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识好方好识邮

2006/11/2 9:10:21 来源:中国集邮报 作者:柳承美 访问:769 我要收藏

  近年来,笔者经常收到一些素不相识的集邮者之来信,内容可说是无所不包,涉及集邮的各个领域,但大多数是询问某种邮票或封片戳的辨别、及其价值如何等。他们大多数是身处中小城市、有一定文化知识、已经工作而集邮不足5年的年轻人。从一封封来信中,使笔者深深感到当今开展集邮的条件实在太好了。文化教育的普及与提高、经济发展与生活的改善,为集邮者创造了良好的文化、经济基础;而各地发行的各种集邮报刊杂志,又为集邮者学习和交流邮识、了解信息,提供了诸多方便。同时,也一再感觉到:集邮者在自己的集邮道路上,不要去找什么“捷径”,而应将“提高邮识”放在“重中之重”的位置上。

  笔者集邮始于1945年。几十年来,相当长一段时间处于个人摸索的境地,不懂学习邮识之重要,以致集邮知识浅薄,使自己的集邮走了许多弯路。例如,1946年夏,全家回到故乡苏南小镇的老宅不久,父亲带我到堆放杂物的房间里,指着几个箱子对我说:这里面有一些旧信封,你喜欢邮票就自己去找吧。我打开一看,箱内多是1930年前后的实寄封,贴的多是“帆船”、“农获图”或加盖改值邮票。对实寄封之集邮价值毫无认识的我,望着3大箱实寄封,大喜过望,立刻找来剪刀,将封上的一枚枚邮票剪下来。七天功夫,几个大纸盒装满了邮票剪片,办了一件大蠢事还得意忘形!几年后,我才知道这些邮票有伦敦版、北京版之分,而真正认识到实寄封之重要性,那更是30多年后的事情了。

  新中国成立后不久,我参加了工作。自己或所在单位的同事,常可收到一些军邮封(或志愿军封)。对于这种不贴邮票的封片,我却认为不值得收集,均一一丢弃。《集邮》杂志于1955年创刊后,我才从中逐步学到一些邮识,但仍不重视实寄封的收集,更不去关注邮票的版式、印次或变体,只停留在对邮票的一般性收集。即使如此,对我国新发行邮票中之高面值邮票的收集也常举棋不定,小型张或小全张更是“拒之门外”。邮识的短缺,给自己的集邮带来了诸多损害,到手的邮品被损毁或废弃,难得的机遇被错失,这种教训实在太多了!

  “文革”结束后,《集邮》复刊,集邮协会的成立,我得知消息就申请加入集邮协会,从而逐步认识了一些知名集邮家。在他们的指点下,我才开始领悟到提高邮识的重要性。于是订集邮报刊,买相关图书辞典,积极参加活动,结识邮友进行交流。几年时间,从一般的收集转向收集加研讨,进而参与编组邮集。这时,才真正感悟到“惠我邮票不如惠我邮识”这句集邮名言的重大意义。要想成为一名真正集邮者的人,就必需不断地学习、提高邮识。我的体会是∶从广义上讲,邮识好才能真正理解和处理好“集邮是什么”、“集邮集什么”、“集邮怎么集”的问题。从狭义上说,邮识好不仅可以知道每件邮品的一般知识,而且还可了解许多深层次的内容,如邮票的版式、错变体,什么样的实寄封、片才是高质量的,邮品的辨伪方法、价值估计……等等;也才会碰到价廉物美的邮品时而不错失良机。走了几十年集邮弯路、有无数次教训的我,建议集邮者要舍得在订阅集邮报刊、购买集邮图书上花钱,以不断提高邮识的做法来指导自己的集邮,这样才能少花钱多办事,才会事半功倍。

  所以,笔者的结论是:邮识好方好识邮!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