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昌纪行(之三)——西陵朝晖

2006/10/7 15:51:14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潘勇 访问:1460 我要收藏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94-18《长江三峡》(6-5)西陵峡

 

离开三峡大坝景区,偶们一行当晚住宿于宜昌市的秭归县城。现时的秭归县城因三峡大坝的兴建,已于10多年前由原来的老城搬迁至此。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按照原定的行程,偶们将乘船游览长江三峡流经湖北的峡关——西陵峡。

西陵峡西起巴东县官渡口,东至宜昌市的南津关,全长114公里西陵峡因宜昌市的西陵山得名,全峡共分四段——香溪宽谷、西陵峡上段宽谷、庙南宽谷、西陵峡下段宽谷,沿途经过巴东、秭归、宜昌等三座县城。三峡工程大江截流后,上游轮船到达秭归港,乘客需上岸换乘其它交通工具。秭归港由此承担起转运旅客的重任。

秭归港距县城仅78分钟的车程。偶们到达那里时,太阳才刚刚爬过秭归港转乘大厅的屋顶。东升的太阳将明亮的金色撒满江面,原本有些混黄的江水在旭日照耀之下,泛射出一片耀眼的绚烂。水天一色,一色水天。长江两岸的山峦仿佛如偶们一样受到感染,尽情展露出翠绿的胸怀,春风满面地迎接着八方游客。

厢式缆车将偶们送到船坞上。在工作人员的指引下,偶们顺利地登上了停泊在船坞旁的游轮。没有汽笛的鸣响,耳旁是马达与江水调皮的欢唱。举目望去,前方出现一块“156米水位”指示牌,据船工介绍,三峡大坝目前正处于蓄水阶段,再过一段时间,这些指示牌也将没入江中,成为长江水文变化的历史见证。

由于工作人员都在忙于船务,偶们只得自己给自己当导游。身处江上,感觉眼前的景致都带有强烈的迷惑性。如果不是长期行走于峡江之上(当地有专门的长江行走学校),难免会在无意之间乱点江山。偶不是旅行家,此行的目的,主要还是为了领略西陵峡的美景。偶只能用相机纪录下四处的景致,等待回家后发到湖北集邮网上,请大虾们指点迷津!

偶大体知道,顺江而下至香溪河的入江口即为西陵第一峡——“兵书宝剑峡”的起点。兵书宝剑峡中段有一个名叫“青滩”的地方。此地建有一座著名的纪念性建筑——“屈原庙”(屈原庙曾登上过国家名片,船经此处时,偶一眼就将它辨识出来)。再往下10余里便为“牛肝马肺峡”。牛肝马肺峡里有一条碧绿的溪流汇入长江,它就是有着“天下第一漂”美誉的九畹溪。九畹溪入江口上建有一座飞架两山之间的大桥。红色的桥身似一道彩虹将碧水蓝天分隔,绿、蓝、红三色将九畹溪口装点得格外妩媚妖娆。

在长江的行船史上,西陵峡一直都以“险”著称。峡内多有险滩、暗礁。三峡的“九滩”、“十三峡”、“三十六石朱”、“七十二石责”的大部分都在西陵峡中,故有“滩如竹节稠,都是鬼见愁”的说法。三峡大坝蓄水之后,将水位抬至三峡从未有过的高度。行船西陵,再没有浪遏飞舟、跌宕起伏的险象。游轮行进之中,偶们与两条小木船不期而遇。船头上,船家神态自若,一边忙着手中的活计,一边不时抬头向偶们这边张望。从他们的表情里,偶们无法想见昔日的西陵峡究竟险到何种程度。如烟的往事伴随着东去的江水,慢慢消失于偶们的视线之外。

金灿灿的朝阳照耀着江面,猛烈的江风吹乱了偶的头发。偶在船梯上坐下,独自享受着难得的良辰美景。两岸相对的青山和游轮行进中激起的浪花,让偶仿佛感觉是在一个特大的盆景中泛舟。妻子曾全程游览过三峡,在她看来,西陵峡已不如从前那样深邃。换句话说,西陵峡变得平静了、简约了。平静也好,简约也罢,眼前的西陵峡必须承受嬗变的经历。长久以来,西陵峡或许早已习惯了那些惊心动魄的场面。此时,当江水平静的从身体里划过,西陵峡是否会被这从未有过的温情感染?

起身来到船尾,放眼望去,旭日之下,暮霭已渐渐散去。西陵峡身披朝霞,踏着微波,熠熠生辉、义无返顾的一路东去,向着前方,向着心目中渴望已久的海的方向,缓缓流去……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西陵朝晖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