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睛

2010/2/20 16:52:54 来源:湖北集邮网 作者:郑启五 访问:781 我要收藏 我要评论()

    我事前很早就获悉,在1995年阳春将要发行一套《号枭》的特种邮票。然而说来惭愧,我这个大学教书匠,非但不知"骤"为何方神圣,就连这个汉字该怎么念亦张口结舌无音可吐。只能凭着老祖宗造字时偏旁部首的暗示,猜它大概是某种不太安静的飞禽。

    邮票上市时,一打照面,方才大悟:哦,原来是"老熟人"--猫头鹰呀!不瞒您说,我三、四岁看《小朋友》时,就结识了这种会吃田鼠的益鸟,此后又有好多美丽神秘的童话与传说强化了对它的印象与想象。遗憾的是拖到如今人到中年,才明白它的学名"镰",音发"肖",歉意之中竞情不自禁脱口一声:"嘿,老肖!"

    凝神细赏:四枚邮票五头骤,十只炯炯有神的眼睛,一道道犀利敏锐的闪电!"猫头鹰一样的眼睛",这样的形容和比喻,我们读过多少回,用了多少年!

    躲早已是域外方寸上的常客,要到中国邮票上崭露头角,设计上可谓脸谱易得,个性难求。,普宣传讲究不能超越雷池的严谨,而艺术创作渴望蓝天的无垠,二者形成中国动物邮票构图如一道险峻的风景:往昔的《野羊》恪守前者而备受"呆头标本"的斥责,《白鹤》则展现后者结果遭致"变形失真"之非议。"钢丝绳上"的设计家猫着腰前行,小心翼橐求平衡,却又圆睁着一双不甘平庸的眼睛,探寻着脱颖而出的突破口:羽耳如猫,不行,那只能是陪衬;勾嘴似雕,不成,那只能是点缀......眼睛、眼睛,唯有飞禽中那一双罕有的大眼睛!抓住眼眼,点亮这夜察秋毫的探照灯内显展翅的力度和扑食的凶猛,外映树身的清冷和暮色的幽深......

    不要说个性独具的马刚只设计了区区三套邮票,可他是珍惜每次机遇的"边锋",于密集防守处强行突破,在最小的角度上起脚射门:《陶行知》正方的柔蓝压衬着浑圆的赤红; 《彭德怀》紧拧的眉心锁不住如焚的忧心;《骤》中枝影森然;有十只透视夜幕的眼睛在闪着逼人的光芒。

    名山邮票是名山微缩的景观,《鼎湖山》亦然,一套四枚,却揽入热带痢林的种种风情。

    可憾,10年前我与这片"北回归线上的绿州"失之交臂。那时我在广州,住等美国领事馆的签证,焦灼不堪中出游肇庆。匆刎踏访七星岩,只见游人如鲫,鱼贯上下,满地弃物令捌游兴顿减,郁郁离去。

    后来在《中国当代散文精华》(人民文学出版社1989年12月版)中拜读谢大光的佳作《鼎湖山听泉》,方悉肇庆山外有山,自刮孤陋寡闻,一岩障目,不由悔叹再三。如今用镊子/心翼翼夹起新邮《鼎湖山》,屏息静气,更加心驰神往,谢先生神妙的文字就泠泠淙淙扑面而来--"山间林密,泉隐其中,有时,泉水在林木疏朗处闪过亮亮的一泓",真真切切,灵动了"沟谷",鲜活了"雨林",一时间艺术家用彩笔勾勒出的湖光,散文家以文字绘就的山色,相映相融,让眼帘席卷一片碧森清凉的境界奇雄的"远近高低,树木缠藤绕,密不分株,沉甸甸的湿绿,犹如大海的波浪,一层一层,直向山顶推去......"前呼后拥着那枚"季风常绿阔叶林"的幽静,泉吟刹那间变奏成涛音,林野的交响,山水的和声,令身心清澈透明,了无杂尘。邮票的秀色势必给鼎湖山招惹来倍增的游客,福祸相依,一念一寒噤:鼎湖山的流泉能澄碧依旧?鼎湖山鲜活的绿意能否躲得过野火贪婪的毒舌?鼎湖山成双成对的白鹇能否安然地在碧波翠影间悠悠翔舞?象"踩着潮润柔滑的石阶,小心翼翼,"我爱怜地把四枚"绿宝石"拥入邮册安稳的怀里。呵,我的《鼎湖山》,我们大家的鼎湖山......

责任编辑: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湖北集邮网的立场,也不代表湖北集邮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文章
留言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