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钱万能其人

2010/7/26 20:54:46 来源:湖北集邮网 作者:杨幼才 访问:1031 我要收藏 我要评论()

    近读《中国邮史研究》上连载傅湘洲先生所撰关于解放前后上海邮商钱万能的情况,觉得很滑稽。因为钱在旧中国算不上集邮家,从邮商方面谈也排不上号,为何解放前后集邮报刊不时有人写文谈此公情况?这是因为他的行动给集邮界开了一个玩笑,异想天开臆造区票,而且从中也得到点好处,远比山东临城抱犊崮票影响还要大。
    从傅先生文章里知道,钱在解放前经营邮业,但因本小利微,捉襟见肘,实在像《毛选》所说的住在楼梯肚下的无产者,社会上称为瘪三的人,其生活大都有朝不保夕之虑,其状可悲。可是就是这样一种人,在邮市集藏活动中,说来难以令人置信,他曾编印《邮钞快讯》、《集钞小丛书》,虽说有十几册,总起来也不过几十页,充其量仅够现在初中语文课本一册,不过印刷质量还好,我手边曾保存过此书,直至文革时才付之一炬。
我在解放前来到过上海,解放后我退休了,由工会招待我才到沪杭等地旅游一趟。我怎么跟其人有过间接接触,说来还有一段曲折:大约1945年前后,合肥有位范姓布商,因避日寇战乱迁到六安,其子范拯在高中念书,由于他爱好集邮,在六安开了一间邮票商店名为“皖光邮票社”(《中国集邮百科全书》载有合肥邮商范极可能是范拯之误)。当时我已教书,经人介绍我们熟悉,不过我的经济条件很差,买的都是低档邮品,只是我对本国邮票爱好研究,不断向他请教,范很高兴。抗战胜利,他迁回合肥,解放战争开始,他又在上海与人合伙经营建国运输商行,还附带经营皖光邮票社,这时他认识了钱万能。
他一度非常羡慕集币,建议我也收集,他把钱编的《集钞小丛书》都赠送给我,这套小丛书尽管份量不多,但我认为质量还可以。因我对中国钱币方面知识很少接触。只看到清代一位收藏家编的《金石索》,其中有一部分是古钱币并有拓样。至于钞票图谱,压根儿没见过。范的赠书给我大开眼界。钱把旧中国钞票分为《中央银行钞票目录》、《中国银行钞票目录》、《交通银行钞票目》、《中国农民银行钞票目录》、《中国通商银行钞票目录》、《中共纸币目录》,……每家银行钞票发行情况,按时间顺序收录,每枚钞票都注明面值、图案含义、发行年月、颜色、印刷者(如德纳罗印钞公司、美国钞票公司、中央印制厂……)。当时市价,这不是能信口开河的,一下看到这些资料,颇觉新奇(也许是我属于井底之蛙),其中还有一本小册(两三册),叙述自己的集钞艰难经过。钱万能穿着博士服、戴着博士帽,煞有介事,现在看来可能是自封的了。
    关于作伪,历史上好像不断有此种事。陈胜起义前,据史书记载,“陈阴使人夜间作兽叫陈胜王、陈胜王,一旦起义从者如云。”像钱这种人,算是会钻空子(主要当时没有区票资料)他出身寒微,不可能象洋场阔少,投入巨资可以居奇。他造假票,也不是杀人越货,危害国计民生,旧社会的引车卖浆、贩夫走卒,终日忙碌还愁填不饱肚子,哪有闲钱来买这方寸之物,所以他欺骗的是都市中的小职员、市民、学生一类人,从这些人身上擦点油,谅来也不会逼出人命。同时也未听说钱由此而致富。再说上海钟笑炉办的《现代邮刊》也对他揭发过。谚云“马善被人骑”,集邮界邮识少的少数人被骗,也算是顺理成章的事。他搞的这出闹剧,台湾邮学家陈志川在《邮林拾萃》中也写了一段《万能邮商的风趣》可见他给集邮界多少也留了个笑柄。再说如果他不是中统一类人,当时也有“宣传赤化”,“为共党张目”这些罪名等待着他,不过当时他求钱若渴,就顾不了许多吧!
    傅先生将钱万能的情况写了不少,我这里有一张1952年钱在上海办的“大观文物集藏展览会”门券说明书,展览内容较多,其中头骨一项实不雅观,也无意义(按,参见傅湘洲回忆钱万能经常吃各种动物,然后剥皮,将头骨挂在墙上的故事,现代可成为“动物标本”收藏)。如果如傅先生所说,是钱万能想显示他生活阔绰,那也是可笑和可怜了。
    有关钱万能的臆造邮票和他编写的邮钞小册,半个世纪以来,社会上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留下来的可能已不多了,但还是有一定影响。我国语法上对某人从事某种事有突出的表现,喜欢用“一代”来概括如“一代天骄”、“一代文豪”、“一代宗师”,像钱的混迹邮林、伪造邮票,留下的影响至为恶劣,我想也可称为“一代邮骗”了。
    我写此文是为傅先生所写的大作提供一点实物印证,也顺便补充一点钱万能编的《集钞小丛书》情况,希能抛砖引玉。
责任编辑: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湖北集邮网的立场,也不代表湖北集邮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文章
留言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