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孝濂的邮票设计艺术

2009/1/4 10:59:39 来源:湖北集邮网 作者:佚名文章来源:湖北集邮网 访问:3771 我要收藏

   曾孝濂是我国著名插图、科普画家。云南威信人。自幼喜爱绘画,1958年高中毕业后就职于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擅长植物题材的绘画,曾为50余部植物学专著画插图,已在国内外发表插图作品1600余幅。美术作品参加历届全国科普画展,部分作品曾在澳大利亚、美国和加拿大展出。1990年,中国科普作协提名表彰他为成绩突出的科普美术家。曾孝濂现为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高级画师、中国植物学会植物科学画协会主席,中国科普作协会员和云南美协会员。
   曾孝濂1990年7月接受了中国邮票总公司设计T162《杜鹃花》邮票的稿约。由于最初限定交稿期为一个月,他就从收集资料入手,用3天时间找来有关文字和图片资料,扼要地记录了每一类杜鹃花的特征,确认所需描绘的9个品种的主要类别。在此基础上,他以平均3天一幅的速度,用水粉画技法按期完成了图稿。但在当年11月召开的邮票图稿评议会上,评委指出了这套邮票图稿在艺术上的不足:底色太深、画面沉闷、构图呆板。于是12月中旬,在有关部门的帮助下,曾孝濂对图稿进行了第二次创作。首先在技法上改为工笔重彩加水粉画法,以黑线勾勒,用较淡雅的笔调表现杜鹃花;其次对邮票的底色做了软处理,用较浅而变化的色调来衬托杜鹃花的倩影;其三,构图上采用中国花鸟画的折枝形式,在造型上以特写手法有意区别于其他花卉邮票。
   《杜鹃花》邮票发先后受到广泛好评,以379712票的绝对优势当选最佳。T162的成功除艺术原因外,更因为它深深植根于科学的土壤之中。作为科普作家,曾孝濂在创作T162时得到了中国杜鹃花协会会长冯国楣教授、植物学家陈介、减穆以及杜鹃花分类学家闵天禄的指导和帮助,所选9个品种的第一手图片资料,也都是从植物模式标本产地得到的。
1992年,曾孝濂又设计了清新淡雅、技高一筹的《杉树》邮票,再次名列当年最佳邮票评选榜首并获首次设立的专家奖。此后,曾孝濂又有《苏铁》(1996年)和《珍禽》(1997年)两套邮票问世,成为创作邮票套数最多的云南画家。综观曾孝濂的邮票设计主要有以下特点:
   一是科学与艺术相结合。正因为曾先生集科学家与美术家于一身,具备了科学家契而不舍的精神,美术家特殊的审美视角,在邮票设计中寻求科学与艺术的最佳结合点成了他追求的目标。因此,他每开始设计一套邮票,总要不厌其烦地请教有关专家,查阅大量资料,力求有一个总体的把握。他认为画植物,不但要画出它的外形,而且要画出它的神韵,光有感性认识和感情是不够的,还必须使认识上升到理性的高度,也就是说,要对其形态有一个科学的准绳。1992年设计《杉树》邮票时,曾先生抓住体现杉树特征的球果,准确地刻画球果的形状和鳞的数量及排列方式,准确地塑造了杉树整体形态。用赭褐色和绿色突出表现球果和球果枝,淡化了做为背景的杉树整体,使这套邮票表现的杉树不但真实科学,而且具有清淡高雅的艺术感染力。这就是是曾先生寻求的科学与艺术的结合点:邮票语言既要写实又不完全写实,主体应是写实的,不能主观臆造,可以概括、省略,但必须画出特征。
   二是整体与局部巧配合。如果我们观赏曾先生所设计的邮票,就不难发现他所遵循的设计方案:整体与局部兼顾,远近虚实相宜。《杜鹃花》邮票彩用中国花鸟画中折枝的形式,突出了杜鹃花花冠的结构和色彩的变化。《杉树》将球果置于画面的主要位置,以杉树的整体形态为背景。《苏铁》邮票以写实的手法将苏铁做为主体,苏铁的生长环境为背景,近处的石头和草木也认真刻画,远景逐渐虚化以烘托主体。《高山花卉》特种邮资片,《牡丹》普通邮资片,都采用了折枝技法,突出了花朵和陪衬的绿叶。《君子兰》以写实手法力求花朵红者烂漫,白者淡雅,有条纹者醒目,低垂者含蓄等各自特点,再用绿色叶片和绿灰色的背景加以渲染,表现了花中君子的风采。曾先生不但善于把握单枚邮票构图的整体与局部,而且更善于把握整套邮票的整体与局部,使人统观全局得以感受到一种协调的美。《杜鹃花》邮票一套八枚,他巧妙地设计成四横四竖,可谓独具匠心。《杉树》邮票一套四枚,他着重于将球果朝上朝下错开,起伏有致,妙不可言。
   三是扬长避短求质量。能得到设计邮票的任务,这是每一个设计者梦寐以求的事,但曾先生更善于扬长避短,不打无把握之仗。杜鹃花、杉树生长在他所熟悉的环境中,他有得天独厚的条件,尽管两次设计时间都只有一个月,他胸有成竹,欣然命笔,一举获胜。与此相反的是,有关部门曾约请他设计沙漠植物邮票,他亲赴准噶尔沙漠边缘进行实地考察,认为没有把握把广袤的沙漠植物溶入方寸之中。鉴于客观因素和主观条件尚不成熟,便毅然放弃了这来之不易的机会。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不设计自己不熟悉的选题,以保证自己设计出的邮票质量,这或许也是曾先生设计出的邮票受人欢迎的主要原因之一。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