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兴的海外邮路

2011/8/22 9:42:01 来源:湖北集邮网 作者:黄锡昌余… 访问:1498 我要收藏

    对于东兴海外邮路,集邮界少有研究,甚至有文章否定东兴邮路的存在。笔者也未能检索到盖有“东兴”中转邮戳的实寄邮品,有待邮政史集邮同好努力。本文查阅相关邮政档案,对东兴邮略进行初步探讨。东兴,即今天的广西壮族自治城港市东兴市,与越南水陆相交。东兴与越南芒街仅隔一条北仑河,相距不足100米。两国边贸历史悠久,盛于明清。在抗日战争期间,当时的东兴是隶属于广东省钦廉专区防城县的一个边陲小镇。1942年以后,由于大陆沿海七省、香港相继被日寇攻占,东兴成为我国与东南亚、美、英、法等国的重要通商口岸,中外商贾云集东兴,商贸、金融、黄金贸易十分活跃,素有“小香港”之称。

    由于东兴地理位置与越南接壤,因此,在清朝末年东兴邮局成立的时候,已经与法属越南芒街邮局互换邮件总包。但东兴这个“国际邮件互换邮局”的地位没有正式规定,加上地处边远,因而邮政总局没有留意。以致到了抗战末期,在重庆的邮政总局蓦然发觉此事,于是发文到主管内地邮务的广东邮政管理局曲江办事处查询,该办事处于1943年3月2日以曲邮三。六代电回复:

    为关于海康局与广州湾及东兴局与芒街法国邮政互换函件总包事项电复察核由

    重庆邮政总局钧鉴:卅二年二月八日齐联渝第五六一/一八五八四号代电敬悉。查现时之海康三等邮局即系前之雷州二等局,该处密迩法属广州湾租借地之太平营,而东兴二等局则与法属越南之芒街市(Moncay)毗邻,因地理关系及邮运联络需要,各该局实早已于开设时(雷州局系于一九O九年一月廿二日开设,东兴局则于一九。七年一月二日开设)便分别与各该地法国邮政局商定互换邮件总包,迄今并无间歇。钧电饬查明起办日期,则因年代湮远,一时无从确查。至双方连续互换邮件已有若干次,则更感难于统计。唯关于各该局与法国邮政局互换邮件情形,在未造新表之前,当经职处依照钧局廿八年一月廿四日第二二七二号常字通令造具互换局名清单时汇列呈报核备有案,理合电复察核。

广东邮政管理局曲江办事处叩寅冬曲邮政

    其实在《1939—1940年互换国际邮件局名表》以及《广东邮区1941--1945年度后方邮政事务年报》中,东兴已经作为互换国际邮件局名列其中。在太平洋战争爆发之前,东兴还通过芒街中转与香港互换邮件。

    1884年法国开始统治越南。1940年,日军侵入越南,法国人向日军投降,但法军作为殖民军仍留在越南。1940年,法国沦陷后成立维琪傀儡政府。1943年8月1日,我国宣布与法国维琪政府断绝邦交后,并停止与法国及法属印度支那各地直接互换邮件事务。芒街也从1943年8月28日起停止向法属印度支那芒街邮局直封邮件总包。但由于邮政总局的通令语焉不详,东兴直至1944年年初仍然接受芒街的直封邮包,剀致重夹邮政总局发文制止。1944年5月2日广东邮政管理局曲江办事处就此事以曲邮三七一答复:

    为奉电纠正东兴局仍接收法属印度支那Moncfay邮局发来直封邮件总包事项陈报察核由

    重庆邮政总局钧鉴:案奉钧局本年四月六日鱼联渝第六九七/二四三六二号代电.以东兴局造缴本年一、二月份国际互换邮件事务月报,内列收法属印度支那芒街(Moncay)邮局由直接邮路发来邮件数袋,核与钧局第二七五二号通代电规定不合,着转饬该局与印度支那邮局停止直接通邮出口。普通邮件可照常收寄,发由澳门经转;进口邮件如发经澳门转来,应仍予投递。仍将遵办情形具报等因,奉此,查职处前奉到钧局去年八月五日微联渝第二七五二号通代电之后,遵经令。据该东兴局呈报,业于去年八月廿八日起停止直封法属印度支那芒街(Moncay)邮局邮件总包,其所以仍继续接收对方发来直封邮包者,谅或因误会。上开钧局通代电内所示进口邮件仍予投递一语,盖东兴与芒街两地隔河对望,鸡犬相闻。进口邮件向系对方派差带局签收,既有进口邮件仍予投递之明示,遂并误为来者不拒。兹奉前因,除转令该局纠正饬遵外,理合肃电陈报,敬乞察核

广东邮政管理局办事处辰冬曲邮叩

    法国沦陷后,夏尔·戴高乐将军逃亡到英国,并成立了“自由法国”武装抵抗组织,在法国发展地下运动。1944年6月,盟军在法国的诺曼底登陆,“自由法国”汇同盟军在1944年底光复全法国。中国邮局于1944年8月又恢复了与法国及法属地区邮局互换邮件。由于广东邮政管理局曲江办事处主管广东省后方的邮政事务,因此这个文件由在重庆的邮政总局首先发到曲江办事处,再转发到东兴,文件传达路途花费了近3个月的时间,芒街从1944年11月1日开始与越南芒街邮局恢复互换邮件营包。1945年7月4日,曲江力事处以松邮四一三代电报告重庆邮政总局:

    为关于东兴局与越南芒街邮局恢复互换邮件总包日期陈报鉴核备案由

    重庆邮政总局钧鉴:案奉钧局三十三年八月廿一日第七五六/二六九五四号代电,饬知东兴局可与越南芒街邮局恢复互换邮件总包,惟挂件仍停止收寄;至芒街发来之普挂邮件总包亦可接收,照常投递或封发,但挂件不负责任。及出口各件应先送驻局邮检员检查,并着将恢复互换邮件总包日期具报核备等因,奉此,当经电饬东兴局遵照办理具报去后,现据该局呈复(该局于三十三年十一月一日呈复,但因邮运梗阻,职处迟至本年六月三十日始收到)业遵于三十三年十一月一日起与芒街局恢复互换邮件总包等情,据此,理合前电陈报,敬乞鉴核备案

广东邮政管理局办事处午支松邮叩

    此时广东邮政管理局曲江办事处已经撤往梅县松口,所以代电编号为“松邮”。1945年1月,日寇兵分两路向粤北进攻,原本在韶关的广东邮政管理局曲江办事处不得不搬迁到松口,直至9月日寇投降。从这封代电中可知东兴邮局呈复的关于与芒硎灰复互换邮件总包的公文,从1943年11月1日寄出,直到次年6月30日才寄到梅县松口,共花费了整整8个月时间,邮政公文尚且如此,更何况普通信函。邮路的艰辛险阻,由此可见一斑。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1941年12月25日,日寇攻占香港。由于香港是侨汇的重要中转地,侨汇汇路受阻甚至中断,而平时国内侨眷多数依赖海外华侨汇款为生,因而生活陷入饥饿之中。1942年,当年和祥庄的代理入陈植芳等侨批局人员,开辟了“东兴汇路”,使得越南、柬埔寨、老挝、泰国地区的侨汇得以畅通,舒缓了侨眷的困境。当时的侨汇,是通过“广东省银行东兴办事处”汇到揭阳、潮阳等国统区,交由各有关侨批局收发。而批信则多由东兴邮局或经由镇南关内的凭祥邮局分别转寄揭阳、潮阳等相关侨批局收发。所有回批也是寄到东兴邮局交给相关侨批局再转寄越南、泰国等处。华侨汇款通过东兴等邮局转汇,既解决了潮汕、梅县一带华侨的燃眉之急,也为邮局增加了收入。因此,在1943年的《中华民国三十二年度广东邮区后方邮政事务年报》中不无欣慰地写到:“南洋侨汇,本年间更能利用越南芒街流入东兴,转汇潮梅各属,使久经断绝之南洋侨汇,悉由邮局经汇,邮政及邮汇之收入,均获进展,一般情形,尚称满意。”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