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武汉世展开幕还有

【世展八十讲】 52.珍邮故事2:瑞典黄色3斯基林邦科邮票

2019/5/13 9:47:03 来源:集邮杂志 作者:集邮杂志 访问:412 我要收藏 我要评论()
 

【世展八十讲】 52.珍邮故事2瑞典黄色3斯基林邦科邮票

展方寸邮情,聚天下知音!今天(513日)距611-17日在武汉国际博览中心举办的中国2019世界邮展开幕,还有29天。

本微【世展八十讲】专栏,今天与您分享第52讲:《珍邮故事2瑞典黄色3斯基林邦科邮票



————————————————————————————————————————————

瑞典黄色3斯基林邦科邮票,又称瑞典3斯基林邦科错色票。3斯基林邦科邮票正常应为绿色。黄3斯基林邦科错色票是一枚旧票,上面盖有瑞典科普邮局71318时的日戳,为存世孤品,是“世界第二珍邮”。斯基林邦科(Skilling Banco)是瑞典当年的辅币,48斯基林邦科等于基本货币1达莱。由于换算太麻烦,1858年瑞典实行币制改革,斯基林邦科不再使用,1达莱等于100欧尔。



瑞典黄色
3斯基林邦科邮票(1855.7.1

瑞典于185571日发行了本国第一套邮票。该套邮票共5枚,图案均为王冠与盾形国徽,雕刻版单色印刷。面值和颜色分别为:绿色3斯基林邦科、蓝色4斯基林邦科、灰色6斯基林邦科、黄色8斯基林邦科和绛红色24斯基林邦科。这套瑞典最早发行的邮票,印量少、使用时间短(仅使用3年)。



瑞典首套邮票(
1855.7.1

1857年,斯德哥尔摩药剂师奥尔夫·西伦到科普去采集药用植物。他于713日写信回家,顺便在一个浅蓝色信封里装了一些植物标本。据斯德哥尔摩邮商列支登斯坦撰文介绍,由于这封装了植物标本的信封超重,信封上除贴有这枚黄色3斯基林邦科邮票外,还贴有一枚黄色8斯基林邦科邮票。

1885年的一天,奥尔夫·西伦的孙子、14岁的小邮迷贝克曼在翻阅祖母珍藏多年的信件时,发现了这个贴有黄色3斯基林邦科邮票的信封。他央求祖母将这个信封给他,但祖母因珍视亡夫的遗物而不肯把信封给他,而只是同意他取下信封上的邮票。贝克曼小心翼翼地把这枚黄色3斯基林邦科邮票从信封上揭下来,结果还是弄坏了左上角的齿孔。由于当时黄色8斯基林邦科邮票比较常见,所以贝克曼没有将它揭下来。

贝克曼时常注意报纸上的广告,当看到邮商列支登斯坦出价7达莱求购1855年版3斯基林邦科邮票时,就决定把自己这枚黄色3斯基林邦科邮票卖给他。列支登斯坦见到贝克曼的这枚邮票时,顿时眼睛发亮,因为他手头的3斯基林邦科邮票都是绿色的,而从没见过这种面值的黄色邮票。他当着贝克曼的面打来一杯水,把邮票放进水里浸泡了一会,当确认不是染色后,才付给贝克曼7个达莱(这在当年可买到半盎司黄金)。

列支登斯坦借口送贝克曼回家,到他家中查看了原信,并作了详细记录。后来,他又把发现的情况写成文章寄给维也纳邮商弗里德尔。文章说,他曾向印刷厂了解过错色的原因,原来当年在印刷黄色8斯基林邦科邮票时,版模中有一个损坏的印模需要替换时,一个粗心的工人错拿一个3斯基林邦科的印模放了进去。当发现这一情况时,已印出不少全张并已售出了不少,无法弥补和追回来了。此文后来在奥地利最著名的邮刊《集邮者半月谈》上作为重大新闻发表,轰动了世界邮坛。

面对雪片般飞来的询问信件,列支登斯坦喜上眉梢,专门为黄色3斯基林邦科邮票举办了一次展览。谁如果想细看这枚错色邮票,需付3欧尔才能如愿。列支登斯坦在全国性报纸上刊登广告,愿意用1000达莱求购相同的黄色3斯基林邦科邮票。小贝克曼看到广告后非常恼火,气冲冲地赶到斯德哥尔摩去找列支登斯坦理论。但列支登斯坦却要他付3欧尔后才能进去,并借故把贝克曼赶了出去。

当贝克曼隔着玻璃看到列支登斯坦拒绝一位出价300达莱求购这枚黄色3斯基林邦科邮票的顾客之后,便哭着跑回家告诉了祖母。老太太听完孙子的哭诉后,一边痛骂邮商的欺骗行为,一边气愤地把原先贴有黄色3斯基林邦科邮票的那个信封付之一炬,还嘱咐贝克曼今后不要再提起这件事,在必要时否认黄色3斯基林邦科邮票是经过自己之手出售的。

维也纳邮商弗里德尔是列支登斯坦的好朋友,所以当1890年在维也纳举办国际邮展时,黄色3斯基林邦科邮票也参加了展出,并在展厅出尽了风头。这引起了“世界邮王”费拉里和一位集邮名家的注意。3年后,列支登斯坦以1300美元的价格,把黄色3斯基林邦科邮票卖给了弗里德尔(这是当时单枚邮票的最高售价,能购买2.5公斤黄金)。弗里德尔又转手以2000美元的价格,把这枚邮票卖给了费拉里,成为他邮集中继英属圭亚那1856年洋红1分帆船邮票之后的“王冠上的第二颗宝石”。

费拉里去世后,其邮集于19216月至192511月被法国政府进行了14次拍卖,作为德国偿还的战争赔款。黄色3斯基林邦科邮票在1922年第4次拍卖时,被瑞典贵族雷夫赫尔德男爵仅以3095美元拍下。男爵不喜欢这枚错色票左上角被撕坏的模样,便不惜重金请名家在邮票上方重新打一排齿孔,但结果还是令人大失所望,因为上排齿孔看上去还是有些不伦不类。懊丧之下,男爵决定把这枚错色票卖掉,哪怕是原价都行。老邮商列支登斯坦听到这个消息后激动不已,最后用3100美元买下了这枚邮票。

1926年,斯德哥尔摩工程师C·A·汤姆找到列支登斯坦,以1500英镑(约合4800美元)买下了黄色3斯基林邦科邮票。又过了两年,瑞典哥德堡的律师约翰·拉姆伯格又用2000英镑(约合6400美元)从汤姆手中买下了这枚邮票。此后,这枚邮票又多次易手,变换新主人。1937年,它被伦敦H·R·哈默邮票公司购得。后来,罗马尼亚前国王卡罗尔二世以5000英镑(约合18000美元,可购买22.68公斤黄金)购得了黄色3斯基林邦科邮票。19504月,卡罗尔二世又以6.9万美元的价格,把这枚邮票卖回给伦敦哈默邮票公司(当时该公司已更名为哈默与鲁克公司),创造了世界单枚邮票的最高售价,当时这笔巨款可购买63.5公斤黄金。

再后来,比利时百万富翁雷内·贝利吉以27000英镑(约合10万美元)从哈默与鲁克公司买到了黄色3斯基林邦科邮票。1975年,瑞典发布一项官方公报,认为此票是伪造品,成为当时国际邮坛的重大新闻。雷内·贝利吉出资请国际集邮联合会派出专家小组到布鲁塞尔研究这枚邮票,经过一番慎重研究后,认为纯属真品无疑。1975年的这场真伪之争,使“世界第二珍邮”知名度陡涨,更加富有传奇色彩。

197810月的德国汉堡珍邮拍卖会上,著名律师克劳斯·冯·维尔德代表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买主,用270270英镑买下了黄色3斯基林邦科邮票(约合56万美元,不含15%的佣金)。19843月,在瑞士苏黎世珍邮拍卖会上,“世界第二珍邮”以85万瑞士法郎成交(约合45.5万美元)。19905月,也是在瑞士苏黎世珍邮拍卖会上,黄色3斯基林邦科邮票以189.75万瑞士法郎(约合135万美元,可购买黄金106公斤)。

19987月,丹麦邮票拍卖商汤玛士·凯兰特代表一位匿名买家买下了这枚珍邮。事后据消息灵通人士透露,这次交易高达287.5万瑞士法郎(约合230万美元),创下了单枚邮票最高交易价格纪录。在20105月瑞士日内瓦的一次私人拍卖会上,这枚邮票再次以高价拍出。据瑞通社报道,这枚邮票的新主人是一家跨国公司,但买家名称及最终成交价不得对外公布。但据拍卖商透露,这枚珍邮仍然稳坐单枚邮票最高拍卖价的宝座。

————————————————————————————————————————————

供稿:《集邮》杂志社

责任编辑:administrator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湖北集邮网的立场,也不代表湖北集邮网的价值判断。
留言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