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昌卫星发射中心航天封片销戳现状及探讨

2012/5/25 10:03:31 来源:中国航天集邮协会 作者:宋经同 访问:3127 我要收藏

        中国西昌卫星发射中心是我国目前对外开放中规模较大、技术设备先进的新型航天器发射场,中心设有测试发射、指挥控制、跟踪测量、通信、气象、勤务保障等六大系统,能担负多种型号的卫星发射任务。其测试发射场坐落在距西昌城北65公里的冕宁沙坝峡谷中,指挥控制中心则位于西昌市区,跟踪测量等其他系统更是遍布西昌及周边地区。因此,西昌卫星发射中心航天封片的销戳情况是比较混乱的,曾经使用过并见于各级邮展上的邮戳不下十种,也引发了关于西昌卫星发射中心邮戳的有效性的各种争鸣。依据FIP航天集邮展品评审指导要点的有关规定,结合邮友的探讨、争鸣,我赞同大多数邮友的意见,即卫星发射场所在地冕宁沙坝的邮戳重要性高于西昌市区的各种邮戳。
        从目前西昌航天邮品的诸多销戳样式的重要性来看,我认为可按如下排序:
        第一位:冕宁发射场邮政日戳。1984年1月29日西昌卫星发射中心首次发射实验通信卫星到1986年2月1日发射实验通信卫星使用冕宁5(所);1988年3月7日发射通信卫星至1994年2月8日发射实践3号、夸父一号模拟星使用30mm冕宁615606汉彝双文字戳;1994年4月2日风云二号气象卫星测试爆炸至1996年2月15日发射国际通信卫星708失败使用25mm冕宁615606戳;1996 年2月15日发射国际通信卫星708失败至1996年8月18日发射中星七号通信卫星因五所邮局停止服务暂改为25mm冕宁615621戳;1997年5月12日发射东方红三号通信卫星至2000年12月21日发射北斗二号试验卫星使用无腰框冕宁五所戳,2003年5月25日发射北斗三号试验卫星至今为无腰框冕宁沙坝戳。
        第二位:2007年10月24日首次启用的“西昌卫星发射中心”邮戳。可惜该戳只能在西昌市内凉山州集邮公司内使用,若能放在冕宁发射场使用则应该是最佳邮戳。当然若能再在沙坝对应启用一枚“西昌卫星发射场”邮戳则更好。
        第三位:凉山州邮政局启用的各种卫星发射专用邮戳。如1986年2月1日使用的卫星发射图案纪念邮戳、1996年8月18日启用的“中国航天城”风景邮戳、2006年6月8日启用的“卫星发射场”风景邮戳、2007年10月24日启用的“探月工程”专用邮戳。
         第四位:西昌车营、西昌西城等发射中心司令部及指挥控制大厅附近的邮政日戳。
         第五位:西昌卫星发射中心跟踪测量、通信、气象、勤务保障等系统、场站所在地邮政日戳,如西昌礼州、西昌火车站、西昌新村、宜宾南岸邮戳等。
        虽然以上戳都是有效的,但毕竟存在着最佳与否的选择。因为在判断记录航天发射事件的邮戳的有效性和重要性时,首先是离发射场最近邮局的当日邮戳最佳,相对就重要些,毕竟航天集邮规则就是这么订的,大家在实践中也是这么办的。但这并不是说与发射任务相关的其它邮局的销戳就完全无效,只是在重要性的判断上仍有不可回避的差异。若无规则约束,作为我们办封的西昌邮友也希望就在家门口直接盖销卫星发射专用邮戳或西昌卫星发射中心、西昌车营等邮政日戳,而不必舍近求远耗时耗力地去六十几公里外的沙坝邮局盖戳。

\
图一        

        在2000年前西昌卫星发射场内有冕宁五所戳,遇到发射任务时仅有的一个邮政工作人员一般要撤出。后期虽然听说可能留下,但是由于保密等原因,除了参加发射任务的内部人员外,普通人是无法在发射场内盖上五所戳的。最近几年,我曾经四次有幸现场参观卫星发射,并有一次在发射成功后参加在发射站内举办的庆功酒会,每次我都准备了航天封想现场实寄,可一次也没实寄成功。这也是为什么2000年前的五所实寄封很少的原因。从2003年开始,冕宁五所撤消,由发射场外的冕宁沙坝邮政支局在每周一、三、五这三天派一位工作人员进发射场为部队办理邮政业务,使用邮戳也改为冕宁沙坝戳。这也使我们地方邮友可以盖上发射场所用日戳,因此我便开始自己开车去沙坝为邮友实寄西昌卫星发射航天封,并逐渐动员、搭载更多的西昌邮友去沙坝销戳实寄,近三年每次去沙坝寄封几乎都是满载五人。在2007年10月、11月探月工程嫦娥一号发射及邮票首发时驱车陪同北京、上海、重庆等地邮友六进沙坝,销戳三万余枚封片,在全国的航天集邮类、专题集邮类、极限集邮类邮友中大力宣传沙坝戳的有效性和权威性。

\
图二     

        从我这六年在沙坝邮局实寄航天封的经历来看,一旦发射时间确定,沙坝邮局工作人员会提前一天或发射成功后当天上班时间进发射站为一院、五院、航天邮协、长城公司等单位带来的空白纪念封销戳,数量多达上万枚。而我们西昌邮友大多是在发射成功解除戒严后再到沙坝邮局或发射站协作楼销戳,实寄的和空白销戳的数量大约各是2000枚左右。
        因沙坝邮局系农村区乡邮政支局,含邮政储蓄、电信业务等只有六、七名工作人员,平时以邮政储蓄为主,函件业务量并不大。一遇发射任务则函件暴增,加上每天下午三、四点冕宁县邮局的邮车就会到沙坝邮局封班拉走当天邮件。因此沙坝邮局在发射当天常常来不及处理完所有函件。挂号信因为要登记检查,因此都是在交寄的当天(即发射的当天,遇晚上发射则是次日)寄出。而平信一般也是在当天寄出,若是要派工作人员进发射站为航天单位带来的空白纪念封销戳或遇到嫦娥一号发射这样的重大任务,则是第二天甚至更晚才寄出。所以邮友有时会先收到挂号信,后收到平信。至于寄国际及港澳台航天封,由于沙坝邮局未开办此类邮件业务,因此我只能采用水陆路或航空平信方式(挂号方式西昌邮局分拣处不收),盖上沙坝戳后,马上赶回西昌,交西昌邮局分拣处当天寄出。
        2003年前我在西昌实寄航天封,同样是遇晚上发射就销发射时间日戳,次日寄出。据我所知,这种现象在酒泉、太原、西安、江阴等地也存在。虽然航天集邮规则允许销距发射时间最近的一个邮局工作日邮戳,如星期五晚上发射,区乡的沙坝邮局周末休息,则星期一的日戳有效。但是谁愿意收集不能正确反映发射时间的航天封?故最近六年经我手寄出的沙坝戳航天封销戳时间都是在发射后的最近一小时内。如嫦娥一号是2007年10月24日18时5分发射,24日中午驱车带女儿赶往发射站看发射时,电话联系得知邮局工作人员早已撤离,根本无法在第一时间实寄。只有在25日上午再次赶到沙坝,并与邮局工作人员协调后销戳时间统一为2007.10.24.19。这也是中国航天发射的现实情况所决定的,我觉得只要邮局认可,同意寄出,在一定时间范围内的倒盖戳应该是可以接受的,否则早上8点盖凌晨3点发射时间的日戳也是一种倒盖。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