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邮迷:方寸之间找乐子

2010/6/30 17:12:59 来源:华尔街日报 作者:佚名文章来源:华尔街日报 访问:697 我要收藏 我要评论()

  迪达(Maurice Hadida)的邮票珍藏包括一枚1852年寄自摩洛哥丹吉尔(Tangier)的实寄封,以及1860年从摩洛哥实寄往英国的第一枚英国邮票。集邮家们公认,哈迪达的集邮册是全世界最独特、最了不起的集邮收藏之一。

Max Colchester/The Wall Street Journal
集邮爱好者哈迪达

    然而,要想赢得2010年5月在英国举办的世界集邮大赛的冠军,哈迪达还须面对两个令人生畏的竞争对手,一位专门收藏冰岛海军军用邮票,还有一位是西伯利亚大铁路(Siberian Railway)邮政邮票的收藏专家。目前,从北极点和偏远的捕鲸站发出的实寄封尤其抢手。

  “集邮很不容易。”最近一个周日在巴黎一家户外集邮市场,现年58岁任某保险公司高管的哈迪达一边翻看一堆年久发黄的信封,一边说道。“寻找一枚珍贵的实寄封就像是在追求一位美丽的姑娘,”这位出生在摩洛哥的法国人说,“追求的过程越困难,得到后的感觉就越好。”

  哈迪达是世界顶级的集邮家之一。集邮家是一类疯狂的集邮爱好者,来自各行各业,多达数千人,其中包括企业领袖、政治家和达官显贵,比如法国总统尼古拉.萨科齐(Nicolas Sarkozy)和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Queen Elizabeth II of England)等。

  虽然集邮爱好者的数量很多,但邮品收藏艺术却在日渐式微。集邮这门爱好始于19世纪中叶,1864年一名法国人创造出“philatelie”(集邮)这个词语。然而,现在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将互联网作为人际交往和娱乐消遣的方式。“年轻人不再需要借助邮票来探索大千世界。”国际集邮联合会(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Philately)主席约瑟夫.沃尔夫(Joseph Wolff)说,“他们只要打开电脑就行。”

  在集邮的高端领域,竞争日趋激烈。据负责协调全球邮政政策的国际邮政联盟(Universal Postal Union)称,其收藏品有资格参加国际比赛的集邮爱好者全世界只有2,000名左右。申请者可以参加不同类别的邮品比赛,包括邮政史、航空集邮、航空信研究、极限集邮、明信片研究等;但要获得参赛资格,申请者必须获得所在地和国家集邮竞赛的优胜名次。集邮爱好者们说,这需要投入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此外,集邮也是个奢侈的爱好。目前,全世界最昂贵的邮票之一是1847年毛里求斯岛(Mauritius)发行的橘黄色一便士邮票,在集邮圈里被誉为邮票中的“蒙娜丽莎”,仅有两枚存世;据巴黎邮票经纪商帕斯贝赫(Pascal Behr)称,每一枚估价为400万美元。

  为备战在伦敦举行的这场全球最具权威的集邮大赛之一,哈迪达最近几个月一直在网上搜寻邮品、翻阅集邮杂志,并和邮票交易商沟通。花时间观赏邮册并整理自己的收藏是值得的,哈迪达说,“我看一枚邮票时,总是被它的美所打动。”

  全世界的第一枚邮票名叫“黑便士”(Penny Black),1840年在英国发行,不久之后集邮之风就开始兴起。国际集邮联合会称,随着这一爱好在全球的盛行,好几个国家开始出现集邮俱乐部,第一届国际集邮展览会于1881年举行。

  

Maurice Hadida
  哈迪达收藏的一个信封上贴了一张1860年从摩洛哥寄往英国的邮票。

    法国在1849年开始大规模发行邮票,拥有全世界最丰富的集邮文化。1862年,巴黎出版了最古老的集邮书籍之一。国际邮政联盟集邮服务部主管罗盖特(Jean-Francois Logette)说,在接下来的一个世纪中,法国成为集邮活动的中心,有许多法国人夺取了各项国际集邮比赛的桂冠,

  然而,到了20世纪70年代,法国几位集邮大家去世后,他们的家人将其藏品拿出来拍卖,导致法国从此失去许多集邮珍品的历史传承,罗盖特说道。

  将法国所有集邮爱好者协会联合起来的法国集邮协会联合会(Federation Francaise des Associations Philateliques)表示,过去十年来,集邮俱乐部的会员已经从6万人减至4万人。

  2007年,法国总统萨科齐试图重新唤起人们对集邮的爱好,要求法国邮政局(French Post Office)制作更为精美的邮票,以吸引新的集邮爱好者。

  哈迪达在法国南部长大,从小就喜欢上了集邮,20多岁时加入当地一家集邮爱好者协会。在那里,一位良师益友建议他专攻摩洛哥邮票的收藏。在此之前,很少有集邮爱好者关注这个前法国殖民地发行的邮票。

  哈迪达进一步将其专题特色化,他收藏的实寄封从头到尾涵盖了丹吉尔港法国邮局的存世时期──即从1852年开张到1924年关门。过去31年来,哈迪达已经收藏了好几百封该邮局收发的实寄封,但他说自己从没真正去数过到底有多少封。在他获奖的邮品中,有一枚1911年寄出的第一封摩洛哥航空邮件;其收藏的一枚1852年邮票被认为是取自摩洛哥法国邮局寄出的盖有“邮资已付”字样的信封,全世界仅有一枚同类实寄封比它古老。

  哈迪达的集邮收藏已经赢得不少奖项,但在备战伦敦比赛时,他还面临着一个障碍。现在,收藏法属殖民地邮品已经不流行了,人们主要关注探险专题,包括极地探险邮品以及从捕鲸站或太空站寄出的邮品。罗盖特说,接下来的一个流行趋势很可能是气候变化题材。“这也许能吸引年轻人。”他说道。

  哈迪达不愿谈论他在集邮上花了多少钱。最近,他再度重拳出击,在巴塞罗纳一场拍卖会上买下一枚1860年的邮票,这是第一枚来自从摩洛哥寄往英国的实寄封上的英国邮票。直布罗陀邮政局(Gibraltar Post Office)曾专门拍摄这个实寄封,并制成一枚新的邮票。

  哈迪达还在继续自己30年不懈的追寻,寻觅一封从摩洛哥北部小镇梅基内兹(Mequinez)寄出的盖有该地邮戳的实寄封。他曾在拍卖会上两次竞价该类拍品,但都败下阵来。

  “如果我告诉哈迪达我这里有一枚摩洛哥邮票珍品,如果情况紧急,他甚至会光着身子跑过来。” 巴黎邮票经纪商贝赫说道。

  “你永远都无法预料一枚珍品会在哪里现身。” 哈迪达冒雨站在邮市中说,“这就象淘金一样。”

责任编辑: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湖北集邮网的立场,也不代表湖北集邮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文章
留言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