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葫芦"

2009/12/21 9:09:03 来源:湖北集邮网 作者:郑启五 访问:664 我要收藏 我要评论()

    1963年的"六一"节,邮电部发行了2枚一套的"特54儿童生活"特种邮票,分有齿和无齿两种。其枚数之多,至今仍雄踞新中国儿童票和无齿票之最!

    这套邮票发行时,我恰为"红领巾",学龄三年,可邮龄却已五载,堪称小朋友中的老邮迷。《中国少年报》破天荒刊发新邮消息及其中6枚邮票的风采,十分诱人!按老师要求我们是两个同学合订一份报,不巧这周的报纸归另一同学所:有,我好说歹说要了过来,且一直从童年保存到中年!

    孩提的我尚心趣不专,什么集邮呀,养蚕呀,漫画呀,钓鱼钓虾捉金龟子呀......无所不喜。然而"特54",确切地说,是"特54"那枚面值4分钱的"糖葫芦"让我从此沉迷邮海......

    那年暑假的~天,我赤着小脚丫蹦跳在柏油路上,口袋中两枚硬币一一3分钱轻轻碰撞,叮当悦耳。小脑瓜中交替晃现着牛奶、香蕉、红豆、芋泥各色冰棒。然而鬼使神差,嘴馋的我却先转到了邮局里,一头撞见了玻璃框上展示的"特54"先面市的4枚新邮票。我的目光盯在了那枚小宝宝吃糖葫芹的可掬憨态上。

    直觉告诉我,今天的冰棒吃不成了。我手中持有的币值十分接近这枚"糖葫芦"的面值,于是便诱发了一个比吃更强烈的欲望-一买下它!这可是石破天惊的念头,平生第一回花钱买邮票。往昔集邮,从来都是收集旧票,实施"变废为宝";而买了新邮票不寄光集,那对大人来说都是一种浪费,何况小孩?!但我决心已下,再所不惜。父母对我极严,从来不多给一分零花钱,需要什么必

    须合理合情,经审批同意后,实报实销。眼下还差一分钱,必须自力更生。我先巡视垃圾箱,希望能拾到一个罐头盒,然而强忍恶集探头探脑总是无功而返。接着我拿着一杆木棍,到百货南店的柜台下面去"扫荡",希望伴着勾出的尘团纸屑,会有一两枚银晃晃的"合法收入",但那天唯一的收获是小鼻孔吸入的灰土。最后我想到了牙膏皮,我藏的那支牙膏皮已撕去一截,扎在玻璃丝上当鱼坠,但残皮贱卖仍市有所作为。我立即行动,汗津津的小手捏着最后的希望..一汗水湿透周身,4分终于筹足,我急不可待再次冲进邮局,踮起脚尖,双手捧上三枚汗津津的硬币,说:"买邮票,我要买那枚糖葫芦!"一位头发稀疏的邮局叔叔微笑地说:"要4枚一起买,不零卖。"我长叹一气,活似泄了气的皮球。

    回到家里我喝光了瓷壶里的全部凉开水,妈见状训道:"我早就说过,冰棒不是好东西,不但没营养,而且越吃越渴。"我大声地说:"我根本就没吃冰棒,3分钱还给你!"一种反常却奇异的情绪左右着我,手里捏着自己的一分钱,心里老想着那枚4分钱的"糖葫芦"......越得不到手反而越想要,人往往就这么非理智地跟着感觉狂走,那反常却奇异的感觉化成热流在周身的肌肤下涌流......三十余年来,每每见到盼望中的新邮票或寻觅中的老邮票,都会有这种邮迷式的冲动,或强烈,或轻微,程度不同,但总少不了"苏加诺"

责任编辑: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湖北集邮网的立场,也不代表湖北集邮网的价值判断。

上一篇:叹调

下一篇:邮册之恋

相关文章
留言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