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集邮专刊>2007年>正文

承受生命光彩的一种叫作“集邮”的行为

2010/1/3 0:00:00 来源:湖北集邮网 作者:李近朱 访问:537 我要收藏 我要评论()

承受生命光彩的一种叫作“集邮”的行为

——王宏伟《生命集邮》序言

□ 北京 李近朱

 

  开篇,我写下了这样一个冗长的题目。但剥去一个个虚词,关键的词就是四个字:生命集邮。

  那么,为什么我要用这么一串长长的词语命题为文呢?

(一)

  记得,在我为宏伟的上一本书写序言的时候,有感于作者对于集邮的一往情深,在结束语中提到了,若为他的再一本新书命名的话,应当叫作“生命集邮”。

  没有想到,宏伟竟然从命一般的毅然将自己的新著以此作了命名。于是,就有了“生命集邮”这个关键的词语,也就有了我对于“生命集邮”的狭义的与广义的种种思考。

  而在我就此题展纸命笔之刻,蓦然想到了一本名著,题目也很长,叫作《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米兰·昆德拉)。故事中透出的哲理至今未忘,那就是“最沉重的负担同时也成了最强盛的生命力的影像”。作家怀着对于生命的敬畏讴歌了生命的坚强与伟大,其因由就在于有价值的生命应当“不能承轻”,而要“载重”。由此,我便认为“生命”作为一个崇高的词汇,正在于她可以承受起无比沉重的负荷。这个颇富于哲理的长句子便一直被我认为是一句咏赞生命美丽的诗行。于是,就有了上面那么一个“客串”式的“翻版”式的由我杜撰的长句子,且亦以此为题,命笔为序。

(二)

  四年中宏伟已经出版了四本书。在文化界在集邮界,这都是高产。缘由并不仅仅在于他所从事的集邮记者的职业使然,而在于他自集邮以来对于集邮这一个充满魅力的集藏行为的认知与执着。

  以其四本书的命名来看,“有幸”、“职业”、“记录”、“坚持”,这八个字道出了集邮在作者生活中的“最沉重”的份量。

  “有幸”,是他怀着一种虔诚恭谦的心态与炽热深切的情愫,仰望着集邮;

  “职业”,是他以一种敬业的规范与专业的冷静,视集邮这个在旁人看来是“玩”的事儿为事业;

  “记录”,是他有一种历史的眼光,要将集邮的前世今生逐次书于笔底,留在纸上;

  而“坚持”,则是他持一种终生不辍的集邮信念,要将属于他的爱好也属于他的职业的集邮与集邮写作,“纪录”下来,“坚持”下去。

  在此情状下,他的第五本书问世,我便不由得不用“生命集邮”这四个字来命名了。因为,集邮与集邮写作已经成为宏伟生活的主要内容,成为他的一种生活方式,当然也成为一个可以放置于他的生命天枰上的一份最“重”的筹码,也就是集邮与集邮写作成为了他的生命的组成部分;换言之,“生命集邮”这四个字可以也能够状写出宏伟对于这个在别人看来只不过是个茶余饭后的雅兴趣好的集邮的认知与执着。

(三)

  有谚云,兴趣是最好的“老师”。我说,兴趣是启动生命力量、焕发生命光彩的一个动力之源。

  一个人来到世上,一辈子要干的事业,最佳状态是自己干的既是自己应当干的,也是自己愿意干的;也就是职业与兴趣有着完美的结合。但,不尽人意的事毕竟十有八九。往往自己干的事是应当干的事,并不是自己愿意干的事。因为工作需要,因为职业道德,有些事不得不干,一干就是一辈子,虽也无怨,但却有些许的“憾”。 又往往是业余的兴趣为这小小的不如意作了“平衡”,于是,也愉愉快快地过了一生。

  集邮从总体上讲是个事业,但对于个体的每一个人来说,绝大多数人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爱好而已。即使是“铁杆”集邮爱好者也只是把集邮当作事业来看,当集邮与自己职内工作冲突时,那第一位的还是工作。宏伟的情况不同,他的爱好就是他的事业,也是他的职业。业余爱好集邮的人绝对没有这样的专注和这样的空间。由此,我认为宏伟是幸运的。

  但,并不是这个由教师因着自己的爱好而走入职业集邮工作的宏伟只是由于职业之便造就了他今日的成绩——集邮的和集邮写作的。

  宏伟首先是一个真正的名副其实的集邮爱好者。他对于集邮有着一种难以割舍的牵系与融熔——他的以邮话“水”的寻觅与探求,他的行迹海内外的邮与游,他的几乎每日不辍的邮文写作,他的镜头中的邮趣的生动与美丽,他的富于个性的讲演的鼓动性,他的风尘仆仆的行色和爽快的笑声,一句话,他的对于集邮那种乐观的乐天的信念,让我感到眼前着实有了一片阳光在辉耀在闪灼。

  时下,对于集邮的悲观的评析,对于集邮界的灰色透视,对于集邮工作的满腹牢骚,皆反映出时有170年的集邮到了今日是有了种种“症候”出现。但这是任何事物发展的必经的曲折与反复,悲观的,灰色的,牢骚的等等议论,均有悖于集邮这个崇高爱好的真谛。集邮要的是坚定、坚韧和坚持。这不单单是一种行为,更主要的是一种心态是一种观念是一种境界。宏伟的集邮行为和他的集邮文字与那些牢骚满纸的篇章相较,那是不在一个层面和一个境界上的;因为在宏伟的人与文中我们看到了为数者众的真正的名副其实的集邮者的“阳光”状态。这种状态这就是极为可贵的生命的光彩。

  不争的事实是,集邮现今是在承载沉重的负荷。然这一切正是在集邮亘古不衰的爱好与兴味中方能唤发出来的一种生命力的辉彩。也就是说,愈有“最沉重的负担”, 便愈有了“最强盛的生命力”。由宏伟的邮文,我又想到了这个让集邮在阳光的沐浴下绽放生命光辉的美丽的命题;简而言之,就是这本书的名称:《生命集邮》。

(四)

  在我的“玉渊邮谭”的邮文专栏中,曾经有两篇受到同好启发而为文的篇什,一曰“集邮,一种生活方式”,另一曰“感恩集邮”。其实,这两篇文字讲的是一个题旨,即集邮已经融汇到了真正集邮者的生命历程之中,是真正集邮者生命构成的不可或缺的一个部分。

  大而言之,几代集邮泰斗,他们无不把集邮视为终生之好而倾尽心力、精力、财力,辛苦的也心苦的经营一生,最后将集之大成归于国家和社会,这是一种让人景仰的在集邮这个小天地中焕发出来的高风亮节,又是让人感动的因着集邮而炫耀出来的生命光彩。

  小而言之,每一位普普通通的集邮者,又无不是将集邮作为自己生命构成而有了魂牵梦萦的种种动人的集藏故事;那也是几乎让世人不可解的感受到了集邮竟有如此巨大到了与生命同行的魅力。

  一句话,集邮就是集邮者生命中最充实最亮丽的一块领域。她不是全部,但却很独特;即她可以有难得的终身不辍。如此,对于集邮者又往往知道自己是什么(情态),却又往往不必去说或是说不出为什么。其实,这个“为什么”的一个最简单最直接的答案就是:集邮是集邮者的生命历程中的一道辉彩。

(五)

  回到昆德拉的那句话“最沉重的负担同时也成了最强盛的生命力的影像”。集邮,“沉重”么?凡是真正的名副其实的集邮者都会回答,集邮其实是一个“最沉重的负担”。

  君不见,集邮要有集沙成塔的耐心,会有失之交臂的痛惜,常有竞技落差的失落,也有探微索隐的艰苦,还有囊中羞涩的尴尬,又有永不言尽的无止无休无限无穷无际无涯的漫漫集藏之路“其修远兮”,等等;谁说这不是“最沉重的负担”呢?然而,集邮的“苦行僧”们却有一个一样的回答:“我愿意”。

  这一个“我愿意”,就不可救药了。他们心甘情愿的去承受这个“最沉重的负担”。而正是有了这个堪称为“苦”的“最沉重的负担”,便也才有了“乐”,也就是:“苦”并“快乐”着。而这一个“苦”与“乐”,其实就是昆德拉的那句话:“最沉重的负担同时也成了最强盛的生命力的影像”。

  如此种种的感受我们可以在宏伟的第五本邮书《生命集邮》中感受和感悟出来。不必论说这是一年一度的集邮轨迹的又一纪录,我以为这是一位集邮者和集邮写作者将集邮作为生命构成而生出的珍惜、珍重和珍爱。这是一位集邮写作者和集邮者将集邮作为一个事业而虔敬的执行着、施行着和躬行着的一项使命。

  如此,我才以为我所提议的他的这本书的命名“生命集邮”,是确切到位的;同时,“生命集邮”这四个字又是我以及更多的真正的名副其实的集邮者的一个真实的状态和共同的心声。

  生命不是永恒的,但集邮会是永恒的;我们相信。

  是为序。(编者按:作者为中央电视台高级编导,中华全国集邮联合会副会长。本文系作者为《中国集邮报》记者王宏伟新作《生命集邮》撰写的序言。斯言虽为序,其实内涵及意义远不止“为序”, 而充满对集邮更深层的思考与阐释。承作者厚爱,本文得以由本报先行发表,本报读者也得以先睹为快。《生命集邮》一书将于2010年春节之际出版。)

责任编辑: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湖北集邮网的立场,也不代表湖北集邮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文章
留言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