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昌纪行(之二)——“走马”三峡大坝景区

2006/10/7 15:42:33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潘勇 访问:1915 我要收藏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西陵长江大桥全貌(明信片,发行年代不详)

 

101下午3时,我们一行20多人乘车前往此次旅行的第一站——三峡大坝景区。由于进入三峡库区的通行证在办理过程中出现一些误差,受检时未被准许放行。花费一个多小时重新办证,等到达景区游客接待中心时已是下午5时。我们转乘景区接待中心提供的车辆到达参观的第一个景点“截流纪念园”。西陵长江大桥是到达“截流纪念园”的必经之路。这座专为三峡工程修建的大桥,为工程建设的运输、通勤保障工作提供了便利。

作为当今世界上建设规模最大的水利枢纽工程,三峡工程自进入论证阶段以来,一直都倍受世人关注。除工程建设上的技术性问题之外,移民、动植物保护、文物保护等各项工作一直都让人格外牵挂。

1993年的大江截流,拉开了三峡工程第一阶段建设的序幕。14年过去,2000多米长的大坝已全线贯通。高耸的大坝用自己庞大的身躯,将穿山过隙、一路奔涌而来的江水挡在了身后。昔日伟人笔下“高峡平湖”的遥想,如今已成为现实。

华灯初上时,我登上了观看三峡大坝景观的最佳地点——坛子岭。极目四望,夕阳正悄然将余辉投撒向坝区,各处景物在四周群山勾画出的背景映衬之下,弥散出黛色的清幽。此时的三峡大坝犹如一位正在梳理秀发的少女,用一份恬静,轻抚着脚下的江水。静静流出的一条条水线,是她手指间散落的掬水;坝顶上红色的钢结构闸栏,是她细心盘卷起的一簇簇发髻;闸栏上的灯盏,是她饰上的红色簪坠。簪坠是那样的剔透晶莹,以至于夕阳只能黯然的收敛光晕,羞羞怯怯的将身形隐去……

    时间所限,我只能与三峡大坝匆匆一会。走马三峡大坝景区虽留有遗憾,但暮色、灯影编织出的异彩,或许不是每个人有缘领略的吧?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大坝夕影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