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文革串联”之路

2011/1/30 21:17:11 来源:上海集邮 作者:胡不为 访问:6815 我要收藏 我要评论()

    同事的叔叔汤嘉丰,从1966年9月底起,有为时一月有余的串联之行,无意中为集邮者留下了宝贵的“文革串联”邮品及相关史料。以下,以他的口气描述当年的活动及相关邮品。

一、串联准备

    1966年,我16岁,在上海复兴中学读高中一年级。9月中旬,正值“文化革命”高潮,毛主席已在天安门三次接见了去北京串联的百万红卫兵,全国上下一片沸腾,政治气氛空前高涨。我和5位同学也怀着一颗火热的心——去北京串联,去见毛主席,为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添砖加瓦,为解放全中国、解放全人类贡献自己的光和热,甚至热血与生命。当我们6人着手准备串联之行时,已得知外出串联必须要取得介绍信。只要有它,在国内可到处通行,免费乘车、免费吃饭、免费住宿。在我们广大师生的强烈要求下,下旬,校革委会终于被迫为我们开出了介绍信。全校沸腾了,人们奔走相告,纷纷组队。从这一天起,莘莘学子离别母校,经历了史无前例的大串联,走遍了祖国的万水千山。

    由于不知未来的具体行程与时间,父母及兄妹要求我一路及时给家里写信,并为我准备了20来张风景明信片及一些4分的普通邮票和航空标签,带航空标签的原因是误听说航空邮件可以免费寄递。正因为带上这些东西,才留下了今天宝贵的串联明信片和珍贵的历史回忆。

    我们一行由班长负责去火车站排队领票,在上海北站里里外外全是办票的学生,北上列车均告满员,近期无法再增列车,于是我们商量先向南、西南,迂回进军首都北京,于次日再度赴北站领票。

二、第一站杭州

    9月27日我们起了个大早直奔火车站,虽然车厢十分拥挤,但初次外出的喜悦心情使我们忘记了拥挤和不适,中午时分就到达了杭州。火车站有专门设立的红卫兵接待站,负责统一安排和分流串联学生,我们被安排到杭州红卫中学住宿。之后几天,则经常去浙江大学看大字报。杭州革命青年已经刨了岳坟,岳武穆被焚骨扬灰,岳庙和灵隐寺等带有迷信色彩的场所已全部关闭。其余时间基本在西湖等开放的景点旅游。

    我们计划在30日离开杭州继续南行,于是想起家里的嘱咐,29日在西湖附近的一家比较大的邮局投寄了第一张寄给母亲潘成娉的明信片(图1),由于不知需要多少邮资,贴上所带邮票和航空标签,也不记得后来在哪个地方听说我们红卫兵写信邮资可以享受优惠,航空标签加4分邮票正好符合当时的串联邮件明信片邮资减半2分、航空全额2分收取的规定。

 

    片1:“我将于30日离杭往内地(到后再去信),在杭一切均好,勿念。”(当然,毛主席语录是每张必写的。)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责任编辑: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湖北集邮网的立场,也不代表湖北集邮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文章
留言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