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黄亚明《中外集邮文化比较》

2006/10/17 14:07:48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马驎 访问:1402 我要收藏

 

  

人们常称最先涉足于理论或科学上某一领域、方面、层次的先行者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在我看来,本书著者黄亚明就是这么样的一个人,一位不知疲倦、勇于探索,经年累月地跋涉在集邮理论研究道路上的先行者。

    集邮文化之比较,实质就是一门边缘性学科,从属于集邮学,又与社会学、心理学、行为学、伦理学、教育学、美学、史学、比较文化学等多门学科相交。多年以前,当集邮界刚兴起集邮文化研究之风时,一些资深学者就提出了比较集邮学的概念;后期,全国集邮联为构建集邮文化学科框架,也正式将比较集邮学列为集邮学的一个分支。然而,许多年过去了,这个概念依然只是一个概念,由它界说和概括的一隅,似乎还是无人区。现在就大不同了,此区域黄亚明进去了,有了先行者,往后必将有人跟进,因为先行者的足迹,就是跟进者的指南。在本书中,著者率先提出关于比较集邮文化的定义、来由。研究方向和研究方法;从集邮活动的本源、产生与发展、主客体、集邮组织、集邮展览、集邮观念,以及集邮史等诸多方面,通过中西方对比,完整而深入地阐述了比较集邮文化学说,初步归纳出本学科一系列基本范畴和基础理论。站在学科的高度客观评价,本书的理论体系,不能说成熟。但至少已为比较集邮文化研究竖立起界碑,开辟出道路。

    暂且离开集邮不谈,就抽象的文化而言,比较文化学已然是非常成熟的一门社会科学学科,有确定的研究对象和范围。所谓比较文化学,是对于不同类型文化进行比较研究的学科,不同类型的文化指的是不同的民族、不同的地域、不同的国家所具有的不同文化传统、文化特性、文化形态和文化发展史,等等。众所周知,由于民族、地缘、国情、习俗等差别,世界各国国家之间乃至一国民族、地方之间的文化都存在许多差异,甚至巨大差异。其中,最具概括性和代表性的层面是东西方文化之差;东西文化对比中,以中西文化的差别和比较更为典型。世界文化的差异,趋同、分化、再趋同、再分化,是一个永恒的主题。不同文化的差异,构成统一的世界文化;不同文化在比较中相互影响和融合,是世界文化的发展动力。没有西方的探险精神和中国发明的司南,世界交通文化史亦将改写。西方的计算机技术可以在中国广泛应用,中国古代教育家孔子的思想、理念也同样可以深刻影响西方。比较文化学的任务,就是通过对比研究,辩证认识不同文化的同一性和各自的差异性,发现和掌握文化发展的规律,达到不同文化之间相互借鉴、相互补充、相互促进的目的,既非排斥,又非一统,从而实现世界文化的多样式与共繁荣。

再回到具体的文化领域,应用比较文化理论,在本领域建立起比较学科的现成范例不在少数。已知有比较史学,比较文学,比较哲学,比较法学,比较教育学,比较经济学,比较心理学,比较行为学,比较管理学等,还有比较宗教学和比较政治学,诸如此类,数不胜数。集邮文化,伴随邮票诞生而来,自身已有近200年历史,其通过集邮研究可追溯的邮政历史更长达千年,并将延续下去,贯穿社会历史始终。集邮文化,经过几代中外集邮家、邮学家、文化学者们的接续研究、总结和传扬,如今已是公认的一门科学,有独立的科学体系和学科分类、有大量学术文献传世,并进入大学课堂成为高等教育课程之一。

站在宏观角度,从集邮文化与其它社会文化的比较看,建立与完善比较集邮文化,应是必要的。换一个角度,从集邮文化的自身发展看,更需要比较,同时,它自身发展的成果,也提供了比较研究的对象和丰富内容,因而建立与完善比较集邮文化学,或称比较集邮学,不仅极为必要,也具备了实践与认识上的条件,也是可行的,甚或一蹴而就的。

至此,这部《中外集邮文化比较》出版的意义,以及该论著富含集邮文化的价值;由此引发的对比较集邮学科建设的思考,皆已说得很清楚了,如果还需要更深层次、再进一步地揭示些什么?那就是比较集邮文化对于繁荣集邮文化的不可替代的作用。比较文化学是具有双重性的学科,一方面是研究性的,具有理论指导作用;另一方面是工具性的,具有实际指导作用。关于这一点,我就不想说透彻了,最好还是留给读者自己去思考。开卷有益,读完本书,答案自然就有。

我再想说一说的是作者,亚先生是湖北邮坛学术骨干且为中坚分子,咸宁集邮研究的带头人,常年钻研不辍,笔耕甚勤,近年尤为活跃,他涉猎的范围,既有纯理论的探索,也有实用性的研究。他擅长的文体,既有逻辑严谨的论文,也有即兴随笔的散文。我读过他的选集《淦水邮情》,为其中的一些美文华章深深打动。本书是他的第一部集邮学专著,也是他对中华集邮文献宝库的又一贡献,更是他人生与集邮道路上一大的跨越。唯楚有才,此言不虚也。

 

   (2006108日于武汉)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