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甲戌邮票会会员陈焕彪先生

2010/7/29 22:12:55 来源:湖北集邮网 作者:杨幼才 访问:1339 我要收藏 我要评论()

  1983年5月安徽省集邮协举办第一届省级邮票展览,在筹备组里我认识了陈焕彪先生,听筹备组陈印白介绍陈先生是位资深集邮家,解放前就出版过邮学著作。由此我对他很尊敬,由于当时正在审阅本省各地送来的参展品,我们没有时间作深入交谈,但在会议期间省邮协给服务人员赠送特制的纪念册,我请他在册上给我题字留念。
  最近我在一份资料上,看到有关他的集邮事迹,现简略转介于下:
  陈焕彪(1921-1999)祖籍广东潮阳人,9岁时随家迁往汉口,当时其父亲经营棉花贸易行,做生意人注重行情和信息,因此他家订有上海的《申报》和《新闻报》,同时每天还收到信函,在大量来往的信件上,贴有花花绿绿的邮票,引起他对邮花的浓厚兴趣。
  在汉口中学读书时,在一位美国神父英语老师那里看到过五光十色的精美邮花,他就与老师交换邮票,数量有几百枚,均如获至宝。他十五岁时和老师一起发起成立汉口“圣潮邮票研究会”,并办了一份《圣潮邮票》半月刊,发行时间为1935年1937年,同时还和同学互换邮品,使自己的藏品越来越丰富。据1964年8月上海刘广实编著的《中国集邮书刊简目》一书(油印本)记载,该刊共出7期,可见他少年时期对集邮就有一股闯劲。1937年他家又由汉口迁往香港,这期间他以收藏中国邮票为主,大概感到外邮太多,那样集不会有所成就,便也收集邮学书刊资料,开始撰写邮学文章。
  1938年他的《中国纪念邮票和航空邮票》登在香港《大公晚报》副刊上,此后回到上海,1940年4月他著的一本文言体《集邮入门》受到邮人好评。1941年考入复旦大学,在重庆读书,后迁入上海,1945年以优异的毕业成绩获商学士学位。
  新中国成立以后,工作之余仍从事集邮学术研究。从1983年到1993年间先后编写了《邮票知识》、《简明集邮词典》(与翟宽合编)、《集邮大观》,其中《集邮入门》多次再版。《简明集邮词典》在1989年10月中华全国集邮展览上获文献类镀银奖。
  陈先生早年加入甲戌邮票会、重庆陪都邮票会等组织,长期在邮电部门工作,担任高级会计师。文革后曾参与制订了由中国集邮公司颁发的《邮票公司财务管理制度》和《邮票公司会计制度》等规则。还在全国邮票公司会计干部培训班任过教师,得到受训学员的敬佩。晚年在安徽邮坛中颇为活跃。1999年因病在合肥逝世,享年78岁。
  我与陈先生接触时间虽短,印象较深的是此公性情耿直,喜发评论,一位邮人曾以“零金碎玉的旧中国邮票一瞥”组集参加邮展,都是不成套的清代和民国时期的普票和纪念票。其中有“红印花”、慈禧六十寿辰、光复、共和、大元帅、谭延闿等约有百枚,面值也都很低,他认为这样乱七八糟一堆散票是没有名堂的,展出没有多大意义。当时邮展领导组认为送展的百分之九十都是新中国票品,台湾伪满、汪伪邮票又不准展,当时拨乱反正不久,一部分人对这类邮票对送展还有顾虑,恐怕招致保存反动邮票的非议,有些人即使有成套的这类票也不肯亮相。他能拿出来送展,为邮展增添内容和品种,还是可以的。若说不成套,题目就称为零金碎玉,定性就是不全,没有矛盾,结果还是同意展出,展后人们反映很好,少数人还说是第一次见到这类票,开了眼界。
  大概陈先生对此事多少有点想法。老一辈集邮者对某套邮票的收集,似乎要讲究个“全”字,对照今天的一框邮展或开放性邮展,有点不习惯,可以理解。
  事物是在不断变化,若想不被时代淘汰,就要与时俱进,集邮又何尝例外呢!
责任编辑: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湖北集邮网的立场,也不代表湖北集邮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文章
留言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