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武汉世展开幕还有
当前位置:首页>集邮专刊>2007年>正文

父亲•我•集邮

2010/1/3 0:00:00 来源:湖北集邮网 作者:王宏伟 访问:960 我要收藏 我要评论()

父亲·我·集邮

□ 北京 王宏伟

 

  虽然我的第一枚邮票——《万里长城》中的“长城之夏”,是1978年我从父亲的工作证中获得的,但多年来,父亲对我的集邮是不闻不问的。直到1983年,我步入20岁之后,父亲的态度才有了改变,而这一改变的原因是父亲希望我搞对象了(当时父亲的口中从不说谈恋爱,而只说搞对象)。

  因为我的身量不高,父亲担心我搞对象困难,所以要我早下手。经过父亲战友的几次介绍,我先后和几位女孩子见了面,但均宣告失败。高我半头的女孩子让我的自信心备受打击,她们只要和我并排站一下,便微笑地走开了。父亲想到了一个办法——我的集邮册。一天,当又一名女孩子到我家和我见面时,父亲将我书柜中的集邮册拿了出来,摆在我的写字台上,对我说,和女孩子聊一聊你的集邮吧。我按照父亲的要求去做了,打开集邮册对女孩子说起里面的邮票,女孩子显然被吸引了,和我一聊就是一个多小时。临走时,女孩子希望和我继续交往。小小的集邮册,打开了女孩子的芳心,我为父亲的高招儿而欢呼。这以后,这女孩和我交往了很长时间,而其中的纽带,就是父亲告诉我的——集邮。

  后来,父亲对我集邮虽然关注,但从不评价。直到1987年,我靠集邮挣了第一笔钱后,父亲才从根本上认可我集邮。那一年,北京中国邮票博物馆举办了京津汉穗集邮展览,我的专题邮集《物华天宝,人杰地灵——新中国邮票上的古代文物》获得了三等奖,奖金在当时来说,可谓是一个天文数字——200元(当时我一个月的工资才几十元)。记得我领到奖金后,转身从房间跑出,从三四层的台阶上一跃而下,似乎从没有这样狂喜过。拿着这200元,我马不停蹄地来到北京市百货大楼,购买了一个电子挂钟,当时刚搬家,家里大厅里正缺少这样一个电子挂钟,还购买了许多零食。当天父亲也是出奇地高兴,笑着说,宏伟集邮还真集出名堂来了。

  第二年初春,即19882月,我的第一篇文章在《集邮》杂志上发表了,这是我集邮10年来第一次在集邮刊物上发表文章。虽然这是一篇仅有二百字的关于新邮评论的文章,但不论是对我,还是对我父亲,都感到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父亲将文章看了一遍又一遍。中午吃完饭后,父亲又将《集邮》杂志拿去,躺在床上看了半天。并在床上对我说:“宏伟,什么时候你的名字后面要是去掉那个等字,就好了!”当年,每期《集邮》杂志刊登的新邮评论都是一些小文章,由于我的文章排在首篇,故目录上只写有“王宏伟等”字样。

  没有想到,去掉这个“等”字,我等了13年,直到2001年才去掉。那一年,我的专题邮集《水》在南京全国邮展上获得了大镀金奖加特别奖,还没有回到北京,《集邮》杂志的编辑董至德老师就从北京打来长途电话,约我写一篇谈获奖体会的文章,随后文章发表在当年第11期的《集邮》杂志上,而父亲并没有等到这一天,父亲在2000年夏天离开了我——离开了他喜欢集邮的儿子,年仅61岁。

  父亲离开我已经9年了,9年来我时常在梦中拥抱父亲,梦中的父亲总是和我说些什么,但我总是听不清楚,只知道梦中父亲的肩膀依然是那样厚实,那样温暖。

责任编辑: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湖北集邮网的立场,也不代表湖北集邮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文章
留言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