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实寄封“王国”

2006/11/7 16:16:04 来源:中国集邮报 作者:阎建国 访问:979 我要收藏

我的爱好是收集实寄封,在我的实寄封“王国”里,我寻求着快乐。

收集实寄封是一种很不容易的事情。一是不怕受挫受气、遭白眼;二是要口勤、手勤、腿勤;三是要善待得失。

如今,无论是新邮票,还是旧邮票都很容易买到,但实寄封的收集要比收集邮票困难得多,尤其是20世纪80年代以前的实寄封就更不容易出现复品了。现在,我收藏有2000多枚实寄封,每一枚我都视为极品。

我收集的这些实寄封,有20世纪50年代中后期的,也有60年代的(“文革”时期的语录封)。属于实寄封家族中的经典。

20世纪60年代的“语录封”也很有意思,如有一枚天津寄往北京的正面印有一段语录:“没有一个人民的军队,便没有人民的一切”。背面贴普13北京建筑、面值8分普票,销1969.12.2.18戳,印有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大生产的彩色图案,左下方印有“天津三星纸制品社出品”字样。

20世纪70年代的实寄封多以贴普14、普16,“革命圣地延安”(第三、四版),普17“北京建筑”、普18“工农业生产建设”图案中低面值普票为主。贴JT邮票多以面值8分为主,如:由河北献县寄往北京的实寄封,正面左下角是革命现代京剧《红灯记》李玉和手提红灯的图案,背面贴文革普无号票,面值8分,天安门图案,销1972.1.16戳,落1972.1.18.13戳,封由江苏清江市淮海印刷厂制。再如:由北京寄往宣化,贴两枚J27“中国妇女的光辉榜样”和一枚“首都体育馆”,北京20支挂号实寄封。自从我有了这枚贴革命烈士邮票的实寄封后,我把与之相关的实寄封列为一类,成为我敬仰烈士、进行自我革命教育的工具。

进入20世纪80年代,实寄封以贴普19、普21、普22、普22甲、普23、普25“民居”为主,贴JT邮票呈上升势头,并且不同面值的邮票多了起来,还有了第一轮生肖邮票的实寄封。我有一枚寄往宣化贴T45“京剧脸谱”(孟良)4分面值的实寄封,销1980.6.2戳,落地1980.6.3.5戳,正面下方印有电报挂号4258,电话:生产办公室137。这枚实寄封,封、票品相都很好,只是销戳不太清晰,使整个实寄封有些逊色。但是,我们能通过电报挂号和电话号码的数字,看出时代变化的进程。

进入20世纪90年代,实寄封以贴普26“民居”,普28、普29“长城”和贴编号邮票的实寄封比较多。这一时期,实寄封上的编年纪、特邮票内容丰富,面值20分邮票使用广泛。从1997年开始面值20分的邮票退出邮政舞台,开始出现高面值邮票,面值高达5.4元。90年代后期,贴面值50分、80分邮票的实寄封占据了主导地位,再次是面值60分、30分的,并且邮票的发行量一增再增,发行量高达20400万套,平均都再1000万套以上。所以,这一时期的实寄封收藏更为容易些,数量较多。1993年,中国集邮总公司发行了集楹联、美术为一全的拜年封,又使我的实寄封家族增添了新的成员。但是,要想收齐一套完整邮票的实寄封,还是有一定难度。

进入新世纪的近5年里,普票以贴普30《保护人类共有的家园》,普31《中国鸟》以及个性化面值80分的专用邮票《如意》、《鲜花》、《同心结》、《一帆风顺》、《天安门》、《长城》等为主。编号纪、特邮票平信的实寄封以贴面值60分、80分面值的为普遍。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这一阶段的写信人基本都是学生。他们寄信的方式也很特别,并且很不规范。有的用胶带纸将封舌连同邮票封在一起;有的在信封上画有简笔画,写上英文字母等等。这些实寄封所贴的大多数是普通邮票,贴专用邮票纪特邮票很少。而另一部分写信的人就是集邮爱好者。这些人使用的实寄封比较正规,所贴的邮票绝大部分都是纪特邮票;有的邮票还带厂铭;有的则用纪念封、首日封,盖纪念邮戳和风景邮戳或临时启用邮戳实寄。

信是人们思想感情的依托,而实寄封则是一种完美的艺术品,它已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文化。从集邮或艺术的角度去欣赏,更是妙趣横生,爱不释手。伟人与信有着种种神秘的传说,百姓与信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和故事……

在我的实寄封收藏中,封内还保留着信的实寄封就显得更珍贵了。通过信的内容,可以看出人的真诚。有的信看了让人感动、落泪;有的信看后还能增长知识;有的则可以欣赏到那流畅的文字和书法功底。

我成天摆弄着那些信封,常常为我能够选准这样的爱好,有这样的收藏意识而自豪,我用智慧和爱管理着我的实寄封“王国”。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