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琴”首发知音多

2006/10/29 16:36:58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吴荣先 访问:1280 我要收藏

 

 

2006926是武汉集邮者久盼的好日子,这一天,秋高气爽。武汉市申报多年的古琴邮票,终于以与奥地利联合发行的《古琴与钢琴》名字发行,并在武汉举办隆重的首发式。因工作需要我参加了全过程,遇到了许多老友新知,享受了又一次的集邮快乐。

除了首发大会、文艺演出、现场销售、学术研讨会,邮展也是一项重要内容。

邮展有奥地利官方送来的10框印样、设计图稿等,有特邀的李近朱的国际获奖专题邮集,武汉市近年获奖邮集精品。展场特别设在琴台公园内,露天展出,绿树绕古迹,闹市添雅趣,颇有创意。

 武钢邮协照例被请来负责装框与安全保卫,10名热心会员被抽调出来工作2天。因秘书长阎晓莉不能来,由我与老茅领队。10人中除机总厂邮协小李只有30多岁外,都是40以上的老邮迷,连续十多年参与省市、武钢邮展值班,责任心很强。

25日,一位年轻的邮友李月武突然来电话问邮市情况,我请他26日一同参观邮展。十年前30岁的他还在武钢实业公司,如今已是自办公司的大老板,对集邮依然钟情。今年年初他看到邮票低廉,以1.5万元配齐了一组JT四方连,目前已经涨到2.5万元。他决定回到集邮大军中,继续投资与收藏。

26日早6点半,我与学生张明伟乘李月武的轿车到琴台。首发会主场搭建在马路边的琴台公园外,主席台背景就是公园大门。彩旗、大红拱门、标语、宣传画等,将场面烘托得颇为壮观,上镜效果很好。

7点多钟,邮集来了。我们快速装框,贴封条就绪。9点半,场外锣鼓停止,主持人宣布首发式开始。奥地利邮政官员,国家邮政局、湖北省邮政局以及武汉市相关领导到场,台下嘉宾满座,吸引了数百名路人驻足观看。

 为《古琴与钢琴》邮票揭幕仪式达到高潮。左右两幅高达1多的邮票图在礼仪小姐的护卫下缓缓推出,揭开幕布,邮票的真容呈现在观众面前。大家一起鼓掌,几十名记者蜂拥而上抢拍镜头。

随后是参观邮展。几名经过短期培训的女讲解员用中英文讲解邮集。奥地利的邮集摆在最前面,之后是李近朱的《维也纳音乐故事》。李近朱亲自为贵宾讲解,奥地利客人连声“OK”。

待李近朱讲完后,我主动上前与他握手,告诉他我就是吴荣先,他大为惊讶。连说:“我一到武汉,就打听你的电话。感谢你在《中国集邮报》报道我与《再说长江》。”

 我与李近朱只是神交,7月份中央电视台播出《再说长江》的消息以后,我发现李近朱是唯一在《话说长江》和《再说长江》担任音乐主创的人,而他又是集邮界的名人,因此写下:“《再说长江》新出炉 梅开二度李近朱”的报道,在我的博客发出,作为我写《邮说长江》的第一篇文章。

《中国集邮报》主编蔡旸看到后,立即转发该报头版并附上李近朱彩照。李近朱得知,十分高兴。因为他在央视的同行一致认为,这是采访他的40多家媒体中,标题拟得最好的一篇。李近朱因此给自己起了一个网名“二度梅开”。

我在武钢,既是编辑,也当过记者。《再说长江》播出是大新闻,而我最感兴趣的是与集邮有关的素材,切入点是李近朱。文章写完,发表了就过了。没想到李近朱记在心里,定要借到武汉的机会与我见面,向我表示感谢。大名人在小事上也细致入微,使武汉的集邮者十分感动。大家围上来与他合影,请他签名、题词。

参观邮展的,许多都是几年或几个月没见到的老友,边看邮展边聊天。

在这琴台公园的“高山流水”厅,曾是武汉专题集邮者联谊会的创建之地。在1989年至1995年,在老集邮家欧阳承庆先生的主持下,我们每个月都在此地聚会。楚天极限会会长吕汉松感慨地说:“记不记得当年我们的例会,把邮集摊开在古色古香的桌子上讨论?没想到如今成了卖字画的商店。”

玩极限片几十年的老吕,如今年过六十;而我们的省邮协副会长马驎,也已退居二线;原省邮协学术委员会主任胡书测,年过七十,因耳聋反应明显迟钝;石化的老杜,步履艰难;几年一见的李成心、工商银行邮协主任李培淦,则都是满头银丝。大家见面,仍是开玩笑,谈邮票。琴台知音,邮人最知音!

 武汉中青年的精英陈波、梁耀华、潘勇、徐扬,都是展场或学术会上的活跃分子,在琴台连泡两天,句句不离邮。从北京回来的赵国强,则是湖北集邮网的网管。未来十年,湖北、武汉邮坛是他们的舞台。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最辛苦的还是那几位寄原地封片、盖极限片戳的魏苏、吕汉松、虞立中,一做就是几十片甚至1000多个封,写地址盖戳得一天!

平日里各地邮友总是给我寄戳片,我在25日写了几十片,26日盖上几个纪念戳发出,总还一回人情。

26日晚,我们把邮集拆框,拖到宾馆守护。躺在价值数百万的中外邮集旁边,我与陈新中老友聊邮到半夜。他最近把历年来收藏的几千张集邮报纸当废品卖了,被我嘻笑一番,因为这些报纸论张卖,至少值300元。主要原因,是他上网只浏览而不会交流,不知道谁要集邮文献。不过他也回敬了我,就是人云亦云,把奥地利的水晶邮票当成了钻石邮票,差点让人贻笑大方,原因是咱们对集邮英文一知半解,而最年轻的邮文写手,尚在大学念大三的王焱告知了老陈。由此可见集邮者之间的交流多么重要!

27日午后,购票者与参观者渐稀。我们当值的8名工作人员请省邮协副秘书长赵京莉、市邮协万新一起合影后,把邮集下框归拢,圆满地完成了这次邮展任务。

    “知音”的话儿说不完。邮展留下的许多话题,将在湖北集邮网继续。

 

责任编辑:

上一篇:“缘”字之源

下一篇:千古信使妙笔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