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尺巷”罚单火爆朋友圈背后的书信文化与礼让精神

2016/7/29 15:40:36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瑰宝 访问:258 我要收藏 我要评论()

 

“我家一条巷,包容无限大,和谐诗中藏……”今年春晚上的歌曲《六尺巷》,让安徽桐城市这条百米长、两米宽的小巷子声名大震,一度引发“六尺巷热”。近几天,一张来自六尺巷的交通罚单在朋友圈被刷屏和热议,使六尺巷再次成为“网红”。

话说前几日,在南京工作的汪先生到六尺巷参观时,私家车被贴了一张罚单。罚单上的内容不是扣分与罚款,而是短短的一句温馨提示:“前面有停车场,下次注意。”汪先生对桐城“暖男”交警的人性化执法方式很感动,随即在朋友圈中晒出这张罚单,瞬间火爆得不要不要的。关于交警如此处理是否合理合规,桐城市公安局交警大队给出了答案:对不熟悉本地路况的外地车辆驾驶人,如首次发生轻微违法行为,执勤民警一般只作现场纠正或事后提醒等人性化处理。

 

 

 

但对于集邮圈来说,这些都还不是重点。重点是:“六尺巷”这个名称,来自于古老的书信文化,并且这里从此也深具礼让精神(PS如果究源的话,“六尺巷”罚单所包孕的人性化思想,应该也是源自桐城积淀深厚的礼让精神)。

“江淮第一城”桐城,乃中国历史文化名城,以文统源远流长、文论博大精深、著述丰厚清正享誉海内外,这里孕育和产生了清代文坛最大的散文流派——桐城派。建成于清康熙年间的六尺巷,即位于该市西南一隅,属市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小巷两端立有石牌坊,上刻礼让二字。“六尺巷”的名称是酱紫来的——

《桐城县志略》记载:清代文华殿大学士、礼部尚书张英的老家与吴氏住宅为邻,中间以张家隙地为过往通道。后吴家扩建房屋,想越界占用隙地。张家人不服,双方纠纷之下,闹到县衙,县官却左右为难。张家人驰书京都,想请张英主持公道。张英阅罢家书,提笔在背面批诗四句:“千里家书只为墙,让他三尺又何妨。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张家人收到回书后,颇感羞愧,主动退让出三尺地基。吴家人见张家人如此胸怀,深受感动,于是也向后退让三尺,遂成一条六尺宽的巷道。六尺巷由此得名。从此,六尺巷成为屡被提及的我国书信文化代表地。

 

  

 

六尺巷故事所折射出的礼让精神,以及家族数代人的高洁致远、老成谋国和家族式清廉(张氏家族读书者不贱,守田者不饥,积德者不倾,择交者不败的家训传承至今),以其很强的启示和借鉴意义,同样久被传扬和推崇。200611月,时任国务委员唐家璇参观六尺巷后题词:桐城六尺巷,和谐名城扬。”201411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王岐山曾低调造访六尺巷。藉此,中纪委、监察部官网发表《让人三尺又何妨——安徽桐城六尺巷的启示》一文,以图文形式专门介绍六尺巷,并指出:“六尺巷的故事,彰显了儒家修身、齐家、仁者爱人的博大内涵,更在为官修德方面,留下了最好的文化传承遗产。党员领导干部必须知古鉴今,坚持他律和自律相结合,发挥礼序家规、乡规民约的教化作用,让法治与德治相得益彰。”

 

 

 

在国内,还有一些因驿传或邮递而得名的小街小巷。例如,湖北宜昌市的沿江大道101号,就有一条古色古香的“邮政巷”。大清宜昌邮政官局于19126月迁出海关,租赁英商隆茂洋行在此处新建的两层楼房办公,直到19383月迁出,前后长达26年。紧临大清宜昌邮政官局左侧的一条小巷,因此得名“邮政巷”。

 

  

 

谈到宜昌邮政巷,不能不提邮政传奇人物林卓午。在这里也顺便科普一下。

林卓午,1889年出生于福建福安1914年从北京邮电学院毕业后,相继在福建多地邮局工作并组织邮政协会,后调任上海邮政管理署副邮务长兼保险处主任、视察。他十分愤慨于帝国主义列强一直把持着中国邮政大权。为收回邮权,他发起组织全国邮务促进会并被选为常务理事。不久,林卓午积极配合朱学范领导的全国邮政职工抗拒洋人霸占邮权运动,终于在1928年收回邮权。1933年,为抵制国民政府欲再度把中华邮政大权交给外国人,朱学范、林卓午等人再次发动全国邮政职工护邮大罢工,争得了中华邮政自主权。19364月,林卓午被调任宜昌一等邮局局长,进驻前述邮政巷旁的邮政办公楼,开始积极领导自建宜昌邮政新大楼的工作。抗战爆发后,他要求奔赴抗日前线工作。在任中华邮政驻西安第三段军邮总视察期间,他为改变国共通邮状况、支持两区通邮做出了巨大贡献。集邮者都知道的“传邮万里,国脉所系”题词,就是在此期间周恩来于194059日为林卓午题写的。1942年初,林卓午以军邮总视察身份率员赴延安磋商陕甘宁边区通邮事宜,受到毛泽东、朱德、叶剑英的接见,最终达成国共通邮协议。他的进步行动触怒了国民党当局,被贬到安徽崔山邮局“控制”使用,后调回福建邮局任帮办。林卓午深感于国事日非,于1948冬主动申请引退。新中国成立后,他欣然参加工作,先后担任福安县人民政府常委、福安专区土改委员、县政协副主席、省政协委员、民革福建省候补委员。1957年去世。

 

 

 

 

 

责任编辑: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湖北集邮网的立场,也不代表湖北集邮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文章
留言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