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初期的广州海外邮件

2011/8/26 13:58:18 来源:湖北集邮网 作者:佚名文章来源:湖北集邮网 访问:1470 我要收藏

     如图所示的实寄封于1937年从美国西雅图寄出,寄往中国河北,于1937年10月6日从天津人口,但是由于战火纷飞,信封无法投递,于是加盖了“该地情形特珠无法转投退回原局址清理邮件处批”的戳记,又于1938年3月22目从广州出口退回,于5月24日返回西雅图。

    1937年“七七”卢沟桥事变后,日本侵华,给中国人民带来了深重的灾难。但中国人民不畏强暴,与日寇进行了英勇顽强的抗战。日寇占领了中国的主要城市,封锁交通,阻塞邮政运输,尤其是中国与海外的通信受到严重的梗阻。“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在抗战期间,海外的华侨迫切想知道祖国抗战的消息、亲人的安危,而国内的侨眷急切希望与海外的亲人联系。维持与国际、港澳之间的海外邮路顺畅与安全,则有利于抗战的胜利,广东是主要的侨乡,在抗战初期,南京、上海等沿海城市相继沦陷,广东成了国内与海外沟通的重要枢纽,因此,维持广东的海外邮路畅通’尤为重要。广东的广大邮政员工与日寇进行不屈不挠的斗争,不畏关山险阻,想方设法开辟、维持海外邮路,为抗战的胜利做出不可磨灭的功绩。

    从1937年8月31日首次空袭广州起至1938年10月21日广州沦陷,共对广州进行了长达14个月的狂轰滥炸,空袭广州的日机共有近百批900多架次,共炸死居民6000多人,砸伤近8000人,毁坏房屋4000多间,毁坏船只近百艘。其中规模最大、使广州损失最为惨重的是1938年5月、6月间的大轰炸,仅仅一个多星期,日军共出动飞机14批100架次,广州成为瓦砾与尸骸相互堆积的破烂城市。

     在这国难当头的日子里,广州人民并没有被日寇的暴行所吓倒,仍然积极抗战,邮政员工也竭力维持邮政通信的正常运作。广州在抗战之前是我国主要的国际邮件互换邮局,与世界数十个邮局互换邮政总包。自从上海等沿海城市相继沦陷后,广州成为海外邮件互换的主要枢纽。

     根据1937年至1938年的《广东邮区国际邮件半年报》,广州邮局在沦陷之前互换的普通国际邮件业务量如下:

    《广东邮政管理局呈第五六五四/三四四七八号》报告了在广州代替上海转发寄往南京、汉口等处邮件的情况:

    为准上海局函请将美国、珉尼拉等处寄沪之航空总包先行寄粤开拆将内件分别转寄等由经予照办呈请分函外洋各局将是项函件散寄香港,以利分别转寄由案准上海邮政管理局廿六年十二月九日第二二三号英文半公函(副份已抄呈钧局)略开:

   “查美国、珉尼拉、檀香山、马来雅等处寄交上海,内装寄往南京、汉口等处航空信函之邮件总包,均由香港交轮船直接运沪。兹因京沪间转运困难,拟请将是项航邮总包先行寄至广州,由贵局代为开拆,转寄往长江各埠之函件取出,迳行分别转发,以资迅捷。请与香港邮局商洽办理为荷”等由;准此,查该项航邮总包内装信函,多属寄交上海就地投递之件,倘先行由港寄粤开拆分拣,对于上海就地投送之件,不免稍受延搁,但为处理京、汉机关函件,得以迅捷起见,上海局所拟办法,自因由职局照办。除函请香港邮局将美国、珉尼拉、檀香山、马来雅等处寄上海之航邮总包先行寄至广州处理外,拟请分函相关外洋各局将是项航空函件,散寄香港,俾便分别转寄,藉免延误。是否有当,理合备文呈请鉴核办理。

      再,本呈副份已录送上海管理局查照,合并陈明。谨呈邮政总局局长。

      署广东由6政管理局局长睦朗中华民国廿六年十二月廿八日淞沪抗战后,1937年8月16日,四川路桥上海邮政管理局工作人员迁至愚园路157号租赁的房屋办公,邮政大楼由外籍局长和少数职工留守。日军侵犯上海后;一批支局和内地局暂停营业。上海沦陷后,12月16日,因战事暂停营业的邮政支局和内地局先后复业。上海邮政管理局。1937年12月9日发出半公函时上海已经沦陷,南京也危在旦夕。因此上海希望广东邮政方面代为开拆、转发寄往南京、武汉等地的邮件。但当广东邮政应允答复时,南京已经遭受日寇惨绝人寰的跋踏。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