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集邮

2006/11/14 9:20:25 来源:湖北集邮网 作者:吴春华 访问:3933 我要收藏

  我是一名大四学生。也是一个有着十年邮龄的铁杆邮迷!中国邮市从九七高潮以后,就一直处于低迷状态。许多邮人纷纷离邮而去。全国邮联会员从高峰时期的好几千万降到了现在的不足三百万。我周围的一些同学原本很热爱集邮,而现在,他们却大都已经放弃集邮了。倒不是因为邮票贬值,无利可图,他们是怕别的同学嘲笑。现在,集邮在大学生当中已是个过时的名词了。说实在话,在九十年代以前,你要说自己是个集邮爱好者,一定会招来羡慕的目光。然而,现在你要是还说你是个集邮人的话,别人一定会笑你太老土。更有甚者,有人还会来上这么一句,“瞧!那小样儿(东北骂人的话,就跟四川话里的“那傻儿”差不多)还集邮呢!真是个败家子儿!“我想一定有很多邮友曾有过这样的遭遇!
  我虽然没有被人当面这样骂过,但也曾受过不少白眼。我一向个性比较倔强,更相信一位哲人(但丁)说过的一句话——“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所以尽管受尽世人的冷嘲热讽,我仍然坚持集邮。再说呢,我作为一个集邮爱好者主要是抱着欣赏邮票和增长见识的目的来集邮的,又不是单纯为了利益而来的。邮票升值了,我自然也会十分高兴。贬值了也没多大关系,我又没几捆几堆的邮票把钱套牢。(投资邮票的邮友们却不一样)。不过是损失个块把几毛钱的。这与我从邮票上得的乐趣和知识相比起来,简直是微不足道的。正是基于这种心态,我才不会为邮市的潮起潮落而喜忧,才会坚持集邮,才会十年不渝。我想在我有生之年,是离不开集邮了!
  我初次接触集邮,是在上初中的时候,那时正是九十年代之初,集邮的人很多,我的一个好朋友也是其中的一员,他有一本厚厚的邮册,里面有比较珍贵的早期邮票,甚至还有一套大龙邮票。有一次,他拿出一堆信销票送给我,说他的邮册装满了,这些不成套的散票让我拿来玩玩。当时我还根本不懂得集邮,只是看到这些邮票上有山有水,有人有鸟的,很是好看。再说又是他无偿俸送的。于是欣然领受了。后来有空的时候就拿出来摆弄摆弄,看看那些山啊水啊,人啊,鸟啊什么的。渐渐地,我发现,这邮票之中原来蕴藏着无穷的知识和乐趣呢!比如,我从1992年发行的《中国现代科学第三组》邮票上认识了建筑学家梁思成,医学家张孝骞,微生物学家汤飞凡等科学家。1993-15《郑板桥作品选》邮票,让我欣赏到了扬州八怪之一的郑板桥的精美画作。从那以后,我渐渐地迷上了集邮。不但买了本集邮册,还抽空到邮局和邮市上去购买自己喜欢的邮票。每当学习之余,就把邮册搬弄出来欣赏。我从《五大名山》邮票上领略到了祖国山川的雄奇峻美,从《武陵源(1994-12)》,《长江三峡(1994-18)》上欣赏到了如诗如画的自然风光,更让我陶醉的是《三国演义》和《水浒传》等古典名著系列邮票,让我感受到了中国古典文学的无穷魅力。这是从电视上,甚至是原著中都体会不到的感觉。例如,《三国演义每五组》中的《秋风五丈原》(1998-18(4-3))可谓是匠心独到的绝佳设计,邮票上,诸葛亮的木像被用木车推出来迷惑司马懿,车后的蜀国将相们,个个低眉垂眼,神情悲伤,两旁的将士们,穿着整齐的戒装,双手拱立,满面凄伤,向孔明像行礼。邮票上只有右上方的两名将士是正面而立,可以看出面部的表情,只见二人双目下垂,似是有泪欲滴,却不敢流出眼眶,(怕司马懿发现破绽),其它的人或背立,或侧立,但我们可以推知,他们必定和那两位同伴一样,悲伤万分。在大道之上,稀稀朗朗地飘落着几片黄叶,更为整个画面增添了悲凉的色彩,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我想凡是有情感,熟悉三国故事的人,一定会为这张邮票上的情景所震憾感动。会从这张邮票上感受到蜀国将士们对武侯的尊敬和爱戴。“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一代奇人,一代贤相诸阁亮,出师未捷身先死,让我们多么为其感怀命运的不公啊!同时也为他感到无限惋惜和感伤!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邮票越来越多,种类也越来越全,而且还集到了许多 J.T邮票,甚至还有不少的老纪特邮票。到现在为止,我已经有整整五大本邮册了,我把这些邮票分类装册,人物类的装一册,山水的一册,动物的一册,。。。。。。让所有的邮票都有其自己的归属,欣赏起来时,既方便,又有整体感,例如有关纪念毛主席的邮票,我把它们按时间先后顺序摆放到一页里面,从上到下的,很有连贯感。最让我自豪的是,我曾经拥有过两枚《庚申年》邮票,也就是现在广为人知的“金猴票”。那是我十四岁生日的时候,我父亲送给我的生日礼物。当时我根本不知道这两枚猴票的价值。只是听父亲说这是中国首轮生肖邮票的第一枚,是花了百多块钱买来的,百多块钱在一个十几岁的小孩的心里自然是个大数目,于是,我把它们视如珍宝地收藏在邮册里,轻意不会拿出来给人看的。到九七年邮市高潮之时,猴票一下子涨到了1800多元一枚,这下子我可高兴了,因为我一下子成了拥有数千元资产的“大富翁”。后来,由于家里急需用钱,我只好“舍个人,而顾集体”忍痛割爱卖掉了一枚“金猴”,补贴了家用。所以,现在我的邮册里只有一枚猴票了。然而,正是由于我这次“舍已为人,一心为家”的行动,才使父母对我集邮的态度给予了充分肯定。即使后来邮市低迷之际,他们也并没有阻止过我集邮。
  随着邮龄的增长,我的邮识也越来越丰富,经验也越来越充足,到上大学之时,我已开始写一些邮评文章了,或赏析赏析新邮,或谈点心得体会,或分析一下市场行情,等等。其中一些还有幸被几家邮刊发表,如今,我也算得上是个初步成熟的铁杆邮迷了。
  作为一个铁杆邮迷,我看惯了邮市的潮起潮落,也经历了中国集邮事业的兴衰荣辱。现在,集邮事业正处于低谷,但我没有放弃希望,君不见,国家邮政正在锐意改革吗?群不见,天下邮人正在为集邮事业的复兴而团结奋斗吗?邮友们:让我们在这黎明到来之前的一刻,共同坚持吧!“刑天舞干戚,猛志固常在!”最后,以这古语和朋友们共勉!
责任编辑:

上一篇:邂逅安徒生

下一篇:怀念普邮雕刻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