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 玉 邮 笺

2006/11/14 13:27:45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喻金刚 访问:1080 我要收藏

 

前些日子,收到一位友人大札。品读其赏心悦目的流畅书法后,特意留心了一下信笺。那是一种旧体竖行格式的红框小笺,色若艳霞,笺若册页,古色古香,用来与至交好友笔语心谈,真可谓“红笺小字,写尽平生意”。不知道友人是哪里买来的这种精美信笺,还是特意专印的个人私笺。我看了觉得很有个性与情趣,心中一动,就仿效起来,开始了“润玉邮笺”的制作。

古今中外文化名人都似乎特别重视书信,由此而来的书信文化也生出灿灿的光辉,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文人墨客。而这其中,信笺也可算得上独特的一个支脉了。古往今来,大凡风雅之士,皆喜书信传情,笔墨达意,并常常制有表明自己身份、品性、喜好的帖与笺。说到制笺,不由想起一人,那便是薛涛。

据悉,古来制笺最美最感人也最有意味的就数薛涛了。薛涛出身书香门第,只因父亲过早去世,以至家境贫寒,不幸沦为乐伎。但她身处逆境却能用功读书,终于在诗词、音律等方面都取得了不菲的造诣。闲暇时,她就在成都浣花溪边用木芙蓉皮作原料,加入芙蓉汁,制成深红色的精美彩笺,唤作“浣花笺”。由此,也引来了许多文朋诗友的声声赞美。“浣花溪上如花客,绿暗红藏人不识。留得溪头瑟瑟波,泼成纸上猩猩色。”薛涛纤纤素手亲自制作的美丽彩笺,以一种别致的风格与典雅秀丽韵味,打动了许多文人善感的心灵。“浣花溪纸桃花色,好好题诗挂玉钩。”一时间,浣花笺纸贵洛阳,有金不换。只有与薛涛常有联系的文人诗友,方可在书来信往中获得页页正宗的薛涛芳笺。因此人们又将“浣花笺”称作“薛涛笺”。

薛涛制笺,一做就是20年。20年中,无数芙蓉芳香、芙蓉本色的彩笺自浣花溪源源飞出,如蝶迷人,倾动那个时代,也为后人留下了许多美艳的故事与传说。不过,这都是题外话,一说就远了。之所以赘述上文,是想说要制邮笺,就唯得有自己的特色。不说像薛涛那样,引得代代文人用情迷信彩笺,纷纷效之,也得留些独特的风情才更有意味,更值得怀味。

我初始制作的邮笺十分简单,上下两条线一隔,再于上横线左上角另加“润玉邮笺”四字和星星两颗就成了。大约印了十几页,一律黑白颜色,自然本真。早已写给了集邮师友,可算红印花般的珍贵邮品了。现在用的“润玉邮笺”,是第二次印刷。对比初制,子模痕迹虽在,却为重新组版,也修改了版模,故而多了些花哨,也多了点邮味。好在数量也并不多,还值得保存。或许将来,还会有第三版、第四版以至更多的“润玉邮笺”问世,留下些可资回味的邮情邮趣。但那都是后话了,以后再表。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