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集邮家黎震寰先生

2010/7/26 20:52:51 来源:湖北集邮网 作者:张家禄 访问:1368 我要收藏 我要评论()

    黎震寰先生字猷尚,1902年生人,广东南海人。7岁随父母来津定居,家教渊源,学习成绩冠同侪。1924年从中英文兼优考入京津铁路局。在铁路任职后,就正式开始集邮,是我国中华、甲戌、新光邮票会永久会员,无锡、北京及天津邮票会会员。在60多年集邮生涯中,热衷于邮学研究,为我国集邮事业作出了许多贡献,成为驰名中外的集邮家和邮学家,为一代邮人之楷模。黎老于1990年1月4日在天津逝世,时年88岁。
    (一)
    黎震寰从年青时就爱邮成癖,不但收藏丰富且注重研究。初集时多是外国邮票,1928年改集国邮,苦于无参考资料,因中国邮票种类及版别繁多,当时撰写中国邮票的书都是外文,多由外国人越俎代疱,并多有偏见和歪曲。黎震寰对此十分愤慨,暗下决心立志中国人自己编写,为邮人争一口气。编写中国邮票图鉴,非轻而易举之事,他倡导集邮者协同编写,竟无人参加,最后下决心由他个人搞。编邮书要有一定邮识,还要有邮票,搞齐邮票要化一大批钱,因条件所限,便采取买进一批,研究后卖出,再买进一批,经几次轮换,便对各版邮票,有了较深的研究。同时还要有参考资料,他不惜重金收集各种邮刊,买不到就设法借阅,经多年不懈努力,积累了邮书、邮刊上千种,并作出分类卡片两千多张。编写了我国第一本中文版的《中国邮票图鉴》,于1943年在天津出版。该书由1878年到1943年发行的全部邮票,对邮票历史、版别、价格等方面罗列尽致,并有300多幅插图及名贵票图样。出版后,受到广大集邮爱好者的称赞。上海集邮家陈志川感慨的写道:“目前一部最完善的中国邮票史,不出自人才济济的上海,而由僻处津沽的一位邮友写成,真使我们自惭形秽。”郭润康在该书上写道:“甚冀该书不但为国人自编之第一部国邮图集,更期成一完善之本,使邮人感受其赐。”
    新中国成立后,国际威望日高,中国人民革命战争时期发行的邮票(简称区票),逐渐受到中外邮人关注,当时还没有这类邮书,集邮者无从下手。黎老便征集一些实物资料后,于1950年编写第一部新中国邮票史《中国人民邮票图鉴》,本想在天津出版,因当时美国对我国经济封锁,为对外宣传,将该书以中英文对照,交给香港成记邮票社出版,于1952年5月出版,主要销往日本及欧美国家,国内流通较少。此书重点介绍我国抗日战争时期发行的邮票、历史背景、时间地点、种类版别等,是一部中国现代革命的缩影,使国外人士、海外侨胞了解中国人民在党的领导下,所经历的光辉历程,用史料及实物插图,对外宣传解放区邮票起到一定作用。该书在香港排印过程中,港方以对外发行为理由,对原稿任意改动。如介绍山东战邮发行的“八一建军节”邮票时,把原稿“南昌起义”改为“南昌起事”。又把1946年东北区发行的安东版毛泽东、朱德像邮票,擅改为“朱毛像邮票”等等。经黎老据理力争,方改正过来,照原稿刊出。该书出版时,因顾虑怕牵扯政治问题,就没有把他的姓名印在书上。后经十多年后,被上海刘广实发现,黎老嘱他不要宣传,所以知此秘密的人极少,从而躲过了十年浩劫。
    到60年代,集区票的人增多,急需一本目录,虽1956年日本水原明窗出版了《新中国邮票目录》,但只有种类,票价,对区票发行背景、版式等方面,均付阙如,不能满足需要。1963年黎先生开始编写区票图鉴。1964年邮电部宋兴民局长来津,约请天津集邮家座谈,征求振兴集邮意见。对黎先生准备出版区票图鉴很感兴趣,建议他先写提纲,然后在《集邮》上分段发表,广征意见。到1966年文革开始,为避免麻烦,便忍痛把写的文稿,全部付之一炬。
    黎先生在邮学研究上,著作颇丰,治学严谨,倾注了巨大的心血,有一种开拓者的勇气和耕耘者的勤奋,他所编著的中国邮票图鉴,流传甚广,为集华邮的必读之参考书。他的事迹被编入《中国集邮大辞典》,为我国集邮事业作了了贡献,他谦虚的写道:“吾生有涯,修名不立,聊挥秃笔,著此邮书,亦无赖文人遣兴之作耳,若云嘉惠后学,则吾岂敢。”
    (二)
    黎震寰在60多年集邮生涯中,在天津各种集邮活动上如:组织邮票会、编写邮刊、举办讲座、邮票拍卖、举办邮票展览等方面,每次都有他,有的由他主办,他是天津集邮历史的见证人之一。
    1931年3月,天津美术馆主办天津第一次世界邮票展览,在河北中山公园举行。黎是筹备成员之一,这次展览是华北地区也是首次。事后由他写了这次邮展总结,载于当年的《甲戌邮刊》上,此次邮展对促进天津集邮活动发展,起到了一定作用。
    1940年1月,天津邮票会成立,他是发起人和创办人之一,任拍卖部主任。该会出刊《天津邮刊》任编辑工作,该刊共出版2卷10期,取得了卓越成绩。这份早已绝版的宝贵集邮史料,曾在台湾复印再版。
    1937年1月,他向甲戌邮票会建议并设计了我国第一套彩色珍邮明信片由郑州甲戌邮票会印制发行,深受邮人欢迎。
    1942年曾任《万邮简报》编辑,当时《天津邮刊》停刊,华北邮界顿趋沉寂,为开展集邮活动又出此刊,为天津邮史留下一份史料。
    1950年《天津邮学月刊》出版,由黎先生任顾问,杨耀增主编。该刊为解放初期为宣传集邮,具有较高邮学水平的邮刊。
    1951年,黎先生设计出版了我国第一本邮票月历,当时集邮活动恢复初期,为宣传集邮、弘扬国邮做出了努力。
    1980年,天津集邮协会成立,黎先生任常务理事,主编《天津集邮》,编辑出版共38期,均由他一个人在家主持,直到1990年逝世后才卸任。为倡导邮学,发扬天津邮史及地方特色,培养人才等方面,作出了不懈努力。1997年他写到:余复以85高龄主持《天津集邮》编务,终日忙于选稿改稿,作些幕后“打杂”工作,并提一绝自潮。
    “黄泉碧落人何在,玉宇琼楼事渺茫,犹幸残年身尚健,为他人作嫁衣裳。”
    (三)
    黎震寰于1958年退休后,仍致力于邮学研究,热心社会活动。是年秋,受天津历史博物馆之聘,为之整理鉴定邮票,并为该馆培养人才,定期每周在家讲课。编写了“中国邮票史”讲义近12万字,直到去世前十天仍未中断。其间还为该馆主持了几次邮展和集邮讲座。1959年国庆十周年大庆时,该馆在和平路举办“中国解放区邮票史”邮展,黎老担任全部筹备工作,还选出个人收藏的区票实寄封37件,及馆藏缺少的邮票参加展出。事后,他认为由公家保存更是长远之计,便无条件将37件区票封献给国家,该馆只给了黎老一张收据而已。充分体现了他对党及国家的热爱。后来他在“捐献邮票志感”文中写道:“遗憾的是这批实寄封入馆,即被当作文物入库保存,参观时要经过许多手续,使我这个旧主人产生‘侯门一入深如海’的慨叹,”并题七绝一首志感:
    战果辉煌解放区,发行邮票比琼琚。
    一从收入博物馆,深锁库房饱蠹鱼。
    1981年天津历史博物馆在黎先生筹创下,成功地举办了“中国邮驿史及邮票展览”。这是我国首次展出邮驿史料,通过邮展显示出我国是世界上传递信息最早的国家之一,从商代甲骨文记载驿传活动算起至清代,已有三千多年的通讯历史,充分体现了我国邮驿及邮票的发展过程,展示了我国几千年的文明史。展出后经补充,又在北京、广州、香港等地展出,邮展蜚声中外邮坛,对推动我国集邮活动产生了深远影响。
    邮展开幕时,91岁高龄的周叔弢先生及夫人到会场参观,黎老届时80岁高龄,感情接待并交谈。黎老在事后邮文中写道:“我和周今觉(中国邮王)从未谋面,但和他的令弟叔弢先生却有一段交往。弢老是国内知名藏书家,精于鉴别书画文物,对集邮也感兴趣,弢老及夫人在会场和我交谈三小时,该馆曾为我摄影留念。”
    (四)
    1950年天津曾发生万寿票大型黑样票的置疑,于是用“乙休”笔名写稿揭发。不久黎先生接上海邮友来信,劝他不要深究。因文章考证确实,售主无可申辩,如数退钱,邮商便吃大亏。这种出现在上海的20年代赝品,当时邮商王纪泽也是受害者,他对黎说:“集邮界有了你这位‘邮魔王’,一些肖小自会遁形。”黎老对这个“邮魔王”绰号竟不介意的刻成图章,盖在寄出信件上,表示对诋贬他的蔑视,黎老一直沿用几十年,突现其性情耿介有趣。
    大龙邮票是我国发行的第一套邮票,由于历史原因发行日期众说纷纭,莫衷一是,虽经几十年的研究仍是一个谜。黎震寰先生对大龙邮票发行日期,认为是1878年7月24日最先发生在天津。在30年代他曾认识一位老邮务员徐家麟,据徐介绍1878年7月24日发来第一批五分银邮票(当时叫信票),那天正是农历戊寅年6月25日,恰巧是他父生日,所以这个日子记得特别清楚。黎曾将此事告诉天津邮票会副会长李东园,李在天津讲集邮课时,谈了这段事,被当场一位青年邮友尤秋帆将此事发表在《天津邮刊》上,法曾在学术界产生一定影响。以前以9月、10月、12月之说,已先后被推翻,近年来分歧焦点集中在7月、8月两月上,黎曾发表邮文主张7月说,而无锡老友孙君毅持8月说,各执己见,争论不休,孙老逝世后,黎老写了五言诗,其中第三段为:
    大龙邮票发行时,八一牛庄是首期,
    惭愧不一持异议,天津迟发至今疑。
    这两位邮坛前辈切磋精神和坦率气质实为感人,传为佳话。
    1988年,中华全国集邮联合会举行“中国大龙邮票发行111周年”学术研讨会,会上大龙邮票专家云集(台、港、澳地区、亚洲、欧洲、美洲等国家)。黎先生被聘为组织委员,他曾向大会主持人建议:讨论大龙邮票可先不听外国人意见,国内应拿出具体意见,如7月说已有一定基础,可以不计名投票方式对其表决,以多数人的意见,得出一个最初大家可以接受的方案,哪怕这个方案在今后有新的发现后被推翻。”在1991年5月,中华全国集邮联合会在福州召开的学术宣传工作会议上,对大龙邮票发行日期已基本定论,根据史料证实,第一批大龙邮票是1878年7月18日从上海寄发,天津海关7月24日签发。经过这次学术讨论会,大家基本上取得共识,大龙邮票发行日期应以1878年7月24日为上限,以后陆续发行的提法为妥,至今,百年悬案得以澄清,受到国内外集邮界的赞同。从此,也最后印证了黎震寰提出的7月24日之说,是历史的巧合,但经受了历史的考验。为我国大龙邮票发行日期的研究,做出了一定贡献。
    (五)
    黎震寰晚年住在6楼,他每日坚持下楼购物,取报刊,生活自理,坚持锻炼身体。他年轻时得过肺病,体弱多病,40多岁时偶然读过一篇文章,说胃病是百病之首,胃强则病少,欲强胃必先节制饮食,从此便将饭量减去三分之一,体质逐渐好了起来。1976年大地震,房屋塌陷,外地邮友讹传黎老罹难,函电纷至,为告慰亲友,他写了一首打油诗,分寄各处,其诗曰:
    我并没有死,特向您报喜,
    此喜从何来,听我告诉你。
    我从四十后,减食三分一,
    从此日康强,至今无假齿。(注一)
    夜睡五小时,黎明便即起,
    耳聪眼不花,写字日笺纸。
    自从地震后,搬家金星里,
    个人居一室,使用天然气。
    烧饭作羹汤,生活能自理,
    座上客常满,纵谈每移晷。
    或忆少年游,或论集邮事,
    豪兴胜当年,健步人惊异。
    老骥虽伏枥,壮志仍未已,
    减食致健康,此法良可取。
    谨怀献曝心,愿以告知己。
    (注一)我牙齿还好,没有一只假牙,去年除夕夜宴,有一碟炸铁雀,同座都比我年轻,多数不能嚼食,我独吃了一半,此物最易佐酒,惜我因血压高,已多年戒酒,负此美馔奈何!
    此诗不用华丽词句堆砌,共用15个韵,一韵到底,声韵铿锵,读之明白晓畅,妙趣横生,足见文笔之功力,黎老这首活泼诙谐的打油诗,正是老人绝妙的自画像。
    黎先生驰骋邮坛60多年,老骥伏枥,不了方寸情,他总想写回忆录,却因为整天忙于编邮刊,写讲义,忙得抽不出时间。后来他把保存的当年同周今觉、陈复祥、孙君毅、钟笑炉、张包子俊、赵善长等集邮家的信件找出来写。这些书信往来,记载着几十年来邮坛踪迹,都是邮史档案材料。他以怀旧的心情,撰写了几篇丰富多彩的回忆录,在国内外邮刊上发表,受到广泛欢迎。他曾说:“我的集邮经历,远比我的邮文丰富生动得多,有不少信件,都一一保存,可以追忆往事”。但未能如愿,没能继续写下去,实令人痛惜。
    黎老在他回忆录中写到:我年逾八旬,在世之日无多,但将死春蚕,腹内还有余丝,尚未吐尽。衷心祝愿年青朋友,能矢志不渝地为我国邮业发展而努力,更淡于名利,不骄不躁,做一个脚踏实地的爱国集邮者。我愿作他们的垫脚石,替他们铺路搭桥,我喜欢鲁藜的一首题为《泥土》的短诗,今录于后,愿与大家共勉:
    “老是把自己当作珍珠,
    就时时有被埋没的痛苦,
    把自己当作泥土吧,
    让众人把您踩成一条道路。”
    1986年8月于天津
    黎老从不把生死放在心里,老人贡献余热为己一大乐事,他对邮友说:“我对生死问题从不考虑,马克思来请,我立刻赴约,暂时不来请,我仍旧编邮刊写讲义,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邮市照汗青,正是此意也。”
    黎老是我国集邮界元老之一,其邮德风范早为邮界传颂,他那爱国主义思想,豁达大度、宽厚待人、谦虚谨慎的作风,永远是广大集邮者的楷模。
责任编辑: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湖北集邮网的立场,也不代表湖北集邮网的价值判断。

上一篇:也谈钱万能其人

下一篇:袁寒云之轶事

相关文章
留言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