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武汉世展开幕还有
当前位置:首页>集邮专刊>2007年>正文

随州集邮人物画像

2010/1/16 0:00:00 来源:湖北集邮网 作者:方英 访问:599 我要收藏 我要评论()

随州集邮人物画像

□ 方 英

 

快乐集邮的周老师

  在随州,总会看到一位银丝满头、笑容满面的老先生四处忙碌着。“周老师,您老好快乐啊!”熟悉的人向他打招呼,老人也含笑作答。他就是随州邮协终身名誉会员、顾问周子栋先生,年届70,集邮60年。

  “我父亲是搞邮政工作的,小时候我就受到集邮浸润。以前我都是把邮票从信封上洗下来,集信销票。文革是偷偷集邮!那时没有邮协,不能相互交流,现在有邮协,大家相互帮助,集邮知识都有很大提高。”周先生笑眯眯地讲叙自已的集邮之路:“我把集邮当作快乐的事情来做。”

  改革开放,集邮大发展。他和许多邮友一起酝酿成立随州集邮协会并参与理事会工作,从那时到现在,一直是邮协的中坚。

  周先生是搞艺术的。上世纪80年代,他以擂鼓墩曾侯乙墓出土文物为题材,设计出大量风景戳、纪念戳,如曾侯乙墓、编钟、鹿鹤、鸳鸯盒等等,为发展随州集邮立下大功。随州的风景戳、纪念戳、纪念封设计,几乎都出自他的手。他不仅为邮协做了大量具体工作,也动手编组邮集参展。20049月,在荆州举办的湖北省邮展上,周先生以《我们去旅游》为题,组编一部极限邮集参展获铜奖。这部邮集,介绍了丰富的地理知识,信手拈来叙传说、讲故事,邮品丰富,文字优美,制作精细,令观者折服。

  快乐集邮,周先生很赞成,并身体力行。他热爱自己担负的邮政监督员的工作,到处了解群众对邮政的意见和建议,及时反映给有关部门。还经常到学校、企业宣传集邮知识,举办个人邮展,为全国各地邮友寄发自制封片,每天忙忙碌碌的。他还有文艺细胞,常与老伴自娱自唱,先生操琴,老伴唱戏。我很快乐,他对邮友们说。

集邮教师吴国平

  吴国平,高级技师。以前曾发表小说、诗歌和时评。上世纪80年代末,转到集邮领域,研究集邮学,致力于集邮知识传播。是随州市邮协历届理事、常务理事、副秘书长。邮集创作有《桥的名字》、《随州编码邮戳》、《门》等。

  我与他的一次谈话,是从他的教师职业生涯开始的。“许多老师问我,你怎么那么吸引学生。”他说:“怎么说呢?我讲课很少照书念。有位学生胸前挂着一枚顺治铜钱,我就从这枚铜钱讲,讲青铜器;从青铜器到铁器,从司母戊大方鼎到曾侯乙编钟;从材质到配方,从冶炼设备到工艺流程;从热处理淬火,到屠龙刀、倚天剑削铁如泥,并由此导入这些题材的邮票,特别是我们随州的出土文物邮票,只听得学生们如痴如醉,大呼过瘾。”他思索一下,说道:“现在集邮的学生凤毛麟角,通过教学,我发现学生们不是不喜欢集邮,而是不知集邮为何物。我管教学,干脆在学校开集邮学课,你猜结果怎样,不仅学生爱听,老师们也来听。”他接着说:“内容嘛,从集邮入门开始。讲封、片、简、戳,就谈欣赏邮集的专业知识、文学性、故事性和组编技巧。”

  “开集邮课的缘由,来自于这几年我一直思考的一个问题。我们一提到邮集,就是FIP、珍罕性,动辄几十万,一套婚房啊!搞得集邮者高处不胜寒,与集邮说拜拜。我就想:难道集邮除了珍罕性,就没有别的东西了。练太极拳的人不少,但是打得好的人不多,尤其是老年人,这些人肯定参加不了比赛,但你们看江滩、公园,他们一样练得全神贯注,到了忘我境地。为什么?就是一个字,乐。我们倡导快乐集邮行不行?不就是个玩嘛,干嘛把门槛搞得高高的!自己难为自己。我们的集邮方向要调整,就是要倡导快乐集邮。丝弦操得好不好,能伴奏就行;戏和歌唱的好不好,觉得快乐就好。让退休老人和年轻学生们接受快乐集邮,我想是可以的。FIP规则,以后有条件再说。比如你喜欢贺年明信片,以《贺新春》等民俗风情为题,搞一部邮集玩玩完全是可以的嘛。含饴弄孙是快乐,集邮未尝不快乐呢!”

责任编辑: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湖北集邮网的立场,也不代表湖北集邮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文章
留言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