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时期的华侨书信

2011/8/17 14:03:20 来源:湖北集邮网 作者:黄锡昌余… 访问:1598 我要收藏

    2007年5月,广东的“潮汕侨批”申请列入“世界记忆遗产”;2008年1月,福建省政协委员也建议将“闽南侨批”申报“世界记忆遗产”。侨批,是潮汕与闽南地区对华侨信件的称呼,该信件往往具有家书和汇款功能。在广东五邑地区,此类信件称之为“银信”。集邮者收集侨批等华侨书信,关注的是反映邮史、批史的信封,实际上,其内的书信具有相当的文献价值,也是值得保存、研究的史料。

    中华民族具有浓厚的亲情、友情观念,书信,是维系亲情、友情的纽带。不同时期的书信,深深烙印了时代的标记,是研究各种地域历史文化的原始资料。

    1931年9月18日,日本侵略者在我国东北发起“九·一八”事变,四个月间,美丽富饶的东三省全部沦陷,东北人民陷入水深火热的惨痛中。消息传到海外,激起了华侨的强烈愤慨,纷纷募捐回国要求抗战。在1932年一位美国华侨寄回国内的信函中,流露对日寇的痛恨,以及对国内同胞的期盼:

    ……目下海外同胞不顾一切艰难,惟有救国之心,难免弃家捐款,无不为是。除先捐之外,仍要继续行为。有工做者,按月日入息捐去为响,至备尽日本仔为限。还有决语“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宁可家亡,妻子可无,而中华民国不可亡,地方不可失,须知有国方可言家”、“万心一德,誓杀日奴”、“教子及孙,永不用日货,不食劣货”,读此壮语,其爱国之心足胜于国内人多矣,而还能减衣节食,务要积款救国为先,其对妻子必无余力理也。愿我同胞自此维新,奋而作活,各担其责,策无上之。

    一位远在美国的父亲在1937年寄给家乡儿子的家信中,叮嘱在家乡的亲人要抵制日货,并告知在美国的华侨积极捐款,共御外侮的情形。现下国家战斗之际,各物料必非常高价。一则敌人四处轰炸,毁烂城市及乡村不可胜计,又到台山炸毁许多处,在唐山人民个个闻知。现在乡间无论大小事可为办,各人千祈不可买日本货物,无论海味布匹,稍有知晓系日本仔物件。不可买。无论男女团结抵制日货,不可贪平买日本仔货。不但中国抵制,各国联同抵制。现在美国华人无论男女非常热心抵制日本仔货。男女捐助银寄返中国做军饷,目下全美国之华人捐有银三四万元。又另外捐银买药寄返医伤兵,及做衣服救济难民。被日本侵略中国,何况在国内人民,更加要团结,与日本人绝交为要。希望合家均各平安可也。

    第二年,父亲又在家书中表露了对汉奸的深恶痛绝,并预测香港也难免沦陷。

    知悉启者。上接到来信均悉矣。但及中国战祸日趋紧急,牵累乡村,人民惶惧,儿等欲思叫汝母亲迁往香港居住,避免祸患等等。为我不甚赞成。奈银根短绌,不能应敷,现住在乡间日常之家费尚且不足应敷,何况迁往别处使用。更紧要的香港虽然英国保护之下,到底住在乡村然仍胜过香港,香港乃一长之地.倘有不测,走避甚难,况且现下全世界大变动,欧洲战云又将爆发。

    中国乃系汉奸之所害,受日贼愚弄,私通敌人来毁我繁华之城市,占我群岛,炸我铁路,种种之罪恶乃汉奸之累。中国政府必要严密探查铲除汉奸,方无亡国之危。暴日其凶蛮残暴,无所不用其极,为我全国军民共下乾坤一掷之决心,抵抗到底。现闻香港有奸商贪图利禄,卖粮食过日军之用,无异供给炮码杀自己同胞。此等凉血奸商,亦要铲除。堂堂大国被小民族之国抹亡,安不为贼人屈服。……凡买各物.不可购买日本货。因日本侵略中国,海外华侨购买救国公债非常热血,现下筹集款项七、八百万余元,又捐助机构之款四、五万余元为救广东之用,然仍陆续募捐巩固广东空防之需要。 

    在1939年的信中,父亲认为需要长期抗战,并断定日寇必败。况今世情艰难,又云中国战祸不已,何日方能和平?看此情形,必要长期抗战,方能达到最后胜利。日本现下向各国乞援求借款项,但各国均拒绝。希望各国经济绝交,制恒死命,不战而败。古语有云“势尽者必亡”,此乃格言。

    日寇无恶不作,人民四处逃难。一位在美国的父亲告诫家人,如果日寇来了,必须逃避,因为日寇没有人性。唐中的“辛年”指1941年,正值美国对目宣战前夕,美国经济不景气,在美华侨生活颇为困顿。

    目下倭寇占四邑,所沦陷之区域顽抗,屡敌再进,企图扩大战事。他知兵力薄弱,频见增兵。但我方亦常加增,以预迎头痛击,致此倭寇不能得逞,所以各地民心甚为安定。上述情形,系阅各种华报所登也。虽属报载,仍亦恒有登报未能翔实,不足为奇。总之勿论如何,必须看其光景。倘若实系紧张,亦要逃避,免受其暴虐。他之倭贼,金无人道可讲。此事务宜小心,免收其辱也。 

    近日生意工情冷淡,所荻些少,要购公债,又须募捐各项慈善之款,意欲积蓄,事与愿违。但凡家中各需,务此以俭为要。

    中华民族有着浓厚的亲情观念,当日寇侵华,海外华侨纷纷写信回家1941年9月通过马来西亚麻坡华侨银行寄到广东揭阳给父母的信中得知父亲患病,无法回乡侍候,痛心疾首。信中所称“桂月”,即农历八月。

    敬启者,接读来示,展悉均知。父亲欠安,不肖忧愁矣,本当旋梓侍奉膝前,莫奈交通不洽,难以遵命,恕儿不孝之罪大矣,候来春看看如何再讲。今付银行寄去中央票伍拾元,到时查收,资助家中应用。另者上月付邮政局寄去贰佰元,未知可有接着是否,回信示晓。现刻批信不通,难以详之,二地平安免介。

    日寇侵占华南地区后,与海外交通困难,邮汇阻塞,使平日侨乡百万依赖侨汇为生的侨眷陷入饥馑之中。这个情形,从下面这一封信可见:得知启者,并汇港赤银五十大元寄回香港祥发公司奕参叔处转交招手查收,与家中应用。因现时中日战争,水陆封锁,欲想寄多家用,极至烦难。望迟下停战,方能再寄多少作家(用)可也。收到回音。

    信封背面有汇款的标注,还有“香港茂源隆伍于洽、伍于汇书柬”与“信银收妥希即回信”的红色印章,以及“中华民国廿八年七月初叁日付讫”的蓝色章记。从中可知当时汇款的费用情况(见图)。

    以上抗战期间的海外飞鸿,从字里行间不仅折射了中国人民骨肉情深、血脉相连的情义,更反映了广东抗战的历史,揭露了日本侵略者给中国人民带来的深重苦难,也体现了中华民族不畏强暴,英勇抵抗的民族精神。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