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元劳动所得

2006/10/3 11:37:29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林霏开 访问:1223 我要收藏

 

 

收到一张稿费单:人民币15元。汇款人:湖北省集邮协会。大约是为915《湖北邮电报·集邮》刊出我的900字小品《闲情逸致》。见报仅半个月,稿费单就飞来了。

颇有所感……

区区15元,也是作者的劳动所得吧。正逢星期天,我与老伴照例外出午餐。老年人饭量小,只点两个菜,吃一半,留一半——“打包”,晚餐也有了。今得稿费15元,正好加1客生煎包子——保罗餐厅的招牌点心,定价15元。可不是小店里那种小生煎包哪,它大出3倍,顶上一撮黑芝麻,底边一圈白芝麻,中心的肉丸比乒乓球大,一咬满口鲜。1客包子6个,够我们当两顿主食。

15元我请客!”慷慨大方,或许该说,“由湖北省集邮协会请客!”

此话怎解呢?区区稿费,固然是作者的劳动所得,相当程度上,却也是办刊人的艰苦付出。我办过报,深知其中甘苦。邮市如此低迷,“集邮文化”如此企盼经济支助,要维持一张大开面的集邮报纸,谈何容易!而办事者事事执着,认真讲究效率,十余元的小事都如此抓紧。试问天下赚钱、花钱如流水的报业集团之类,今日可有《湖北邮电报·集邮》这样的作风的?凤毛麟角呀!

我还收到过《长坂坡集邮》小报更细微的稿酬,更觉其坚韧的事业心,更珍视那到手的若干新邮票(以票代款)。

前个月,《文汇报》一位副刊主编来家约稿,我写了一则介绍儿童邮票的千字文,他汇来稿费300元。动员我继续投稿,但我懒得提笔。实在是这个字——“懒”啊。退休之人,托国家之福,已获基本的养老保障,再懒得追随大报的宣传思路。稿费之高低,已不成为我写作的诱因。

但我乐意向稿费不高的山西《集邮报》供稿。他们的千字专栏,一篇通常仅50元。集邮者都理解这张具有全国影响的小报,保持收支平衡会有多么困难。它靠的是编辑部的真诚,团结了东西南北的作者、读者与真正的“邮迷”。谁能不爱惜这样一个民主的舆论平台呢?替山西《集邮报》写稿,“贫而乐道”,情绪轻松,能享受修身养性的妙用。

写到这里,忽然想起中国建设银行的下台行长张恩照。此人是我中学的校友,比我晚六届,与我没有私交。由于我曾任校友会的会长,他是校友会理事,开会时就见过两次。后来,他从建行上海分行调往北京,担任了总行行长,也就同中学的校友会“拜拜”了。后来就听说他出了问题,他是母校校友中绝少出现的最知名的败类。最近有报道,张恩照受贿多少?折合人民币415万元!另外还有境外公司告发他受贿100万美金。

鸟为食亡,人为财死。他本来衣食无忧,贪那415万何用呢?正派的校友们都嗤之以鼻,也搞不懂他。看来,有些地位很高的人,精神水平却不如大多数普通人。前天翻翻旧信,见湖北保康县润玉先生一封手书。他多产的散文,如今是越来越有名了。偏处一隅,研磨“方寸”,心音独响,四乡和鸣。百万美金与润玉无缘,他能经常收到的,恐怕是十几、几十元的稿费。劳动所得,虽少犹荣!保康县里,买不到保罗餐厅那样的生煎包子,一定也可以换到其它独特的美食吧?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