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藏的爱

2006/9/18 11:32:57 来源:集邮报 作者:王萌 访问:873 我要收藏

  总有一些东西会在记忆中反复出现,有一些感慨,有一些情怀,好像一只小手在心尖上惩地捏了一把,感觉甜甜的,也软软的,总之是无法形容的感动吧。就像在月光下品一杯味醇的酒,存在的只是萦绕在唇齿之间浓郁的香气,然后心甘情愿地沉醉在其中。

  来自童年的记忆很杂,有明媚的,也有哀伤的。而在我的记忆中反复出现的,便是爸爸的邮票。

  现在那个位置虽然空了,但回忆如故,风尘依旧。
  那时虽然我还小,但我记得,爸爸有一个很大很大的箱子,箱子里有很多很多的本子,可至于本子里有什么,我就不得而知了。因为每次只要一我一走近,爸爸就会很严厉地呵斥一我,警告我不要去碰它。我真的觉得一挺无辜的,我只是想实践一下我的好一奇而已。久而久之,我明白了那个箱一子是我的禁忌。一现在想想觉得挺有趣,也挺幼一稚。因为那个箱子一直诱惑着我,而一我又不能接近它,所以我对它产生了一种情—种恨。每回路过,都要恨限地瞪上一眼,以此泄愤。

   这样的情况不知道持续了多久,爸爸的固执到现在都令我折服,他仍旧不让我接近那个箱子。

   直到有一天,他微笑着对我说:“哟,都这么大啦。”我笑着回答:“是啊,我都长大了。”爸爸笑笑,拍拍我的头。随即他走向那个箱子,小心翼翼地打开,拿出一个本子,送到我手里,示意我看。我翻开,一枚枚精美的邮票映人眼帘—接着他说:“别怪爸爸,爸爸是真心爱这些邮票,你那时太小,不敢给你碰,现在你大了……”爸爸没有说下去,他有些硬咽。其实,我根本没有怪过他,一次都没有。“爸,你想得太多了,我没觉得怎么样啊,虽然有点根那个箱子。”我俏皮地冲他笑笑。爸爸一愣,随即也笑开来。用“倾国倾城”来形容的笑屠一定是绝美的,但我觉得爸爸的笑容更富内蕴,更显真情,所以更加美丽。

   生命中有许多事情都匆匆忙忙地从身旁掠过,就在那掠过的瞬间将它捕捉住,留下永世的美丽。

   这是爸爸后来告诉我的。他说这是从邮票中悟出的真谛。
  自那以后,每每华灯初上,爸爸都会拉着我看邮票。他讲解时的神情很专注,我经常是一下看看邮票,一下看看爸爸,看着看着,咧着嘴就笑了。微微泛潮的暮色,愈发显得温柔、安然。

   生命短暂,时光如斯,把握住最美好的时刻,才能焕发出最迷人的光彩。

   这是我自己悟出来的。那时正是我一学期中最紧张的时候,我紧紧抓住这个信条,很出色地完成了学业。

   就这样,在不知不觉中,邮票牵着我和爸爸,走过了许多路。虽然有坎坷,有崎岖,但依然风雨无阻。

   会有一种情,在缠绵的记忆中,在丝丝的银发里,在华灯初上时,在甜蜜微笑的嘴角上,在撒娇关爱的怀抱里。

   会有一种爱,穿过沼泽,越过山岗,飞过雪山,不顾泥泞,不管困难,不畏艰险,来到你身边。

   这是我从邮票上读出的,更是从爸爸身上了解到的。

   如今由于搬家,那个笨重的箱子早就被列人了“收藏清单”,即放在隐蔽的地方,别人难以发现。

   这个决定是妈妈做的,是为了新家的美观。我很清楚地记得,爸爸紧抿着嘴唇,但他什么都没有说。的确,爸爸为这个家所付出的,远远超过了为邮票的。

   又是一个华灯初上的时刻,夜雨潇潇,把思绪拉到了最深的地方。写下这篇文章,就像爸爸所说的:捕捉住生命中值得珍惜的事,把它变成永世的美丽,等到将来有一天,你发现了这些曾经被记录的事物,你就会觉得,生命是如此的绚烂多姿。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