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寄一个首日封 跑了半个北京城

2006/11/15 17:01:59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王宏伟 访问:1300 我要收藏

 

我算是一个狂热的首日封爱好者吗?看着书柜中、抽屉里一堆堆的首日封,我扪心自问。在得到了自己肯定的回答后,我又问自己:之所以这样,是不是受了当年集邮刊物上关于首日封的宣传呢?是的。首日封不仅是国家名片的最好载体之一,其本身也是一件小型的艺术品;同时,首日封还是邮政历史、集邮历史的最好记录。即使在今天,我对首日封的意义仍深信不疑。

当年,为了能在首日为自己实寄一枚首日封,我真是想尽了办法。托朋友,找亲戚,连父母也成了为我实寄首日封的人选。但他们给我实寄的首日封我总是不太满意,主要原因就是邮戳盖得不好,有的戳轻,有的戳重,怎么看怎么心里不舒服。

1986923,《珍稀濒危木兰科植物》邮票发行。我决定亲自出马,购买邮票,实寄首日封。我一大早从位于北京市东城区安德里北街的家骑车出发,一个小时之后来到了位于南礼士路的邮票公司,排了很长时间的队,终于买到了一套《珍稀濒危木兰科植物》邮票和一枚北京市邮票公司设计印制的小型张首日封。

《珍稀濒危木兰科植物》小型张首日封是我购买的第一枚小型张首日封。当时我虽然收集首日封已有几年时间,但2元多的小型张首日封是从来不买的。为何?太贵了!对刚刚参加工作、工资仅仅几十元的我来说,支出太大了。而我之所以破例咬牙购买了《珍稀濒危木兰科植物》小型张首日封,是因为首日封的设计与邮票的设计结合得非常完美,一见钟情所致吧。

但如何实寄这枚小型张首日封,却让我犯了难。邮票公司中熙熙攘攘,购买邮票的人很多,从营业柜台里咚咚作响、一刻不停的盖戳声中,可知实寄首日封的人也很多。我问一位从拥挤人群中挣脱出来、刚盖完戳的集邮者:戳盖得怎样?这位集邮者回答说:营业员挺认真,但无奈盖戳的人太多了,很难保证质量。

还是到别的邮局盖戳吧,我听从这位集邮者的建议,将《珍稀濒危木兰科植物》小型张首日封小心收拾好,骑上自行车就走。去哪个邮局盖戳呢?我一边在大街上骑车,一边思忖着方向。到阜成门邮局去吧,那是一个大邮局,盖的戳一定很好。我自言自语。沿着自己制订的计划,骑车20多分钟后,我来到了阜成门邮局。大概是发行新邮的缘故吧,邮局里的人很多,每个窗口都排了长长的队。怀着忐忑的心情,我加入了排队的行列。过了十几分钟,轮到我了。我有点紧张,说:我集邮,您能不能将戳盖得清晰点?营业员看了看我递过去的首日封,说:这可不敢保证,你到别的柜台办吧。说完,将首日封扔给了我。正当我犹豫不决时,后面的人将我挤到了一边。

从阜成门邮局出来,浓浓的挫折感向我袭来。我想干脆随便找个小邮局将首日封一寄了事,但又不甘心就这样轻易放弃,于是鼓足勇气向新街口邮局骑去。新街口也是一个大邮局,但我不知道等待我的将是怎样的结果。新街口邮局的营业员很热情,但她很认真地告诉我:对所有的信函盖戳都是同样对待的,戳盖不清晰,再补一个就是了。营业员对我提出的开小灶盖戳的要求没有理睬。

再去哪个邮局盖戳呢?从新街口邮局出来,我手拿首日封茫然四顾。很快,我想到了一个熟人,一个邮局的工作人员——老张。老张是安外邮局里负责卖报纸的,我由于经常到他那里买报纸,渐渐地和他混熟了。老张知道我集邮,在我没有时间去购买首日封的时候,他还帮助我实寄了几枚呢。对,就找他去!老张成了我唯一的希望。

骑车来到安外邮局,老张果然在卖报。我将首日封交给他,请他找个盖戳好的营业员盖戳收寄。老张二话不说,拿起我的首日封走进了柜台里,和一位营业员耳语了几句。那位营业员抬眼看了我一下,又把头低下去,只听的一声,戳落在了我首日封上。不一会儿,老张手里拿着挂号条走回我面前,轻声说:放心吧,戳盖得不错。

两天后,我终于收到了我跑了半个京城实寄的《珍稀濒危木兰科植物》小型张首日封。戳果然盖得非常清晰,非常端正。我反复地欣赏着这枚来之不易的首日封,笑得很开心。我从家里翻出一个镜框,将首日封放进去,挂在墙上。20年过去了,《珍稀濒危木兰科植物》小型张首日封已经从墙上走下来,同我以后收集的许许多多的小型张首日封簇拥在一起。而每当我看到这枚首日封的时候,都会不自觉地想起歌手许巍唱得那首歌:在我温柔的笑容背后,有多少泪水哀愁。

 

 

责任编辑:

上一篇:天地一“海鸥”

下一篇:香喷喷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