字典》9000多字条,自费订阅集邮报刊10余种,包括当时能看到的各种集邮刊物。

对海关邮政史的了解,引起他学习中国近代史的兴趣;认识清代八卦邮戳的结构,引起他对《易经》的好奇心;通过欣赏《民居》邮票,他开始系统学习《中国民俗学》;从价值昂贵的世界珍邮上,他思考的是马克思政治经济学原理。

    198512月,马驎从10多万参赛者中脱颖而出,获得首届全国集邮知识大赛唯一的特等奖。此后,连获得北京、武汉、十堰、宜昌等地集邮知识竞赛第一名;并获全国邮票上的科学文化知识竞赛湖北赛区第一名,参加全国决赛获复赛第一名和电视抢答赛优秀奖。从北京劳动人民文化宫领奖归来,马驎立即被部队首长的专车接到军营。首长们握着他的手,赞扬他为部队争了光。马驎因此荣立三等功。没有在硝烟迷漫的战场,而在集邮知识的赛场上,马驎成为我军历史上集邮立功第一人!

以邮交友见真情

   马驎以他的勤奋好学得到了社会的认可,又以他和笃实诚恳赢得了军内外广大集邮爱好者的关心、支持和鼓励。他们中有将军,也有士兵;有高级知识分子,也有普通老百姓;有年逾花甲的老人,也有刚上学的少年儿童。

    1992年,总后勤部政委周克玉上将在参加党的十四大期间,特地给马驎寄来首日封。19936月,我军成功试飞一枚新型火箭,周政委又请观摩发射现场的周坤仁、曹刚川、杨国梁、张连忠、李继耐、隋永举、王洪福、栗前明、黄伟禄、戴学江、沈椿年、黄次胜、谢光远等13名高级将领在首日封上签名,托总后文化部的同志捎给他,以示鼓励。

    周克玉政委从领导岗位退下来之后,亲笔书写了一副对联赠给马驎,对联写道:“一松一竹真朋友,山花山鸟好兄弟”,联语集的是辛弃疾词句,表达的却是将军的真情赞誉。

    与马驎素不相识,曾任“杨罗耿兵团”机要科长的余震将军,得知他的集邮经历后,将自己珍藏的一枚“北平和平解放四十周年”纪念封赠送他。这枚纪念封上不仅有杨得志、杨成武、耿飚3位老将的亲笔签名,还有92岁高龄的聂荣臻元帅的印章。自此余将军与马驎飞鸿不断,结为忘年邮友、莫逆之交。

    总政文化部田爱习副部长、总后文化部卢江林部长和因执导《四世同堂》而负盛名的林汝为导演,听说军队有个30多岁的马驎在集邮上干出了成绩,非常常识,也分别给他寄去或带去邮品。集体的关怀使马驎更热爱集体。部队爱好集邮的同志越来越多,他走到哪里,总要影响和带动一批干部和战士加入集邮的行列。马驎以实际行动诠释着自己最初的诺言: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做出自己的应有贡献。

独乐不如众乐

    马驎的邮藏很丰富,反映各民族特色,涉及文物、雕塑、绘画、建筑等文化题材的邮票已涵盖世界各个国家和地区,尤其是军事题材邮品及资料更加齐全;个人藏书逾万册,国内公开发行的集邮报刊他大多有完整的收藏,还有相当数量的港台集邮书刊。

    独乐不如众乐,众乐更增独乐。1980年集邮热兴起,马驎带头在所在部队成立起集邮小组。他拿出自己珍藏的邮品,编组成各类邮集,利用春节组织文化活动的时机,展示给大家看。该部队的新春邮展成了一个保留节目,干部战士们津津乐道。

    马驎原所在的部队属后方战略仓库,位于深山老林,文化生活比较枯燥。在部队首长的支持下,马驎经常深入到山区部队,辅导官兵开展集邮活动。他针对车材、弹药、武器、军需、药材等仓库的不同类型,举办汽车、火药与兵器、军服变迁、中医药、库区风光等专题邮展,在大山沟里营造出独特的文化风景,很受仓库官兵喜爱。1988年总后勤部在这个部队召开了总后基层文化工作现场会,来自总政和总后各大单位文化部门的领导们观摩马驎举办的邮展后,纷纷点头称好。

    到军校工作后,马驎又经常到干休所、学员队,指导老干部们开展集邮活动,给学员们上集邮兴趣课,运用邮票对学员们进行党史、军史、现代史教育。在他的指导下,军事经济学院已成立了10多个集邮小组,每年都要举办邮展或集邮讲座,从而丰富了教职员工的文化生活。

为军旗增光辉

   当今社会,人们往往把金钱看得很重。马驎出了名,很多人劝他炒邮、倒邮,甚至登门游说。然而在他看来,邮坛好似一座圣洁的殿堂,一旦沾上铜臭就失去了集邮本来的意义和真正的价值。马驎通过集邮结交了不少军队高级将领,也有人建议他拉拉关系、疏通疏通,以便把自己的位置挪动挪动。然而他在团职岗位上默默工作了10年,从没有过非份之想。

    在中华全国集邮联合会第三次代表大会上,马驎当选为全国集邮联第三届理事会理事。以后,他又被选为第四届理事、常务理事和第五届理事。在湖北省和武汉市,他从1993年就任两级地方集邮协会的副会长连任至今。除了要完成本职工作任务,他的大量时间、精力和才智都要投入到社会公益事业中。多年以来,马驎利用节假日走遍了湖北大大小小的市县和驻军单位,甚至周边湖南的许多地方,义务为他们培训骨干。

    “他心胸坦荡,淡泊名利,热爱自己追求的事业;他是个难得的好朋友,却不是一个称职的丈夫和父亲!”——马驎的妻子和女儿如是说。

    从马驎在集邮界被广为人知算起,已近20年过去了,他既没有留下可资炫耀的财富,也没有留下金光璀璨的奖牌,留下来的只有满满一大箱他参与集邮活动的聘书和荣誉证书。这些小小的聘书、证书,记录着他不寻常的集邮道路和人生轨迹。

    原海军工程学院院长姚树人少将对马驎的认识更深入一层。这位共和国“两弹”功臣、博士生导师集邮多年,藏品丰富,但组集一直不得法。在马驎的一次提示下,改弦更张,集中力量推出一部表现民国晚期邮资的邮政历史邮集,很快在20034月重庆全国邮展上获金奖,在2003年绵阳亚洲国际邮展获镀金奖。

    姚将军擅长美术,邮集成功之后,精心画了一枚“奔马”图案的手绘封,再贴上“奔马”邮票,送给马驎。将军的用心很细腻,既是感谢,又是鞭策;既是赞扬,也是期盼。

    邮坛也有千里马,不用扬鞭自奋蹄。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