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摸索中走向辉煌

2006/12/5 9:06:41 来源:湖北集邮网 作者:黄继光 访问:2217 我要收藏

    20世纪60年代前半段(1960—1964年),被视为“中国邮票史上空前的繁荣时期”。说是“空前的”,是指这一时期发行的纪特邮票总体(包括选题、设计和印刷)水平,超过了大清邮政、中华邮政、解放区邮政以及建国初期人民邮政所发行的邮票的水平。说是“繁荣”的,是指邮票选题百花齐放、表现形式(画种)多种多样、设计风格个性鲜明、艺术效果卓尔不凡。这无异是中国邮票一座巍峨的丰碑!以致后来发行的同题材邮票,如黄山、熊猫、青铜器、花卉……人们都与老纪特票“比一比”,颇有“今不如昔”的感叹。是否真的“今不如昔”?涉及到美学的审美观与时代感,暂不涉论。起码,老纪特票的这一“辉煌”是世人公认的。
    这一时期发行的老纪特邮票的成功之道有两条:一是符合邮票发行规律——“少而精”;二是符合邮票设计的特殊规律——设计者手中之笔与印刷工艺这支“笔”完美结合。
    建国十七年 发行五阶段
    要客观地评价老纪特邮票,首先要全面了解老纪特邮票走过的历史进程。《中国邮票史·第7卷》的“前言”作了精辟的阐述——
    按照邮票发行管理体制的变化过程,以及邮票发行各个环节发展的不同特点,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17年间的邮票发行历史大致可以分为五个阶段。1949年下半年至1950年上半年为统一期,邮政主管部门筹印发行了全面通用的纪念邮票和普通邮票,制定了新的邮政资费标准,停止了原各解放区因地域和发展不同而各自发行的区票的使用,使邮票发行工作实现了历史性的统一(“东北贴用”邮票至1951年6月底停用)。1950年下半年至1956年上半年为初创期,年度邮票发行计划开始制定,特种邮票、航空邮票、欠资邮票等相继面世,专业设计和雕刻队伍开始组建,邮票集中印刷后质量也趋稳定,从而为中华人民共和国邮票事业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1956年下半年至1959年为发展期,统一管理邮票发行工作的机构邮票发行局成立,邮票选题日益丰富并开始探索长远规划,邮票设计的民族风格受到重视,单色雕刻版邮票进入全盛时期。1960年至1963年为繁荣期,邮票发行工作经过十年实践形成了符合中国国情的行之有效的若干原则,邮票选题百花齐放,邮票设计群体创造力旺盛,专业化的邮票厂投入生产,中国邮票园地姹紫嫣红,春光明媚。1964年至1966年上半年为转折期,意识形态领域“左”的错误明显干扰邮票发行工作,邮票选题范围开始缩小,邮票设计中概念化、公式化的倾向抬头,邮票画面逐渐单调,邮票发行开始走向无序。
    从1949年下半年到1959年经历的统一期、初创期和发展期,都是打基础时期(设计队伍与印刷装备),是摸索时期(选题计划与设计计划、年度计划与长远规划、专业设计人员与特约美术家等)。这10年的摸索与发展,是随后的“空前的繁荣时期”的坚实基础。这10年间,尽管是以单色雕刻版为主,尽管尚未有专业邮票厂印刷,也产生了《保卫世界和平》系列、《中国古代科学家(第一组)》、《关汉卿戏剧创作七百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十周年(第五组)》、《伟大的祖国》系列、《林业建设》等多套精品纪特邮票,为“繁荣期”积累了宝贵的经验。
    “繁荣期”的孕育与启动,体现于1957年9月6日邮电部邮政总局向部领导呈交的(57)票签字第22号《报告》中。该报告总结了“以往每年订出年度发行计划,往往未能全部完成”的教训,指出当时存在“忙闲不均,影响进度;停工待稿,赶印不及”的被动局面,要扭转“有时数月无票,有时一月数票”的不正常状态,建议“将发行计划和选题设计计划分开”,“使收集资料、征求意见和绘制工作可以交叉进行,委托社会美术家设计的也可扩大设计人数,做到每年至少有十余套邮票正图掌握手中”。为了配合这一改变,该报告附呈了1958、1959、1960三年的邮票选题计划及《说明》。这一举措在当时也是“空前的”,对后来的“繁荣期”有着举足轻重的关系。《说明》指出:“根据目前(指1957年)印刷条件,不可能较多的发行这类邮票(指自然、风景类邮票),但群众来信反映的意见中,以要求发行风景、动物者为最多,因而根据实际条件每年发行二至三套,使邮票题材更为丰富。”
    按照这一设想,1958年有“中国名胜——黄山”;1959年有“动物(飞禽类)”即后来的《丹顶鹤》、“中国名胜——桂林风景”;1960年有“中国名胜——长江三峡风景”、“花卉”(即后来的《菊花》与《牡丹》)、“金鱼”列入各年选题设计计划。
    特44《菊花》的“第一组”
    特44《菊花》邮票有着当时的特种邮票的两大明显特征:大型化和系列化。所谓“大型化”就是指多图案大套邮票。系列邮票则始于特3《伟大的祖国·敦煌壁画》。当时的邮政总局局长苏幼农指示:“加添‘伟大的祖国’五字,今后有关此类邮票通你‘伟大的祖国’。”
    在《菊花》发行之前,已发行的大套票有:特4《广播体操》(40枚)、特13《“一·五”计划》(18枚)、特38《金鱼》(12枚)。纪94《梅兰芳舞台艺术》(8+M)、纪116《第二届全运会(10枚)》。而系列邮票则有:《伟大的祖国》系列(特3、5、6、7、9)、《保卫世界和平》系列(纪5、10、24)、《中国古代科学家》系列(纪33、92)、《国庆十周年》系列(纪67、68、69、70、71)等。
    特44《菊花(第一组)》是兼大套票与系列票两个角色,因而备受注目。
    然而,1960年12月发行了《菊花(第一组)》之后,一晃40多年了,至今未见有第二组、第三组。有人推测,《菊花》邮票一套18枚分二次发行,首批称“第一组”,而随后的第二批与第三批却因“疏忽”未标注,“结果就三组变成一组”……这个推测并不符合邮史实际。
    作为系列邮票,有的从选题设计时就已有明确的通盘考虑“分组发行”的,如《伟大的祖国》1-5组;有的是开始时未考虑到会成为系列邮票,故开首一套未标明分组的,如纪5《保卫世界和平》,后来因形势需要再发行同题材邮票时,随后发行的才标上组别;也有的原先有发行系列邮票的构想,并标上“第一组”,后来情况发生变化,没必要再发行“第二组”,特44《菊花(第一组)》即属此例。
    “菊花”被列入选题视野是在1857年9月6日的《选题计划说明》中的解释:“花卉邮票内容提出甚早,奈因印刷水平故延至1960年始列入。花卉中我国珍品甚多,如菊花、牡丹、芍药、兰花均世界闻名者,具体内容届时再与相关单位研究”。
    1959年,北京邮票厂建成投产,先进的影写版技术解决了印制花卉邮票的“印刷水平”难题,《菊花》邮票列入首选是水到渠成的了。
    《菊花》邮票是“生逢其时:一是现代化的北京邮票厂建成投产;二是邮票发行部门实行约请社会美术家参与某些邮票的设计。”
    《菊花》是运用中国画工笔重彩绘制的。不同的品种,姿态各异,神形兼备,色彩艳丽。更可贵的是,这些图稿上的主题形象(菊花的花朵)画得非常完整突出,主次分明——突出了菊花不同品种的花朵的形态特征和色彩层次,枝叶和底色只作适当的烘托。如此出色的设计,有利于制版印刷,多是一次打样成功。与《金鱼》形成鲜明对照,《金鱼》是水彩画技法,制版时最大难题是色彩与层次的问题——色彩不是太浓就是太淡,层次不是太软就是太硬。其中,“水泡眼”一图打了13次样才基本符合原稿要求。
    《中国邮票史·第7卷》介绍说:“1960年12月10日开始发行的特44‘菊花’邮票,是中国第一套大型彩色花卉邮票。……1959年,邮票发行局特请中国画院的画家,用传统的工笔画形成设计菊花图案邮票,花卉品种的选择则分别请教了中山公园、北海公园和北京市园林局的专业人士。中国画院最初有7位画家参与设计,先后共画了35幅作品。经过一年时间的反复修改和选择,最后确定了洪怡、屈贞、胡洁青、汪慎生、徐聪佑的17幅作品(另有一幅是由邮票设计者刘硕仁改绘的)。”特约著名美术家绘制国画作品作为邮票图案,是当时“为了提高邮票设计水平”而做出的一个重要举措。多位著名画家为创作“菊花”邮票图案付出了极大的辛劳,但稿费却很低廉——已用作邮票图案者按每幅10元计酬;未用者按5元计酬。邮票发行局为这套邮票支付稿酬260元,比今天的邮票设计者画的一枚手绘封的售价还低得多。
    约稿和审稿花了整整一年时间,而正式定稿、制版、印刷到首批发行却只有短短的一个月!邮票印刷专家董纯琦在其回忆录《一生耕耘方寸间(连载22)》中忆及:“我早就听说邮票发行局正在着手设计大套《菊花》邮票……邮票发行局于1960年11月上旬才正式送来8张图稿,说其余10张会陆续交来,在订印单上写着这套邮票共18枚,定于12月10日开始分3次发行,第2次发行时间是1961年1月16日,第3次时间是2月24日,时间相当紧张。”
    由此可见,特44《菊花》邮票一套18枚是一个发行整体,之所以分三次发行,是因为“时间相当紧张”,并非有意识“分组”发行。之所以票名标注“第一组”,就是有把“菊花”题材也发行系列邮票的构想。因为中国的各种菊花当时就有35种以上,而当时著名画家交来的设计图稿多达37幅,完全有条件以上在合适时候再发行“第二组”、“第三组”菊花邮票。
    《菊花(第一组)》发行后,随之而来的是《唐三彩》、《丹顶鹤》、《梅兰芳舞台艺术》、《蝴蝶》、《黄山风景》、《熊猫》、《金丝猴》、《牡丹》、《殷代青铜器》等精品邮品接种发行。一时间,中国邮票精品迭出,大放异彩、空前繁荣。
    岂料,“高天滚滚寒流急”——“文化大革命”狂飙造成中国邮票“万花纷谢一时稀”局面。“文革”结束后,新时期的中国邮票发行工作进入科学化、规范化的轨道,花卉邮票不再是最“出彩”的热门题材了。进入21世纪,《关于邮票选题的若干规定》出台了。过去的花卉邮票全是表现人工栽培的名贵花卉;如今,要贯彻保护环境、保护野生动植物资源的基本国策,转而开始发行《沙漠植物》、《绿绒蒿》、《孑遗植物》等珍稀野生植物(包括花卉)邮票了。与此同时,邮资封片的邮资图案则是“百花争艳”——“康乃馨”、“菊花”、“牵牛花”、“芙蓉花”、“杜鹃花”、“牡丹”、“水仙花”、“君子兰”、“山茶花”、“琼花”……竟放芳华,长盛不衰。试问,还有必要再刻意发行《菊花》的“后续者”吗?菊花“不必”一枝独秀!
    可见,花卉邮票并没有受到冷落,只是“转移阵地”而已。这更显得《菊花》作为“中国第一套大型彩色花卉邮票”,“一花引来百花香”实在功不可没!
    (编者按:如果国花评为一花四时,即牡丹,春兰、夏荷,秋菊、冬梅,菊花邮票就还会出。)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