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邮展雏形----1918年常州邮票展览

2011/8/15 20:39:41 来源:湖北集邮网 作者:佚名文章来源:湖北集邮网 访问:1287 我要收藏

    最近,听邮友说邮政部门将于近期发行一枚JP纪念邮资片,片名为《中国集邮展览90周年》。由此,我想起了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具有现代邮展雏形的1918年常州邮票展览。

    1918年5月10日至12日,今常州市中心人民公园内,举办了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具有现代邮展雏形的竞赛级邮展。它标志着当年常州地区的集邮活动已经从个人爱好发展为社会文化活动的阶段。

    20世纪初,常州的钱庄业、纺织业、印染业、机器制造业、小手工业逐渐兴起,与外埠接触颇多,清朝第一任邮传部长常州籍盛宣怀的故乡人在盛宣怀的影响下,走出常州、走向国外的人不少,与外界接触中耳闻目睹,开始接触用邮,认识邮票,潜移默化,自得其乐地收集邮票的人,随着外出谋生人的增加,萌芽状态下的新老集邮者逐渐形成一定气候。

    众所周知,当年能拿出邮集展览,可见收藏者收集邮票并非一朝一夕之时,那年月没有成熟的邮市,难以在短时间内购买大量邮票品,临时拼凑出一部邮集送展。每一位参展者都是靠长期坚持,一张一枚、积少成多、聚沙成塔般的收集。能组集办邮展非一日之功,可见当年常州己有一批具有丰富邮识与经济实力的、集邮素质颇高的中国邮展先贤。

    这次邮展曲折不小,是在克服多次多种困难后才得以展出的。

    还在邮展的准备阶段,有关邮展的消息已见报,据当年《晨钟报》1918年3月11日第三版上端刊载“邮票展览会定期举行”。

    再从当年4月13日与4月23日的《武进报》刊载邮展消息的预报,邮展的展期一再推迟和邮展负责人更换的消息中可窥见邮展曲折一斑。“鄙人等发起邮票展览会……会期原定三月十八日至二十日三天。兹因所纂会报尚未杀青,决议改期于四月初一至初三(衣历)开会……特此通告。魏柏熙启。”  

    “鄙人等所发起之展览会,前推魏君为主办,今魏君因公离常,与本会完全脱离关系,但开会事仍积极进行,所有会务归鄙人等分头接洽…:一邹英、左鲁川、徐鸿伟等同启”(注1)。

    1918年的邮展,规模较大,其展品征集、评审、奖励以及宣传等工作均作了相应的组织策划,已具有现代邮展的雏形:

    (1)出版邮展专刊《纪念丛刊》,由许剑鸣编辑,内容有“宣讲、言论、小说、传记、考略、诗词、记载等门”。

    (2)展品不限于本市,还征集外埠展品。

    (3)聘请集邮知名人士为邮展评审员,据当时报纸报道,“并聘请许剑鸣、卜志澄、胡焕尧诸君为评判员”。(注2)  

    (4)授予参展优胜者奖牌。“最佳者赠以金银牌等奖励品云”。(注3)

    (5) 邮展在当地的报纸上做了宣传报道:《武进报》于刊头左侧报道了邮展消息。该报在同一位置连载三日,至邮展结束。武进《晨钟报》曾多次报道,并刊登署名为“博”的邮展评论文章《邮票展览会预言》,文中不乏真知灼见:“近来国人亦渐知邮花可以宝贵,亦多有保存者,然眼光如鼠目,但为私人收藏之事,甚至秘而不宣,此大谬也。须知事以研究而尽善,物以比赛而益进。今君各出其所有,陈列一室,公诸同好,互相品评,则他人亦得一扩大眼界而增阅历,于自身绝无妨碍,事因一举两得者也,此邮票展览会之可以兴起也”(注4)。

    常州1918年邮展影响深远,当年仅16岁的张赓伯先生参展并获奖,他在数十年后的1945年撰写回忆文章,在其名作《邮海沧桑录》中回忆道:“苏州张景盂、柴冠群、卢赋梅辈,均专程来常陈列票品,会三日结束,柴卢辈获首奖以去,余亦得第五名之奖,其乐不可以言喻也”。(注5)

注1:1918年5月2日(今常州)《武进报》

注2:1918年3月11日武进(今常州)《晨钟报》

注3:1918年3月11日武进(今常州)《晨钟报》

注4:1918年3月11日武进(今常州)《晨钟报》

注5:载国粹邮学研究出版社《国粹邮刊》1945年10月10曰第39期第1版

注6.所有资料系王嘉善、陆承伟两位先生查档提供,在此致谢。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