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武汉世展开幕还有
当前位置:首页>集邮文艺>诗词文赋 >正文

神秘的万寿邮票

2009/12/16 15:57:35 来源:中国集邮报 作者:佚名文章来源:中国集邮报 访问:17126 我要收藏 我要评论()

魏佳说:这张邮票是假的

终于,下课铃拖着长音清清脆脆地响了。易拉明如闻仙乐,一把抓起书包扔在肩膀上,扭头冲魏佳使了个眼色,向教室门口冲

去。魏佳会意,赶忙也背起书包,追了出去。

"易拉罐,你给我站住!""这事闹的,把她给忘了。"易拉明站住,和魏佳相视一笑。郝小雨气喘吁吁地追上来,站定,小辫子一甩,似笑非笑地上下打量着易拉明和魏佳:"鬼鬼祟祟的挤眉弄眼,我都看见了。坦白交 ,待吧,干什么去?争取落个宽大处理。"

易拉明刚要说话,后腰眼上被魏佳捅了一下。魏佳故作神秘地凑在易拉明耳朵边上,用郝小雨能听得见的声音小声说:"咱不告诉她。"

果然,郝小雨不再神气兮兮了,她换了口气:"好魏佳,别吊人胃口了,告诉我吧。"

易拉明一甩头:"跟我走。"

郝小雨也不再问,三个小伙伴洒一路歌声一路笑声,逐着渐渐西下的夕阳的光芒,走出了校园。

易拉明的卧室零乱不堪,好在魏佳和郝小雨都习惯了。魏佳一屁股把自己摔在床上,看着易拉明,不急不躁。其实魏佳也不知道易拉明又在玩什么把戏,不知道就等着好了,魏佳就是这样,沉得住气,易拉明说他是老奸巨猾,不动声色。郝小雨可没有这么好的涵养,她拿手捂着鼻子,皱着眉头,嗡嗡地说:"易拉罐,你肯定又把臭袜子塞枕头底下了,臭死了。你叫我们就是来闻臭味的呀?有话快说,有......"郝小雨猛然意识到这不是在自己家和表姐说话,吐了吐舌头,硬是把后边那个不文雅的字咽了回去。

易拉明不温不火。他早就习惯了这只小辣椒的这张嘴。老实说,要不是郝小雨的这股子辣劲,他们也不会像一根线上的仨蚂蚱,结成这牢不可破的"三剑客"。他易拉明才懒得哄那些整天哭天抹泪的女孩子呐。易拉明微微一笑,走到写字台前,就要拉抽屉。

"慢!"坐在床上的魏佳眼睛一直看着易拉明,这时突然喊了一声,跳下床来。

易拉明一怔,抬起头不解地看着魏佳。"让我猜猜,你要干什么?"魏佳若有所思地看着易拉明,慢条斯理地说:"我想,你是要让我们看你的邮票。你又有了新邮票,而且,是珍稀票,对不对?"

郝小雨把眼睛瞪得老大,奇怪地问:"他又没有说,你怎么会知道?"易拉明也大惑不解。他看着魏佳,魏佳也正看他,笑眯眯地,眼光里透着得意。突然灵光一闪,易拉明笑起来,边笑边学着大人老气横秋地拍魏佳的肩膀:"孺子可教,孺子可教。"魏佳不服气地躲闪,无奈易拉明个子高,怎么,也躲不开,最后变成了易拉明满屋子追着魏佳跑。

郝小雨在一旁叫起来:"别闹了。你们俩打的什么哑谜嘛,到底怎么回事?"

易拉明在椅子上坐下,对郝小雨说:"他是用推理得出我是请你们来看邮票的。"郝小雨撇撇嘴,心想:"甭说得这么好听。请还不是我追着你们来的?"易拉明不理会她的表情,接着说:"现在,我来说说他的推理过程。"郝小雨哼了一声:"能得你,你是他肚子里的蛔虫?"魏佳则不说话,还是笑眯眯地看着易拉明。易拉明清了清嗓子,正了正表情,煞有介事地说:"魏佳看我让你们到家里来,就知道我是要让你们看一些东西,因为如果是商量事儿,不必要到家里来,在学校说也一样。当魏佳看到我要开抽屉的时候,就想到我让你们看的东西在抽屉里。魏佳会想,什么东西能放在抽屉里呢?能放在抽屉里的东西一定不会大,也不会太沉,那为什么不带到学校去让你们看呢?一定是怕人多弄坏了。不大,不沉,易损,加上咱们三个都是集邮小组的,爱搜集邮票,就只能是邮票了。但是魏佳知道,咱们集邮小组的人都是很爱惜邮票的,轻易不会丢失损坏,即使这样我仍然不敢拿到学校去的邮票,当然是珍稀票了。"易拉明一口气说完,扭头问魏佳:"怎么样?我说的对不对?"魏佳点点头,脸上还是那副笑眯眯的表情,一点儿也不惊异。魏佳早已经熟悉了易拉明的这种推理方法。事实上,他养成推理的习惯还是受易拉明影响呢。那么他肚子里这点东西,还不尽在易拉明的掌握之中?倒是郝小雨,虽然也早就领教过易拉明的厉害,但此刻还是让嘴巴张开来直到易拉明讲完才想起来合上。她呆呆地看着易拉明,微微地点着头,说道:"我服你了,大侦探。"易拉明得意地扬起头,心想:"哈,刁、头,你也有服气的时候?不容易。"

魏佳走到写字台前,拉开了抽屉。正陶醉在郝小雨的"服气"里的易拉明一下子醒了过来,一步窜过去挡住魏佳:"别动别动,我来。"魏佳退后一步,看着他小心翼翼地捧出一本集邮册,笑道:"跟真的似的,你得着什么.宝贝了?"易拉明把集邮册放在桌子上,小心地一页页翻动着,不以为然地说:"什么叫跟真的似的,本来就是真的。你知道这是什么票?'万寿'邮票。"

'万寿'两个字像具备某种魔力,一下把魏佳定在原地不能动了。他嘴里喃喃重复着:"万寿,万寿......"眼睛急速地眨着,显然在向记忆深处搜索着什么良久,才醒过神来,顾不得理会易拉明和郝小雨奇怪的眼神,急切地问:"邮票呢,我看看。"

易拉明指着桌上摊开的集邮册,又把镊子和放大镜递到他手上。魏佳发现,集邮册的这一页上只插了这一枚票,足见主人对它的珍视。魏佳小心地用镊子取出邮票,走到亮处,用放大镜一点一点地看,小小一枚邮票,他足足看了十多分钟。然后他把邮票轻又回来拿起那枚邮票,放在手里极轻地捻了捻,又迎着亮光照了照,这才长吁了一口气,把邮票重新放回了集邮册里,但已经不像刚才那么小心翼翼了。

他这一系列的动作把易拉明和郝小雨看傻了。他们知道,魏佳的邮票知识极其丰富,他如此重视这枚邮票,里面一定有文章。

果然,魏佳劈头便:"明明,你知道这'万寿'票的来历和价值吗?"易拉明摇摇头,老实地说:"不知道。还是卖给我邮票的人告诉我,这叫'万寿'邮票,清代的,很值钱。"魏佳叹了口气,同情地看着易拉明:"你上当了。"

"你是说这邮票不值钱?"易拉明瞪大了眼睛。

"不是这邮票不值钱,而是你这张邮票是假的。"魏佳仍然不急不慌,慢条斯理地说。易拉明素知魏佳性格稳重,一旦下了结论,那必是有了相当的把握,所以他只是静等下文。倒是郝小雨沉不住气,急着问:"假的?

你怎么知道?"

责任编辑: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湖北集邮网的立场,也不代表湖北集邮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文章
留言评论列表