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寒云之轶事

2010/7/23 20:46:35 来源:湖北集邮网 作者:方立武 访问:5178 我要收藏 我要评论()

    提要:中国集邮界,莫不识寒云者。其著名者,莫过于《寒云日记》也。本文力图从袁寒云的不同生活侧面来认识这个在集邮界颇受争议的人物,使读者了解袁寒云那丰富多彩的生活轨迹。
    引言:袁寒云是民国四大公子之首,其父袁世凯,一生荣宠无比,但他却视荣华富贵如粪土。一介名士、多才多艺的他举止洒脱、温文尔雅,他才高八斗,常为屈子行吟、东坡豪唱,将仕途视为畏途。可惜英年早逝,在集邮界昙花一现,如过眼烟云随风而去。他对人生的体验,比其父入木三分,曾作诗“绝怜高处多风雨,莫到琼楼最上层”规劝乃夫。其一生五彩斑斓,充满传奇色彩,他有对中华传统文化的优秀继承,在他的遗传基因中,有个令全球炎黄子孙都引以为荣的儿子袁家骝,这是中华民族最优秀的血脉。
    袁寒云,字克文,1890年8月30日生于朝鲜,其母金氏,祖籍河南项城。少年时代的袁寒云因受其母的言传身教,看书识字、琴棋书画样样在行,可以说是个书香世家,但吃喝嫖赌却也毫不逊色,尤其麻将更是一绝,并曾著有《雀谱》一书。娶妻刘氏,单名姌,字梅真,安徽贵池人。
    寒云善诗,著述颇丰,署其名、克文、豹存或抱存,也称抱公,外界对寒云与抱存,莫衷一是,寒云曾以六句小诗作答:“抱存今寒云,寒云昔抱存。都是小区区,别无第二人。回汤互腐干,老牌又刷新。”短短几句,道出了袁寒云逢场作戏、诗酒性格的心态,而他的字更是俊逸洒脱,既具云霞之意气,又有大海之襟怀。
    1912年,袁寒云在报上刊出启事,意在颐和园召开大会,成立诗社。当时诗社的政治身份颇为复杂,汪精卫、黄秋月等均在其中,这些人参加的动机也不尽相同,其目的就是以此结识袁克文,提高知名度,好凭籍袁世凯之特殊关系步入政坛。民国初年,这些人书生意气、挥斥方遒,常聚集一起,因此形成一个松散的团体。
    袁寒云自小聪明过人,深得袁世凯的赏识,较之其大哥袁克定更是有过之荣宠。一宠一辱,却也种下了袁克定与袁克文相残的祸根。在集邮界颇有名号的“袁寒云”之雅号却也与此大有关联。1912年,因袁克文要奉眷京城,但六庶母叶氏却执意一人留在天津。袁克文从小因与叶氏两小无猜,青梅竹马,颇有爱意,但后鬼使神差,阴差阳错,被袁世凯相中,纳为小妾。叶不听克文所言回京,忆及往事,把当年克文送给她作定情信物的寿山石章扔出门外,被其三弟袁克良发现,但克良从小脑子有毛病,神经兮兮地给克定一说,克定认为报复的日子已经来到,就添油加醋并喻之《西厢记》,将此事告知其父。袁克文有口难辩,自知闯下大祸。其时他与梅真正在欣赏从别人手中高价购得的一幅宋人王铣的《蜀道寒云图》,克文决定出去暂避风头,梅真念及以后联系方法时,克文用手就指着《蜀道寒云图》说: “我喜欢这幅古画,就用‘寒云’作为我的号吧。”集邮界流传的“袁寒云”由此而来。袁寒云因怕回北京,通过师爷介绍去了上海。
    他最初漂泊在外的日子,使他隐姓埋名,过着闲云野鹤般的生活,在此期间所创作的诗中,可见其痛苦的心情。如《寄怀梅真》:“新诗谁与赓,草草怅孤竹;艰苦身无着,辛酸泪自倾:岁残劳鹤望,物外计鸥盟;任我江湖走,飘零愧此身。”《除夕》:“应到江南觉早春,旧寒翻触容中人;柳光花影都无赖,酒色歌声自有困;百恨集来浑似醉,一痴卖去未忧贪;懒将前事心重省,为说今宵判故新。”《菩萨蛮》: “东风绿遍天涯草,江山依旧征人老。无奈是春寒,绵衾愁更宽。”从这些诗作中,真实地反映出袁寒云思念家人、朋友的真挚却悲痛的情感和那离愁别绪的无聊生活。他身边虽然有女人,但都是风尘人物,形同路人,无法排解孤寂的苦闷心情和伤怀的内心世界,这一段流亡生活是袁寒云思想上较为孤独苦闷的时期。
    后来袁世凯知晓事情真相,是长子克定捣的鬼,专门派人去上海给克文送钱,让其回北京。对其父的举动,他不以为然,反而大彻大悟,他在《自述》中说道:“国难方定,而家祸兴。文不获已,走海上。未几,先公觉为宵人间谗,亟遣使召文归。文感于先公之慈明,不欲复以不谨累先公忧,遂放情山水,不复问家国事。”自此,寒云真的如号如云,情寄山水,除抒写诗歌之外,就是饮酒狎妓,在上海滩上,可称得上粉黛成群、罗绮夹道,在上海轰动一时。寒云爱女人,女人也受寒云,但寒云喜新厌旧,每到一地,就“骑马倚长桥,满楼红袖招”,何等风流。在《寒云日记》中提到的“琼姬”即栖琼,是个妓女,温婉多姿、善解人意。袁寒云女子无数,但真正所爱只有两人,一为前面提到的叶氏,其二就是吕碧城。在《寒云日记》中,有“初十日,吕碧城女士见过,予犹未起,谢之”。因当时袁寒云早已不是当年的翩翩公子,而是一位十足的瘾君子,故而不忍提及旧事,令其抱憾终生。
    袁寒云在其父复辟帝制、倒行逆施时,曾救过不少国民党人和正义之士。但唯一令他遗恨终生的是在其父死后未能参加葬礼,其原因就是怕与长兄袁克定结下的梁子会在其父死后凶多吉少,令袁寒云愁肠百结。在中国的传统文化礼仪中,这是他永远无法弥补的一个创伤。
    袁克定(1879—1958),字云台,号慧能居士。他所使用的信封、信纸均为特别的烫金菊花,非常精致古雅,不论给谁写信,抬头均没有任何称呼,信的末尾不署其名,只署别号。字系章草兼以狂草,文辞深邃,大如枣栗,令人难以辩认和理解,袁克定对篆隶书法、作画也颇擅长,但却很少赠人。此是题外话,暂且表过。
    袁寒云还是个京剧票友,京剧、昆曲样样在行。在袁世凯时代,其父与其兄是反对他登台唱戏的,认为唱戏是“下九流”,有辱祖宗有损门第。袁世凯死后,他脱离了其兄的控制,无拘无束、随心所欲,更是用“寒云主人”之名放胆登台演戏,他拿下的昆曲戏有《小宴》、《折柳》、《阳关》、《奇双会》等。其唱腔悦耳动人,功力深厚,观者赞不绝口。因在京城处处受制于袁克定,逐收拾行装南下上海,1919年南方各地遭受水灾,上海各界举行义演,他戏瘾大发,参加演出《红拂记》,在剧中饰李靖,名声大噪。他与梅兰芳过从甚密,并与喻振飞、王汉伦等名家都有过合作,这在《寒云日记》中均有记载。
    袁寒云的古泉收藏也相当丰富,如王莽布泉、铅泉、银泉金错刀、宣和元宝银小平泉等,对于他的藏品,他的青帮弟子俞逸芬在《寒云小事》中说:“搜集之广,考证之精,皆足以自成一系统。集藏时间,大约宋籍与古泉同时,而金货与邮票亦不相先后,考知日记可知也。”袁寒云除古泉外,对于古今各国金银稀币及纸币也兼容并蓄,所藏70余国稀币,有不少是去款购买,并著有《世界古今货币一斑》,共两部,一部自存,一部让予人。后因生活拮据,将所藏金质稀币悉数抵押给金城银行作贷款质物。
    袁寒云还是上海滩上青帮中的一位人物,辈份很高,其加入青帮的时间已无法可考,估计因袁世凯死后,失去了父亲的庇护,生命在某种程度上受到威胁,故而拜青帮头子张善亭为师。近代青帮的最高辈份是“大”字辈,以下是“通、悟、觉”等,著名的青帮大享黄金荣、杜月笙、张啸林属于“通字辈,而袁寒云的辈份却是“大”字辈,在青帮中属于“大”字辈老头子,可见其在帮中的位置如何。为免有不法之徒打着他的名号惹是生非,于是在上海《晶报》上专门刊登“门人题名”云:“不佞年甫三十,略无学问。正求师之年,岂敢妄为人师?乃有好事少年,不鄙愚陋,强以人之患者,加诸不佞,既避之不获,复却之不可,忝然居之,自觉愧涞。而外间不谅,更有不辞自卑,托言忝列门墙者,殊繁其人,在彼则偶尔戏言,在予则益增汗颜。或且讥予冗滥,诟矛妄谬,不尤自恧欤!乃就及门生,记其名字,以告知我厚我者焉。”外界谣传袁寒云开香弟子有好几百人,为避外界之言,特在《晶报》上刊出启示,广告周知,在其上只列有16人名单,几百人之说实不可信也。不过,在1931年3月22日(旧历二月初四),袁寒云41岁在天津河北区两宜里因猩红热病逝时,还全靠这帮徒子徒孙料理后事。
    袁寒云的集邮,是到上海后受“邮王”周今觉的影响而开始的。在《寒云日记》中有这样的记载:“中华邮票会集于银行俱乐部,予往晤今觉、世杰、辉堂、澧波、复祥,拍得上海海关加盖中华民国五圆券已用过者,上钤北京邮印,极完洁,直(值)十七圆。”在获得佳邮时,更是喜形于色:“予先返,辉堂、布许携邮册继至,遂以册归予,直(值)四千金,珍券累累。”“辉堂为予易得清红印花三分暂作二分邮券倒盖一品。其上钤卦形邮印,直(值)七十圆。”袁寒云每易得奇珍异宝必详加记录,为当今集邮研究者所重视,《寒云日记》以至于也成为重要的集邮文献。
    由于他的地位特殊,出手阔绰,常赴中华邮票会物色邮品,每遇佳品,必倾囊而购,因此很快就成为集邮界的顶尖人物。袁寒云的藏品在其所列的《邮集珍品目》中有:库伦寄北京实寄封,销“蒙古库伦已酉腊月初四”,这是蒙古初设邮政第一次寄出之首日函;同时还有1886年自天津寄德国,背贴海关大龙五分银,正贴法国25生丁邮票一枚,存世极罕;此外尚有红印花小字二分倒盖兼复盖,万寿日本版大字八分短距票、万寿上海版全新无水印、万寿小字加盖3分作半分缺字、万寿大字长距4分作4分、万寿日本版2钱4分改值3角、万寿日本版12分作1角、万寿短矩3分作半分倒盖、万寿一次日本版作2圆、汉口临时中立1角6分、汉口临时中立5角、南京临时中立贰圆、南京临时中立伍圆、福州临时中立欠资、海关加盖4分至1角,伦敦4分加盖兼倒盖、宫门倒新票、清快信1角四方联新票等。
    袁寒云在集邮如日中天之时,为获得古典华邮或其它邮品,在中华邮票会会刊《邮乘》上刊出自己的“征求广告”,以购买自己所需之品。他不光藏品丰富,同时还撰文加以研究,《邮乘》杂志上就曾刊登过他的文章。如果他坚持集邮,中国或许又多了一位邮学家。袁寒云的藏品虽丰,但如过眼烟云,昙花一现,失去了经济的支撑,只好转手让予他人,善始不能善终,是为至憾也。
    袁寒云著述颇丰,大多散见于京沪各报。并曾出有《寒云诗集》刊印于1914年,共收诗百余首,印数不多,现已成孤品矣。《辛丙秘苑》是袁寒云著述中最有价值的一本代表作,1920年曾在《晶报》上连载。其主要记述袁世凯与北洋政局在1911年一1915年之间的事,其中不少事情的经过鲜为人知,有一定的研究价值。但其中涉及袁世凯之事却多有偏袒,为史学家所斥之。袁寒云毕竟不是史学家,子为父讳,从某些方面来说,此书还是有一定意义的。
    袁寒云的烟史较长,因受经济和健康的原因,而最终戒掉,在《寒云日记》中云:“子自除痼疾,饮食增加,起居有序,十四年之束缚,自此解矣。”1927年,袁寒云经济越发拮据,大有落魄之感,认为这与自己的名号有关,特登报声明:“不佞此后将废去寒云名号,因被这寒云叫得一寒寒了十余年,此次署名克文,在丁卯(1927年)9月以后,无论何种书件,均不再用寒云二字矣。”但在1929年,他又故态复萌,又用“寒云”署名,在《北洋画报》上的题字满目即是“寒云”二字。
    袁寒云的墓,埋在西沽江苏义园中,墓碑由方地山书写。他一生虽然放荡不羁,但其才华横溢,爱国之心却是人所周知的。周恩来总理在接待美国著名物理学家袁寒云之子袁家骝夫妇时说:“你父亲是文学家,你是科学家!”这无疑是对袁寒云的最高评价。历史已盖棺论定,袁寒云的一生传奇自有后人评说。
    后记:拙文撰好刚要发寄,12月17日又收到迟到的2004年第5期《中国邮史》杂志,内中有麦国培先生的一篇有关袁寒云之短文,文中言及袁氏之照片鲜有记载,同时附有一新发现袁之相片。可巧的是,笔者收藏的集邮文献当中,关于袁寒云之影像竟有数张,今择其二三,供邮人研究之。但麦先生弄巧成拙,把袁克定的照片当成袁寒云的,实际上,依据王晓华先生所著《京华名士袁寒云》一书记载,(该书同样刊有该幅照片)左二才是袁克文即寒云也。麦先生漏掉了后排左边还有一人。
责任编辑: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湖北集邮网的立场,也不代表湖北集邮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文章
留言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