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买邮书的乐趣

2006/9/13 15:11:17 来源:中国集邮报 作者:方立武 访问:1068 我要收藏


    周末,专程驾车去南昌淘书,原因是小姨子给了我七八百元的购书票,我欣喜若狂,因为可在南昌各大书店购书而无须付用现钞。
    一个半小时的路程就到了市区,难得有今天的兴趣。可磨蹭浸泡了一天的时间,就是收效甚微,因为各书店对于集邮方面的书刊少有染指。即便如此,还是让我淘得了几部有关邮史方面的著作。如一本2003年由中国海关出版社出版的《赫德日记(一)步入中国清廷仕途》是在广场中心人物传记类中发现的,而且是硕果仅存的一本,但另一本《赫德日记(二)中国早期现代化》却遍寻不着,原来是尚待出版,可谓喜中有忧。而同样是该出版社出版的《近代中国华洋机构译名大全》却也不见其踪,令人遗憾!而在老福山新华书店发现了一本2004年由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的《京华名士袁寒云》则让我舒展了查寻已久的筋骨。在洪都大道购书中心则找到了一本2004年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的《明信片清末中国》,该书通过两位长期旅英的中国著名画家王佳楠、蔡小丽多年收集的大量在国外购买的有关清朝末年中国社会状况的明信片,两位作者虽不是从专业的角度去剖析明信片的邮资邮路使用研究,但却从艺术的角度来展示清朝末年外国人如何看待清朝的昏庸腐败、对于人民的麻木愚昧和鄙视轻蔑,以及当时八国联军对中国的侵略,强烈地激发起新时代青年的爱国主义情绪,我认为大有嚼头。
    似这样的书却被放在美术类,要不是我时间充裕,也绝不会在此类书柜中停留许久的。或许营业员觉得花花绿绿的明信片属于美术学科,但我同样在历史类几排长长的书架中也发现这本同样的“邮书”。如要分类,作为历史书籍倒也可解,因为它本身就是一部了解清末外国人眼中的中国之图典。在书店,是不可能把集邮方面的书籍另立门户的,因为本来就凤毛麟角,要有的话,只能是投资收藏类。
    或许是因为邮学研究,一口气选购了由京华出版社出版的《二战经典战役全记录》十余本,再现了二战著名战役的经典,具有收藏价值。此外,还选购了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的《张爱玲传》、《金庸传》、《艾芜传》,因为此前已买到《沈从文传》、《徐志摩传》,加上4月在长沙淘到的《周作人传》,已成为名人传记系列。之所以选购这些不是邮学专业的书籍,邮文写作或许用得上,因为从这些书中还可窥见这些文化人对于集邮事迹和人物或多或少的记载。例如从《周作人传》中,发现他的部分日记竟有《集邮》杂志停复刊的记戴,不能不说是一个惊喜!
    虽说在累累新书中,不乏读者叫好的精品,但邮书终究少得可怜,更多的书只要细细审读,读者就不难捕捉作者流溢在字里行间的浮躁心态。
    而今,书坛上的抄风亦令人愤怒。有的人成天读书,可读的目的全是为了“著”,所选的书亦是围绕着“著”,边读边抄、边抄边“著”。不要说一般的书有人敢抄着“著”,就连词典都有人脸不改色心不跳地抄袭拼凑哩!难怪有人说,现在成名成家实在容易,只要有胆量,凭一把剪刀、一瓶糨糊,足以编出几部惊世“力作”,赢得几顶骄人桂冠。
    其实,不必说上述书籍的质量是如何如何的低劣,即便是那些档次上级别的获奖作品,又有多少属“绿意盎然,大有四季常开,花香不败意蕴”之列,且能够让人读得有滋有味,以至几年以后“可以重读”的呢?
    一本好书,就是一道迷人的风景。如果我们能够在郑启五先生的集邮日记中狂欢,在林霏开的集邮散文中散步,在早期经典邮刊中随想;因红楼梦断、春江水流而动容感怀,因三国英雄、梁山好汉而荡气回肠;因金银岛上、基度山伯爵而回味,因乱世佳人而思绪万千……如此这般,便是读者的福祉。与先贤交谈、与伟人相对,与诸子百家争鸣,与不同肤色、不同时期的思想者探讨,这是怎样的一种诗性情绪啊!这样的书籍,何止读一遍了得!
    张恺升的《中国邮戳史》,黄元明的《清代第三版明信片》、华裕宽的《红印花封片简执据存世考》等书都是百读不厌的精品;早期邮刊《甲戌邮刊》、《邮乘》、《华侨邮刊》、《邮学月刊》等影印本都是不可多得的集邮文献;现代邮刊《中国邮史研究》、《岭南邮刊》、《中国邮史》在国内集邮刊物中均属上乘,已形成三足鼎立之势,这样的邮刊同样值得你读。读这些书刊,给人以启迪和智慧,使人沉浸在邮学史料的海洋里,去接受这些先进邮书的熏陶,收获更多的乐趣。
    (编者按:现代人要赶时髦当作家,抄书最快是通过“百度”搜寻,一天可以搜到几十万、几百元字的相关资料,就在电脑上剪剪贴贴,一周内就能拼凑成30万字的大作,发到出版社,再过一周书便上市,不必笨头笨脑死抄书。方先生所说的《明信片清末中国》一书,新浪网就有,图文并茂,抄起来快得很。然而,抄书毕竟不能成为有传世之作的大作家和大学问家。)

责任编辑:

上一篇:深藏的爱

下一篇:我的心爱 我的思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