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省外经传的广东海外邮件

2011/8/17 13:58:26 来源:湖北集邮网 作者:黄锡昌余… 访问:1272 我要收藏

    除了经过广东的邮局出口、进口海外邮件外,广东的邮件也经由外省的国际邮件互换邮局中转。

    在广州沦陷之后,南雄——香港航线开辟之前,广东后方的航空信函多数转去广西桂林中转。例如图1示的实寄封是1939年11月24从广东北部的乐昌寄往澳门的航空信件,由于当时香港——南雄航线尚未开通,于是送至广西桂林,经重庆——桂林——香港航线,于11月30日上午10:30左右在香港中转,当日下午18:30左右到达澳门。重庆——桂林——香港航线系中国航空公司于1937年12月4日开办,1941年12月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改为重庆——桂林航线。

    香港沦陷以后,广东后方与欧美的国际邮件基本上是由重庆、昆明国际邮件互换邮局中转。

    图2所示的实寄封于1942年7月27日从广东台山东南部的都斛寄往加拿大,8月16日在广东台山中转,8月30日在重庆中转,10月14日经新疆迪化(今乌鲁木齐)出口。1939年,中国与苏联联合成立中苏航空公司,于同年12月6日开辟哈密——一直1也一阿拉木图航线,这条航线是抗战后期通往欧美的主要邮路。

    图3所示的实寄封是于1943年5月10日从加拿大安大略寄出,5月19目在美国佛罗里达州东南部的迈阿密(Miami)中转,按信封的地址首先寄往重庆邮政总局,然后于8月13日转交广东台山大江墟。

    虽然邮政员工殚心竭虑开拓各种邮路以保证通信的畅通,但是由于日寇对后方不断的进犯,邮路往往因为战事的原因受阻,以致邮件耽搁。图4所示的实寄封是于1941年9月29日从马来西亚大吡叻寄往广东台山曾边市,此信于第二年1月24日才到达台山斗山中转,第二天到达曾边市。此信历时近四个月。信封背面加盖了一个戳记:“该件因战事关系延误”向收件人说明原因。

    实寄封片上的邮戳是研究邮史、邮路的重要实物依据,但是并非所有的实寄封片上都会加盖国际互换邮局的邮戳,而且并非所有的邮戳都能清楚辨认地点、日期,特别是当年处于战乱时期,加之时间的流逝,能保留流传至今的实寄封片已经不多,可以佐证邮史的更是凤毛麟角,这样给本书的研究带来困难。譬如据档案统计共有约500万件信函经由沙鱼涌转运,但盖有“沙鱼涌”邮戳的信封目前已知的只有30件左右。

    例如图5所示的实寄封,于1939年9月19日从美国纽约挂号寄出,9月23日从美国三藩市中转,10月23日到达广东台山。这封信是途经哪一条海外邮路,却无法从实寄封的邮戳中做出严谨的结论。在抗日战争期间,广东的广大邮政员工仍然保持固有的系统,在颠沛流离的过程中,发扬无畏的精神,坚持必胜的信念,忠于职守,维持邮政通信的畅通。在后方服务的员工蹈险犯难,坚忍不拔;而留守于沦陷区的员工永矢坚贞,不屈不挠。广东的广大邮政员工在抗日战争中的功绩,永垂史册。

    2007年是中国人民全面抗战70周年纪念,感谢《中国集邮报》编辑的支持,能在《中国集邮报》开设“抗战烽火中的海外飞鸿”,从邮政的侧面缅怀这段充满耻辱、灾难与抗争的历史。由于作者知识有限,查阅的档案材料不完整,收集的实物未必全面,文章磐有遗漏之处,恳请读者不吝指正。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