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贵信函见证老集邮家诚信

2009/11/9 13:11:57 来源:《收藏》 作者:赵玉岭刘… 访问:1116 我要收藏 我要评论()

  著名集邮家张包子俊(1902>1994年),又名张包善元,笔名御风、风、俊、怡素等,祖籍安徽歙县,出生于杭州。新光邮票会主要创始人之一,被称为“新光之母”。1981年起历任杭州集邮协会首任会长、中华全国集邮联合会副会长、浙江省集邮协会名誉会长。
  1938年,张包子俊与钟钧玉、柳至川在上海爱文义路合营开办奥伦邮票公司,以中外邮票进出口批发为主,兼营邮购。1942年1月,张包子俊还创办了《邮话》刊物,专门报道邮讯和邮市,并介绍邮识,至1946年5月共出刊44期,不仅扩大了奥伦多公司的影响,也发表了一些有分量的集邮文章。张包子俊很注意维护公司信誉,他不仅身体力行,还多次发表文章,呼吁邮商注重邮德,言而有信,且要忠心。他认为,忠心不仅表现在关心自己的利益,而且还表现在成垒顾客之心。“张包子俊寄昔斯的信”就是在他经营奥伦多邮票公司并主笔《邮话》时所写。
  张包子俊寄昔斯的信是苏州徐铮先生从苏州邮商处以重金购得,2007年赠送笔者刘贻泽,可惜没有信封,只有一张信纸。信笺是奥伦多邮票公司专用信纸,旧式竖式红色10行纸。顶端印有该公司地址“上海大同路福田邨71号”和“电话61118号”字样。翻口手书“《国邮千册》已寄出,谅可收到。”信框内内容如下:
  昔斯先生台鉴:迭接大函敬悉一切,附钞百元收到。前函漏封新省单>(圈)一套,该票系弟亲手捡出包好,但当时同发者有天津等处数函皆未封口,或系误装他人封中亦未可必(知),今弟已驰函各地查询中。今特再补奉一套即希查收。又,弟实甚疑是否邮递途中被窃,请检视该函信封有无被拆痕影,当使以后稍加留意也;又新省25(分)最近暂时缺货,容后再奉。尊款百元暂存敝处,《邮话》三十=期随奉。专此。即颂
  邮安 弟张包子俊 顿首
  九月廿九日
  此信有几个方面值得认真探讨:信是否张包子俊亲笔所写?信写于何年?昔斯是何许人物?《国邮手册》相关情况。
  
  一、信是张包子俊亲笔信
  
  因奥伦多邮票公司是几个人合伙经营,张包子俊事务太忙时,也难免会出现别人代笔书写的情况。但就此信而言,经过分析辨认,可以确定是张包子俊亲笔所写。主要理由如下:
  信纸是红色奥伦多邮票公司专用信纸,其台头字样与当时《邮话》发行的地址相吻合。
  刘贻泽还特请两位与张包子俊生前非常熟悉的老集邮家过目,他们也认为确实是张包先生亲笔遗墨。将张包子俊寄昔斯先生的信与他给其他邮人的信件和已发表邮文的原稿笔迹对照,也是一致的。
  
  二、张包子俊的信写于1944年9月29日
  
  张包子俊在写给昔斯的信的落款时间为“9月29日”,根据下列理由可以断定此信是写于1944年9月29日。
  《邮话》第32期系民国33年(即1944年)8月出版。从张包子俊信中“《邮话》三十二期随奉”可知,信是在《邮话》第32期出版之后某月某日寄出,时间应在1944年。
  另外,奥伦多公司1944年7月在《邮话》第31期登出《奥伦多公司为华邮图集赠奖启事》,1944@8月公布获奖名单,9月份寄出奖品《图邮手册》都在情理之中。
  
  三、昔斯是沈昔斯发表邮文的署名
  
  昔斯原名沈昔斯,昔斯为发表邮文的署名。沈昔斯系新光邮票会会员,1940年入会,会员号为1289号。1948年加入广州邮票研究会,会员号为514号。沈昔斯1948年2月至11月在《近代邮刊》上发表了多篇邮文,如:《日本的老古董》(世界邮票掌故之一)、《世界上最伟大的君主》(世界邮票掌故之二)、《世界罗斯福纪念票略述》(上、中、下),1947年11月出版的《新光邮票杂志》第二期发表有沈氏的《论柯达透明纸及其粘合法》一文等。
  
  四、张包子俊信函所说《国邮手册》由来
  
  奥伦多公司1944年7月在《邮话》第31期登出《奥伦多公司为华邮图集赠奖启事》广告,全文如下:
  “本公司经销图集均编号留名,兹已售出十分之九。为酬读者盛意,特依八月份上海中央储蓄曾第一特奖末二字同者奖赠集邮处邮票八十元,末三字同者赠国邮手册一本。凡由寄售商代售出者权利归寄售商;又书后未编号者非本公司售出,概不赠奖;再本书存已无多,即将调整售价,幸希注意。”
  而1944年8月出版的《邮话》第32期刊有《黎著中国邮票图集赠奖揭晓》,全文如下:
  “本公司为提倡集邮增益兴趣起见,特发起书码编号赠奖,详见前期广告。兹根据中央储蕾会八月份所开第一特彩14210号尾字核对,爰将中奖诸君台衔列后
  末尾三字同一人(赠《国邮手册》一本):149沈昔斯
  末尾-二字同八人(赠邮局集邮处邮票各八十元):49麦钧锡 249钟笑炉349萧恂 449阎东魁 549任福田 649李弗如 749袁必成 849顾家基
  外埠得奖诸君奖品均已挂号函奉,本埠者请持凭来领。”
  此处所说购书获得者,书码编号149号的沈昔斯,就是张包子俊先生信中的昔斯先生。故有“邮话三十二期随奉专此”的同时,信前附“《国邮手册》已寄出,谅可收到”句。
  显然,昔斯不仅在张包子俊先生处经常购买所需的邮票,而且也是一个集邮文献的收集者。所列获奖者:麦钧锡、钟笑炉、萧恂、阎东魁、任福田、李弗如、袁必成、顾家基等也多是当时的较著名的集邮者。
  
  五、信函见证张包子俊诚信
  
  对张包先生在信中提及“附钞百元收到,前函漏封新省单>一套”之事的理解:“该票系弟亲手捡出包好”“今特再补奉一套即希查收”。同时,也谈了自己对此事的看法:首先检讨自己——“同发者有天津等处数函>>或系误装他人封中>>今弟已驰函各地查询中”,也对邮递丢失问题提出质疑:“弟实甚疑是否邮递途中被窃,请检视该函信封有无被拆痕影,当使以后稍加留意也”,其实,在集邮界,邮寄邮票、邮品等函件过程中也常有失窃现象。但张包先生作为负责任的邮商,他不推卸责任,在指出存在问题的同时,主动为顾客补寄一套该票,见证了张包先生作为邮商的一颗诚信之心。
  信中写了“又新省25(分)最近暂时缺货,容后再奉,尊款百元暂存敝处”,目的非常明白,告诉昔斯,你所要邮票缺货,寄来货款百元暂时留存在奥伦多邮票公司,敬请放心。
  由于张包先生很注意维护公司信誉第一的良好形象,多次发表邮文,呼吁邮商注重邮德,言而有信,忠诚待人,在集邮道德上为人师表,值得今人效仿。
责任编辑: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湖北集邮网的立场,也不代表湖北集邮网的价值判断。

上一篇:阅读邮票

下一篇:集邮和旅游相得益彰

相关文章
留言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